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这就是解药-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这就是解药

    “你很聪明,实力也很强,但是别以为你的实力我们强,能对付我们整个亡灵军团我劝你,别妄想杀我们”金头发阴沉着脸,捂着胸口,嘴角挂着骇人的血迹。

    “能不能对付你们整个亡灵军团,是我的事,但是今天你们必须死!”说话间,房间内刀光闪烁,妖刀鬼彻,瞬间出现在萧阳的手。

    刷!

    一刀下去,那金头发,脖颈动脉尽断,没了气息。

    刷刷刷!

    又是三刀下去,另外三个黑衣人,全数被灭。

    萧阳看着四人的尸体,冷声道:“亡灵军团又如何,我萧阳一样不会怕!”

    说完,他身影一闪,窗户发出砰的一声,人影便从咖啡厅内消失了

    此时,萧阳并没有注意到,在咖啡厅对面的公寓内,一双阴冷的眼睛,一直在密切的盯着咖啡厅这边的方向。

    当萧阳破窗而出的时候,秦绍天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让人惊愕的是,他的眼眸,也被黑气填满,隐隐透出猩红的眼珠,看起来相当恐怖诡异。

    刷!

    突然之间,只见一道人影,从六层楼高的公寓窗口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了地。

    这个人,赫然是秦绍天。

    秦绍天落下之后,快速的从那包间的窗口,跃了进去。

    此时,四道冰冷的尸体,正躺在地,房间内,满是血迹。

    “混蛋”秦绍天暴喝一声,右掌一挥,身旁的餐桌,瞬间四分五裂。

    沉默了会,秦绍天闭眼睛,口喃喃念动咒语。

    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地四具尸体,在秦绍天念动咒语之后,竟然凭空消失了。而四道暗影,似乎钻进了秦绍天的身体,让他身的气息,变得更加阴冷起来。

    片刻之后,秦绍天身形一闪,从这里消失了。只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迹

    当晚,当咖啡厅的fú wù员,走进这包间内时,顿时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包间内,凌乱不堪,餐桌破裂,地墙壁满是血迹,触目惊心

    而地,却干干净净,哪里还有尸体的身影

    当夜,萧阳从餐厅消失之后,并没有回酒店,他必须在今夜,找到托马斯。

    既然托马斯已经知道了他抓住了自己的把柄,那这家伙,说不定会采取其他让自己更麻烦的行为。

    但是,托马斯现在在哪?

    萧阳离开咖啡厅的时候,他已经从咖啡厅消失很久了。

    萧阳想了想,拨通了柳云飞的diàn huà。

    “萧局,有何指示?”柳云飞接到萧阳的diàn huà,有些意外。

    萧阳到:“柳局,麻烦你一件事。”

    “萧局请讲。”

    “让国情局的技术处,帮我找一个叫托马斯的家庭住址。这个人,是纽约市金融监管局的局长。”萧阳知道,国情局的技术处,完全可以做得到。

    虽然他们需要入侵国外的政府系统,但是,国情局的技术处,还是有几个计算机天才的,这点事对他们来说,小事一桩。

    “没问题,萧局稍等,五分钟给你回话。”

    还不到五分钟,柳云飞的diàn huà,打了过来。“萧局,地址找到了,你记一下。”

    说着,他把地址报给了萧阳。

    “柳局,谢了,回去请你喝酒。”萧阳对柳云飞道。

    “哈哈,好说,萧局忙吧,不打扰了。”

    说完,他便挂断了diàn huà。

    得到了托马斯的家庭住址之后,萧阳便按照这个地址,飞身奔去。

    虽然这纽约他不怎么熟悉,可是开着地图导航,找起来也并不麻烦。

    很快,萧阳来到了一处公寓楼下,根据柳云飞给他的地址,托马斯的家,在这栋公寓三单元1102室。

    他正打算楼,忽然注意到,不远处,一道魁梧的身影,慢腾腾的找这边走了过来。

    那家伙,赫然是他要找的托马斯。

    敢情这家伙,离开了咖啡厅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找了家酒吧,郁闷的喝了一会酒,然后才回来。

    他喝的晕晕乎乎的,也没注意到,那个被认为,今晚必死无疑的萧阳,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正耷拉着脑袋,想要楼去。

    萧阳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向萧阳。

    我滴妈

    这一看,托马斯的酒,瞬间全醒了。

    “你你不是应该死了吗”他刚才受到惊吓,一屁股坐在了地。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右手一震,妖刀鬼彻,瞬间出现在他的手心。

    他刷的一声,抽出了妖刀,那妖刀,在这黑暗之,闪烁着红的光芒,声势骇人。

    刷!

    萧阳把那妖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之。

    “托马斯,想死还是想活?”

    托马斯脸煞白,他能切实的感受到,那妖刀的刀刃之,传来的阵阵的杀意。

    “我我当然是想活”

    托马斯嘴唇颤抖的回应道。

    “想活是吧?那你现在答应我,把被你们关押的娄潇潇放出来,让九鼎公司,恢复正常。”萧阳握着长刀,在他脸拍了拍。

    托马斯却沉默了,没敢说话。

    “怎么,不怕死是吧?”萧阳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不仅可以轻松弄死你,还可以轻松让你身败名裂。”

    托马斯沉默许久,他却摇了摇头,“算你弄死我,让我身败名裂,我也没办法答应你”

    “为什么?”萧阳有些怪,这家伙在担心什么?

    “因为因为我已经被伯格控制了,他让我喝下了圣水,我不能背叛他,否则,我会生不如死。”伯格眼眸闪烁。那种被圣水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情景,他现在还历历在目。

    萧阳心一动,原来是担心圣水呢。

    他想了想,眼眸微微亮了亮,然后对托马斯道:“如果,我能帮你解脱圣水的控制,你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如何?”

    “你你别骗我,只要服下圣水,没有人能再摆脱它的控制”托马斯也不是傻子。

    萧阳笑了笑,“你可以不信,但你会失去,摆脱圣水最好的一次机会。大不了,我杀了你,然后去找爱德华。我相信,他会和我合作的。”

    托马斯沉默了。

    他权衡利弊之后,觉得萧阳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他不相信萧阳,说不定真的失去了摆脱圣水的最佳机会。

    自从服用了圣水之后,他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能摆脱圣水的控制。

    要不然,他这一辈子,肯定被伯格他们牢牢的控制住了。

    所以,他沉思了一下,看着萧阳,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但是,你能不能先给我一些解药。”

    萧阳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微微笑了笑。

    “好吧,那先给你一点解药。”

    说着,他挥着长刀,在自己的指尖,划了一下。

    鲜血瞬间顺着他的指尖,低落了下来。

    “这是解药。”

    萧阳勾了勾带血的手指,对托马斯道。

    “这”托马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懵逼了。

    萧阳笑了笑,“只要你和我们合作,明天我让你摆脱被圣水控制的痛苦。我的鲜血,是最好的解药。当然了,你也可以不信。不过,我显然也没有骗你的必要。”

    托马斯没有再犹豫,他点头道:“好,我同意你的要求。”

    “那行,这样吧,你现在打diàn huà,让人把被你们关押的娄潇潇放出来。剩下关于九鼎公司的手续,明天再bàn lǐ也不迟。”萧阳心里惦记着娄潇潇,想用最快的速度救她出来。

    然而,听到萧阳的话,托马斯却支支吾吾的没有回答。

    “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你不愿意放她出来?”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