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到父亲身边来-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到父亲身边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萧阳自然也感受到了变化,一时有点懵逼了。他刚才只是一通乱打,想发泄心的情绪而已。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了。

    “少主,我懂了。”刘青站起身,走到萧阳身边,脸勾起一丝笑容:“如果我猜测的没错,刚才那阵法,应该是根据这周围的地势所创。如,你刚才用万佛手击碎的这些怪石,应该是布置阵法最重要的道具。你在不经意间,把石头打碎了,也顺理成章的把这个阵法给破了。”

    萧阳无奈的笑了笑。本来只是发泄情绪,没想到却能破了这阵法。这么看来,这阵法,也不难破解嘛。

    其实,客观来讲,有些阵法想破解,确实很简单,只需要移动或者摧毁阵法内的一些东西可以了,但是问题是,处于阵法当的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总算闯过了进入极地深渊之后的第一关。

    “各位,既然咱们现在破了阵法,那继续往前走吧。”萧阳对众人道。

    众人都点点头,然后跟在萧阳身后,继续前行。

    道路两旁,怪石嶙峋,寸草不生,不过除了怪石,还有一些倒塌的建筑。

    这些建筑,萧阳虽然看不出来原来是做什么用的,但是很明显,它们的年代都很久远,建筑物的表皮,大部分被风化了。

    沿着这条路继续前行了半个小时,萧阳和众人都感觉到似乎越来越冷了。似乎越往极地深渊里面走,温度越低。

    又走了十几分钟,萧阳他们停了下来。

    因为,他们又来到了岔路口。而且,这个岔路口,是五岔路口。

    萧阳懵逼了,看向众人,苦笑一声,“兄弟们,咱们这次,是不是还是选择间这条路走?”

    众人也都苦笑,没有任何地图和参考,他们只能闭着眼睛瞎蒙了。

    于是乎,他们又选择间这条路,往前走去。

    又走了半个小时,温度似乎越来越低了,有几个汉子已经双臂紧抱了。

    萧阳的阳气旺盛了不少,不过也还是感到了一丝寒冷。

    “奶奶的,这里怎么越来越冷了啊?”王小虎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道。

    “这里冷是正常的,毕竟已经快要接近华夏最北方了。”不动明王淡淡道。

    萧阳停下来,转身看向不动明王,“前辈,我们这样走下去,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九龙阵。”

    不动明王自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少主,极地深渊的地势,咱们想象的要复杂,咱们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早点找到九龙阵。但是运气不好什么时间找到,咱们很难说了。”

    萧阳轻叹了一声,点点头,“咱们继续找吧,算是大海捞针,也总有一天会找到父亲。”

    “恩。走吧。”

    于是,他们又继续往前走去。

    走着走着,天似乎慢慢的暗了下来,本来头还有阳光,可现在这会,却被一片云彩挡住了。

    前方不知为何,出现了一团迷雾,有种云雾缭绕的感觉。

    萧阳心道,这鬼地方,怎么天气说变变。

    他也没多想,径直走进了这团迷雾之。其他人也跟在他的身后,走了进来。

    但是,当萧阳走进来之后,却忽然产生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不知道为何,他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

    “两位前辈,你们有没有感觉到这里有点不正常?”萧阳转过身,朝身边的不动明王和刘青道。

    然而,让他十分震惊的是,当他回过头时,却发现,身边的人,竟然消失不见了。

    而且,不仅不动明王和刘青消失不见了,其他人所有人,竟然全都消失了!

    刷!

    萧阳的冷汗,瞬间下来了。

    这尼玛什么情况啊?他们人呢?

    “两位前辈,小虎哥,战大哥,各位兄弟,谁能听到我的声音?听到给我吱一声!”萧阳大声吼道。

    但是,让他毛骨悚然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回应他。

    人呢他们人呢?

    萧阳心难免慌乱,不过,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站在原地,他静静的思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才,他明明亲眼看到,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但是一眨眼,所有人都消失了,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

    这当然是非常不正常的事。

    此时此地,估计也只有一种可能,能解释这个现象了,那是,他又进入了某个阵法之。

    既然理清了思路,萧阳也不再着急,他坐下来,静静的思索着,自己接下来,到底该如何办。

    然而,在他静静思考问题的时候,忽然正前方,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

    “小阳,你来找我了。”

    轰!

    听到这声男声,萧阳顿时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是谁在说话?”萧阳刷的一下,从地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盯着前方的那团迷雾。

    但等了两分钟,却不见有人出来。

    装神弄鬼

    萧阳咒骂了一声,又坐了下来,继续思考。

    “小阳,你妈妈,还好吗?”那道低沉的男声,再度响起。

    萧阳再次站了起来,目光熠熠的盯着前方。

    这人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叫自己小阳,还问自己的妈妈还好吗,他是谁?

    正在萧阳疑惑不已的时候,前方十米处左右,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萧阳顿时扭头看去,发现正前方出现的,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身形略显消瘦,和自己一般高,他的面孔有些看不清,萧阳只能看出个大体轮廓。

    但是,男人的出现,还是让萧阳,完全呆住了。

    因为,算看不清他清晰的面孔,萧阳的也能凭借那轮廓,猜出他是谁!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朝思暮想,拼劲全力都想救出来的亲生父亲萧凌翔!

    萧阳呆呆的站在那,呆住了,过了将近一分钟,才缓过来。

    萧凌翔站在十米之外,面容慈祥的看着萧阳。不知为何,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缥缈,发出来的声音,也有些飘忽。

    “小阳,你过来啊,到父亲这边来”

    萧凌翔站在那,面带笑容的朝萧阳招手。

    萧阳目光呆滞的看向萧凌翔,两行泪水,刷的一下,流了出来。

    “父亲,父亲,是你吗?”

    “小阳,你到父亲身边来,父亲有话对你说”萧凌翔站在那,再次朝他招手。

    萧阳再也无法忍住心的激动,快步朝前走去。

    为了寻找父亲,他付出了太多得努力,所以此时看到萧凌翔再向他招手,他自然没法再克制自己。

    十米的距离,需要的时间自然不会很长。

    萧阳朝着萧凌翔走去,但他却发现,好像怎么走,也走不到他面前。

    “父亲,真的是你吗!”

    萧阳一边走,一边大声叫着。

    “小阳,你快到父亲这边来,父亲有很多话,想和你说”空灵缥缈的声音再次传来,萧凌翔一如既往的慈祥的笑着,并且对他招手。

    “父亲,我马过来”萧阳加快了脚步,大步往前走去。

    然而,在他刚要加快速度时,忽然,他的脑袋,忽然剧烈的疼痛了起来,脑海,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臭小子,你给我停下!再往前走,你没命了!”

    轰!

    这一道严厉的声音,仿佛当头棒喝一般,让萧阳顿时清醒了。

    声音响起之后,萧阳却没有在脑海看到白袍老者出现,刚才那剧烈的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了。

    而他往前望去,忽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只见,距离他脚边,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是一道巨大的裂纹。而这道裂纹之内是不听翻涌,呈现出火红的岩浆!

    也是说,萧阳如果刚才再踏出一步,他会掉进前方的岩浆之,瞬间被温度极高的岩浆融化掉,连一根骨头都不会留下。

    萧阳后背的衣服,全都湿透,他的额头,也满是汗水。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