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怪你自己不长眼-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怪你自己不长眼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怪你自己不长眼

    轰!

    萧阳干败了赵天雷,不禁让很多人都刮目相看。

    要知道,不管怎么样,赵天雷都是武神境界的武者,虽然是刚晋级武神之境,但总归是武神境界。

    武神境界的强者,却被一个武帝境界的无名小子给干败了,这自然让众人都为之诧异。

    越级斩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台下,安天然的脸,露出十分兴奋的神,安泰的脸却是铁青。

    而脸更难看的,自然是宫家祖孙。

    “爷爷,这姓萧的小子,邪门的很,那赵天雷可是武神境界啊,竟然没打过他”宫磊忿忿不平道。

    “急什么?”宫万山淡淡道,“我已经看过淘汰赛名单了,他下一个对手,肯定是四郎。碰到武神巅峰境的四郎,我看他还能不能靠小聪明活命!”

    其实,宫万山说的没错,刚才萧阳赢了赵天雷,确实是靠小聪明,而且,这也是因为赵天雷实战经验太少,外加年轻气盛的缘故。

    碰到了宫四郎的这样厉害的角,萧阳这些小聪明,恐怕是真的不行了。

    此时,看台下,安天然看着萧阳,眼神满是担忧。

    她知道,萧阳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呼。

    这时,一阵大风刮过,众人都裹紧了衣服。

    “这鬼风,怎么这么大啊?”看台下,王小虎裹紧了衣服,道。

    “刚才还艳阳高照呢,突然起风了,这灵境内的天气,变化的真快啊。”战海生也裹紧了衣服,目光看向萧阳。

    此时,萧阳站在那台,正等待着下一场淘汰赛的到来。

    大风吹的他几乎睁不开眼睛了,这风力,恐怕有七八级了吧。

    呼,呼

    站在台的萧阳,听到一阵剧烈的风声响起,这声音,好像是某样东西,被大风吹起来的感觉

    他不禁抬头看去,只见那山顶之,盖在那神杖的巨大布匹,此时正在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呼呼声。

    萧阳听到的那声音,是狂风吹起布匹发出来的。

    只见此时,那大风把黑布匹的角落都吹了起来,站在下面的萧阳,似乎窥见了那布匹之下的巨大权杖

    轰!

    不知道为何,萧阳的脑袋,忽然之间,剧烈的疼痛了起来。这种情况,曾经在那极地深渊之内出现过几次,后来便没有再出现。

    没想到现在,又再次出现了。

    随着爆裂的头痛,不知为何,萧阳的心底,与此同时随之涌起一股极度愤懑的情绪

    “小子,装什么死?还打不打?!”

    正在萧阳头痛不已的时候,一道冷酷的身影,站在了萧阳面前。

    这人,身高有一米八五,身体无强壮,身散发出一股极强的气势。他是宫家委以重任的武者宫四郎。

    好在萧阳的头痛,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随即便恢复了正常。

    他的脸微微有些发白,而后看向那宫四郎。

    “急什么,我说不打了吗?”

    “你是那个从外面来的小子吧?”宫四郎目光阴冷的在他脸扫视了两眼,冷声道。

    萧阳看着他,道:“是我,有问题吗?”

    宫四郎冷笑两声,“在你死之前,可否还有遗言要说?我可以代为转达。”

    “不需要,其实我也可以帮你转达遗言的。需要吗?”萧阳反问道。

    “哼,光是嘴硬,有个屁用。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武帝颠覆,是如何打败武神巅峰的!”

    “看招!”

    宫四郎忽然爆喝一声,向着萧阳站立的方向,轰出了一记火焰神掌!

    这火焰神掌,乃是宫家独门绝技,只传族内武者,宫四郎的火焰神掌,已经练完了全部五式,威力无。

    只见,刹那之间,他的掌心,忽然喷出了一道火龙,这道火龙,全身呈赤红之,竟发出一声龙啸,冲向萧阳。

    轰!

    萧阳哪里想得到,这家伙一开战,会使出如此猛烈的招式,顿时被他一掌击,身子重重的飞了出去!

    噗!

    萧阳吐出一口鲜血,脸瞬间煞白。

    台下的沈妙君他们,全都紧张了起来。

    看台下的安天然,此时也顾不得别人异样的目光,站起身,对着萧阳,大声喊道:“萧阳,他是宫家的武者,武道修为已经达到了武神巅峰,你千万要小心!”

    萧阳对她点了点头,脸挤出一丝笑容,而后,艰难的站了起来。

    然而,当他身子还没站稳,那宫四郎,又向着萧阳,轰出了一记火焰神掌!

    萧阳在仓皇之间,轰出万佛手,和他对击,但是不管内力、还是力量,双方之间都差距很大,萧阳再次被那宫四郎击,身子再度飞了出去!

    噗!噗!

    萧阳再度吐出了两口鲜血,倒在地。

    “萧阳!”

    “老大!”

    “少主!”

    台下,众人都瞪大了眼睛,沈妙君他们手心全是汗。

    “萧阳”安天然默默的看着萧阳,她忽然站起身,对着萧阳大声喊道:“萧阳,你是打不过他的,认输吧”

    说完,她眼角那晶莹的泪珠,随之轻轻滑落了下来。

    台,倒在地的萧阳,再次艰难的爬了起来,他听到了安天然对他说的话,却脸苍白的摇了摇头。

    “我不会认输的为了你,为了跟随我的兄弟们,我也不会认输”

    萧阳的脸,那笑容一如既往的带着一丝不正经,然而在这一刻,台下的众人,心却满是悲壮。

    安天然和沈妙君两个女孩,在这一刻,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众人都知道,再这么下去,他会被打死的

    沈妙君不顾一切的冲向看台,却被看台下的守卫拦了下来。

    根据赛规则,如果台的选手不认输,没有任何人能断赛,对方可以把他打死,而不用负任何责任。

    “小子,骨头还挺硬,不过,光有硬骨头,是没用的。算你命不好,得罪了宫家,下辈子投胎,别再这么不长眼,得罪那些你不能得罪的人!”

    宫四郎眼底闪过一丝杀气,而后,他闭眼睛,开始调集全身内力

    几秒钟后,他忽然睁开眼,对着萧阳,冷声道:“该送你路了,别怪我,要怪,怪你自己不长眼!”

    说话间,他便准备轰出这火焰神掌最后一式,同时也是最强的一式!

    但在他刚要出掌之时,忽然一阵狂风,再次袭来。

    这阵风的风力巨大,甚至把萧阳吹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众人都被风吹的大声惊呼了起来,而在这时,让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这神杖山的山巅之,那本来蒙在那权杖的黑布,忽然被这阵飓风吹落了下来,那神秘而又震撼人心的物件,顿时这样暴露在众rén miàn前。

    “哇”

    众人不禁都发出一阵惊叹之声,毕竟这山巅之的权杖,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只有少数人亲眼目睹过。

    只见那山巅最高处,一根巨大的权杖,稳稳的插在山巅之,稳如磐石,仿佛扎根了一般。

    权杖四周,有五颗黑玉石打造的令牌,围成一圈,形成了一层无形的结界,保护着权杖。

    这权杖,全身呈现出淡淡的金,在黑布落下之时,好似有一股灵力,随之散开。

    在这一刻,萧阳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去。

    而当他看到,那山巅神杖之时,忽然整个人,都呆住了

    此时,萧阳的脑海,那道苍劲的白身影,忽然闪电般的跃了出来。

    “好,很好!”

    白袍老者那无愤怒的声音,在萧阳的脑海回荡着。

    “五大圣王的神杖,竟然插在这小山头之,真是让老夫意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