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回来了-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我回来了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我回来了

    因为一直以来,萧阳的父亲都没有出现过,所以林墨晗也从来都没有叫过“爸”这个词,之前和萧阳交流的时候,她都是用萧叔叔代替。

    可现在,在萧凌翔面前,她虽然更加不适应,但还是要硬着头皮叫出来。

    毕竟,她和萧阳结了婚,无论如何,她都要改变称呼。

    这一声爸,虽然林墨晗叫的有些别扭,可对于萧凌翔来说,却是天籁之音。

    他何曾想过,自己的儿子,有朝一日,能娶到如此漂亮,气质如此之好的儿媳妇。

    以前在他看来,萧阳这小子,能讨到老婆不错了。

    萧阳看到萧凌翔没说话,以为他对林墨晗不满意,不禁拉了拉他的袖子,讪讪道:“父亲,墨晗在叫你呢”

    “哦你好,墨晗。”萧凌翔回过神来,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走神,原因在于,我从来都没想过,我的儿子,会娶到像你这么优秀的女孩。”

    林墨晗脸瞬间娇红,有些羞涩道:“爸,您高抬我了,其实萧阳也很优秀,如今在这燕京,他被人称之为少帅,恐怕整个燕京的流社会,没有不知道他的。”

    林墨晗的话,让萧凌翔的脸,不禁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

    “臭小子,你真的这么厉害?”

    萧阳讪讪的挠了挠头,“是我运气好嘿嘿”

    这时,一旁跟过来的林果果,听到萧阳三人的对话,不禁傻眼了。她哪里知道,今天林墨晗带她来见得,是萧阳这小子的老爸。

    林果果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走前,和萧凌翔打招呼道:“萧叔叔好。”

    萧凌翔朝林果果看了看,温和的笑了笑,“这位小měi nǚ,你是?”

    林墨晗玩味的笑了笑,而后对萧凌翔道:“爸,这是我的mì shū林果果,也是萧阳的好朋友。对吧,萧阳?”

    “额,对啊对啊,果果既是墨晗的mì shū,又是我的好朋友”萧阳讪讪的笑了笑。

    萧凌翔意味深长的笑笑,无奈的点点头。他看得出来,这丫头,恐怕和萧阳那小子,也是不清不楚的。

    这小子,简直没法评价了。

    “爸,咱们别在这站着了,我们回家吧。”林墨晗看向萧凌翔。

    萧凌翔表情微微变了变,而后点头道:“好,咱们回家,十几年了,终于又回家了”

    于是,林墨晗带着萧凌翔离开了这里,了车,而萧阳和不动明王以及王小虎他们交代了几句,也跟着了车。

    离开了机场之后,他们朝着西湾山庄快速驶去。

    西湾山庄,萧家别墅。

    此时,萧家别墅内,郑月柔和刘妈,正坐在沙发,一边看着那高丽国无聊冗长的肥皂剧,一边聊着事情。

    “哎,也不知道小阳,什么时候才回家,他已经离家有段时间了。”郑月柔目光盯着电视,心思却飞到了萧阳的身。

    刘妈在一旁,笑呵呵道:“夫人不用担心,姑爷在外面肯定安全的很,我听xiǎo jiě说,他现在不光是最高首长的贴身警卫,还是内什么六局副局长,保护他的人,肯定很多的。”

    郑月柔欣慰的点点头,“希望如此吧。不过,小阳实在是太忙了,墨晗也是一样。他们什么时候能休息休息,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带带呢”

    “快了快了,肯定快了”刘妈笑着道。

    正当房间内的两个女人在聊着家庭琐事的时候,别墅外,响起了一阵刹车声。

    “哎,外面谁来了啊?”刘妈站起身,透过窗户,朝门外看了看。“好像是xiǎo jiě的车,xiǎo jiě回来了。怪,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呢”

    “墨晗回来了吗?”郑月柔也站了起来,朝门外看了看。

    “好像是的,我看到xiǎo jiě下车了。咦,姑爷好像也回来了呢。”刘妈看着郑月柔,欣喜道。

    “小阳也回来了?”郑月柔的脸,露出了开心的神,“走,我去看看。”

    于是乎,郑月柔朝着别墅外,快步走去。

    此时,莱斯莱斯车旁,萧阳拉开车门,对萧凌翔道:“爸,下车吧,妈在里面。”

    回归了都市生活,萧阳也随着林墨晗改了称呼,从父亲,变成了爸。

    不过,对于萧凌翔来说,不管是父亲还是爸,都是毫无差别,他听了都很开心。

    “好,下车了。”萧凌翔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车子,而后仔细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对萧阳道:“我这身打扮看起来还行吗?”

    在从机场回来的路,萧阳让司机特地找了家高端男装店,给萧凌翔换了一身衣服。

    此时此刻,萧凌翔看起来,也是仪表堂堂。

    萧阳笑笑,“爸,你现在我帅多了,不信,你问墨晗”

    正当萧阳父子说话的时候,一道身影,从别墅的院子里走了出来你。

    “小阳,你回来也不提前和妈说一声”这道身影推门院门,走了出来。

    听到这声音,萧凌翔的身子,瞬间僵住了。

    这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曾经多少次在梦梦到,让他魂牵梦绕

    他自然是知道,说话的,不是别人,既是他又想见到,又害怕见到的妻子郑月柔。

    “妈。”萧阳看到郑月柔走了出去,立刻迎了过去,来到他面前。

    郑月柔拉着萧阳的手,笑道:“刚才我还在和刘妈说呢,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回来。没想到说完,你和墨晗一起回来了。”

    萧阳笑了笑,看着郑月柔,道:“妈我我这次回来,带了一个人,一起回来。”

    “哦?是谁啊?妈认识吗?”郑月柔好道。

    萧阳点点头,目光温和:“妈,这人你自然认识,而且认识很多年了”

    “月柔。”

    萧阳的话,刚说完,萧凌翔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了起来。

    因为刚才被萧阳挡住了视线,所以郑月柔并没有注意到萧凌翔。而此时,听到萧凌翔的声音,她瞬间也是呆住了。

    这声音

    萧阳让过身,萧凌翔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

    看着为生活操劳了半生的妻子,萧凌翔的眼眸,闪烁着内疚的神。

    “月柔,我回来了。”

    一句淡淡的话,郑月柔瞬间,泪流满面

    “我回来了”

    她曾在梦,梦到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梦到萧凌翔站在自己面前,跟她笑着说,“月柔,我回来了”可每次梦醒,她看到只是那空旷冰冷的天花板。

    她做梦都没想到,萧阳带回来的人,会是她朝思暮想了十几年的萧凌翔。

    郑月柔呆呆的站在那,任眼泪横流

    萧阳和林墨晗,还有其他人,都静静的站在那,他们都知道,郑月柔心压抑了十几年的情感,需要尽情的宣泄出来。

    两人这样沉默了足足两分钟,萧凌翔的眼圈,也微微有些发红。

    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妻子道:“月柔,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消失了十几年,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是我对不起你们”

    郑月柔抬起泪水纵横的脸,微微摇了摇头,而后轻叹了一声,道:“凌翔,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有你的苦衷,我相信你算在外十几年,心也始终惦记着我们,有这些,足够了”

    看着泪流不止的郑月柔,林墨晗的眼圈也红了。

    她轻轻走到郑月柔跟前,拿出纸巾,给她轻柔的擦了擦泪水。

    “爸,妈,咱们进屋说吧。”

    两人都点点头,而后他们一家四口,走进了院子,朝着客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