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母亲想见你-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母亲想见你

    乔治和司空婉容离开,是为了去拜访今天到达伦敦的魏定国和萧阳。

    此时,酒会现场,当乔治的儿子艾伦,看到父亲和继母离开了之后,脸顿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艾伦刚才看的很清楚,他们两人,匆匆忙忙的走了,好像连一口酒都没喝

    不过,虽然乔治和司空婉容离开了,但是罗斯家族的其他人,都在这里,艾伦自然不能离开。

    他的目光,在酒会现场扫视了一眼。

    当他看到那三个有些强壮的身影时,微微点了点头,而后端起一杯酒,向着其他人,走了过去。

    酒会现场,尽管没有乔治和司空婉容,依然气氛热烈。

    今天罗斯家族近百名成员相聚,大家自然要尽情畅饮。而艾伦希望,他们喝的越多,越好

    伦敦,国宾馆内。

    乔治和司空婉容,已经来到了宾馆内,萧阳则是立刻迎了出来。

    “乔治先生,婉容姐,你们来了。快请坐。”

    乔治和是司空婉容坐了下来,而后萧阳道:“两位请稍等,首长马出来。他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坐了七个小时的飞机,刚才又和贵国首相会谈了一个多小时,可能有些疲惫。”

    乔治点点头,道:“没关系,萧先生,我理解的。我们慢慢等。”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魏定国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

    魏定国脸微微有些苍白,伸出手,和乔治夫妇握了一下,而后也坐了下来。

    萧阳朝他看了一眼,道:“首长,您的身体是不是太疲惫了?要不,今晚别聊了,乔治先生和婉容姐都不会在意的。”

    司空婉容也跟着附和道:“萧阳说的没错,首长先生,您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我和乔治,改天再来拜访。反正咱们还有时间,不着急的。”

    但魏定国却摆了摆手,道:“不碍事,可能是刚才在飞机有些着凉了,不耽误事。”

    说完,他看向乔治和司空婉容,笑道:“二位,不知道华夏政府和贵方的合作,考虑的怎么样了?”

    乔治看着魏定国,道:“首长先生,我和我的夫人,都已经做了决定,接受贵国政府提出的合作建议。我们罗斯家族,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投资,贵国政府想要合作的很多亚非拉国家,罗斯家族都可以从牵线搭桥。”

    “那真的是太好了”

    魏定国刚说完这句话,忽然脑袋嗡的一声,剧烈的疼痛起来。他有些痛苦的闭了眼睛,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首长,您没事吧?”萧阳立刻问道。

    魏定国摆了摆手,“没事,可能是太累了。不过今晚的会面,可能只能到这了,不好意思,乔治先生,司空女士。”

    乔治和司空婉容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都站起了身,“首长先生,那我和夫人,不打扰了,您好好休息,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好的。”魏定国点点头,“萧阳,替我送送二位。”

    “是,首长。”萧阳看向乔治和司空婉容,而后道:“请吧,二位。”

    于是,在萧阳的陪伴下,乔治和司空婉容,走到了国宾馆外。

    乔治看着萧阳,微笑道:“萧先生,很高兴在英格兰见到你。我想邀请你到罗斯家族做客,不知道萧先生是否有时间”

    萧阳笑了笑,道:“抱歉,乔治先生,我现在走不开,等到首长结束访问的时候,或许我会有时间。”

    “没关系,萧先生,我们可以慢慢等,不着急的。”乔治绅士的笑了笑。

    “是啊萧阳,我们不着急,不过姐姐也希望你有机会,能到罗斯家族做客。”司空婉容也跟着道。

    萧阳点点头,“好,我抽时间一定会去的。”

    “萧阳,刚才首长是怎么回事?我看他的气,好像不是很好。”司空婉容又道。

    萧阳皱了皱眉头,沉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之前在飞机着凉了吧。我待会去问问。”

    “恩。那好,我们先走了。”

    “再见,萧先生。”

    司空婉容挽着乔治的胳膊,了车,然后离开了国宾馆。

    离开了国宾馆之后,乔治和司空婉容并没有去酒会,两人都有些累,于是车子直接开到了他们所居住的别墅。

    此时,罗斯家族在宴会厅的酒会,也已经接近了尾声。

    大家今晚的兴致都很高,喝了不少酒。艾伦很满意的朝众人看了一眼,眼底闪过阴冷得意的神。

    二十分钟后,酒会结束,众人各自散去,全都回到了各自的别墅去。

    而艾伦,则是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别墅。

    刚进门,他看到了坐在沙发看报纸的乔治。

    艾伦眼神微微闪烁了下,而后走向了乔治。“父亲,您刚才怎么突然离开酒会了?”

    乔治看了他一眼,道:“哦,我刚才和你婉容阿姨有点事情,所以出去了。今天的酒会,还好吗?”

    “挺好的,大家都很尽兴。”

    “那好。”乔治站起身,准备走向卧室。“我困了,去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

    “父亲。”艾伦在背后,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艾伦。”乔治转过身,看向他。

    “父亲,母亲,相约你见个面,不知道你最近,是否有时间?”艾伦看着乔治,沉声道。

    乔治站在原地,愣了很久。他的脸,满是震惊之。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母亲出现了?”

    乔治之所以会这么惊讶,是因为,他和艾伦的母亲,早离了婚,而的艾伦的母亲,也早已消失了很多年,从来都没出现过。

    没想到,刚才艾伦竟然说,他的母亲,想约自己见面。

    想到艾伦的母亲,乔治的眼眸,露出了一丝阴沉的神。想到当初他看到的那一幕,乔治的心里,到现在还无法接受。

    那个邪恶的女人,怎么又回来了?她回来找自己干嘛?

    看到乔治没说话,一旁的艾伦,脸微微闪烁了下,道:“父亲,母亲这次回来,没什么意图,只是想见见你和我。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都是一家人,对吧?”

    艾伦的话,让乔治的脸,微微缓和了下来。

    “好吧,那见一面吧。地点你安排。不过我时间不多,还有很多事等我处理,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明白吗?”

    “知道了父亲,我会安排好的。”

    “好,我去休息了。”乔治转过身,走向了自己的卧室。

    而楼下的艾伦,看着乔治的背影,脸冷如冰山。

    他神阴沉的沉默了一会儿,而后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关房门并反锁,拉窗帘,艾伦拿出了shǒu jī,面阴冷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方传来一道幽冷的声音。

    “艾伦,事情办好了吗?”

    “办好了,母亲大人。”艾伦恭敬的点了点头,“他同意了。”

    “好。地点你来安排吧,到时候告诉我好。”对方冷冷道,“艾伦,记住,罗斯家族的产业,终究会是我们的。他们罗斯查尔德,扛不了多久了。”

    艾伦的眼眸,露出一丝火热,“母亲,我等着咱们一起掌控罗斯家族的那一天。”

    “这一天不会很久,你做好准备吧。”对方说完,然后挂断了diàn huà。

    艾伦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幽冷的黑夜,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心暗道,司空婉容,伊莎贝尔,乔治罗斯查尔德,你们给我等着吧,这罗斯家族,一定会是我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