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脸伤会恶化的-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脸伤会恶化的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脸伤会恶化的

    萧阳对乔菲菲笑了笑,没说什么,继续给她用真气施针。

    一晃,两个小时了。

    乔菲菲半张脸颊的经脉,终于全部被打通。但是,那浮在她脸的那团黑气,却并没有消失,依然阴冷诡异。

    看来,想用针灸之术把黑气去除,是不可能的了。

    呼。

    萧阳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拔下了扎在她脸的三根银针。

    “萧阳已经好了吗?”乔菲菲看着萧阳,眼眸闪动。

    萧阳对她道:“菲菲姐,你的这半张脸,现在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乔菲菲闭眼,微微感受了下,而后道:“萧阳,我感觉,我的脸,好像有些温热,跟发烧了似的。”

    萧阳点点头,“有点烫是正常的。那是因为,你脸部以前被堵死的经脉,已经被我打通了,我刚才在你的经脉之内,输入的真气,正在各条经脉游走,所以你才会感觉脸部温热。这是好事。”

    “那我现在是不是已经好了?”

    乔菲菲的眼眸,露出一丝惊喜之。看得出来,她饱受脸伤这么多年,其实内心迫切的想让自己的容颜恢复原来的美貌。

    萧阳抱歉的朝她摇了摇头,“菲菲姐,暂时还没好。你脸的黑气还没有散去,这股黑气,有些怪,好像在你脸扎根了一样,仿佛是受到了某种诅咒一般”

    “萧阳是不是连你也没办法?”乔菲菲的眼眸,闪过一丝深深的失落之。

    其实,这次,她对萧阳,抱了很大的期望。她以前没让萧阳给她治疗,是因为有心理障碍,怕让人看到自己的脸,但并不是怀疑萧阳的医术。

    然而现在

    萧阳看到乔菲菲似乎很失落,笑了笑,“菲菲姐,你别失望嘛,我又没说你的伤不能治疗,只不过,我要调整一下治疗思路罢了。你别着急,让我思考一下,好吗?”

    乔菲菲急也没办法,只能点点头,“你想吧,我不催你。算治不好也没事,反正我也习惯了。”

    萧阳对她笑笑,柔声道:“好了,你别多想了,闭眼睛休息休息。我考虑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乔菲菲点点头,很听话的闭了眼睛。

    那高耸的某处,随着呼吸,轻轻的颤动着,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不过萧阳可不敢乱看,他盯着乔菲菲脸颊的黑气,思索着该怎么办。

    黑气缠绕,邪恶诡异,针灸之术,并无作用,该怎么办呢?

    萧阳皱紧了眉头。

    他开始慢慢的回忆,之前和黑暗势力的人交手的过程,想从找到一些灵感。

    忽然,他的脑海,闪出了这样一组镜头。

    当时,在燕京摩通银行门口,司空婉容和伊莎贝尔,也是被一个黑衣人袭击,那黑衣人的实力很强劲,他所使用的,同样是实力强劲的黑暗法术。

    当时,萧阳记得,他一掌把那家伙击毙,不过那家伙死的时候,胸口好像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

    而那血洞,则是自己的受伤的手掌之渗出的血液造成的。

    这么一想,萧阳的脑海,顿时有了主意。

    既然,他的炎火圣血,能穿透黑暗之躯,那说明,任何黑暗阴冷的物质,都会惧怕至阳至刚的炎火圣血!

    这时,萧阳在车里,开始翻找东西。

    乔菲菲睁开眼,看着萧阳,好道:“萧阳,你找什么呢?”

    “我找刀子呢。”萧阳头也不抬的回应道。

    “找刀子干嘛啊”乔菲菲好道。

    “找刀子,当然是给自己放点血了。放点血让你喝。”萧阳对她笑了笑。

    “放点血让我喝?”乔菲菲有点懵逼,眼神满是不解和惊恐之。“萧阳为什么要让我喝你的血啊?”

    萧阳嘿嘿笑了两声,“菲菲姐,我逗你的,不会让你喝血的。你现在闭眼睛吧。”

    “为什么又让我闭眼睛嘛”乔菲菲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情愿。她不知道萧阳想搞什么动作,心里有点七八下的。万一这小子这真的让自己喝血

    嘟着小嘴的乔菲菲,看起来也是蛮好玩的,平时那高冷的样子,无疑要可爱了不少。

    不过,虽然有些犹豫,她还是闭了眼睛。

    在她闭了眼睛之后,萧阳的刀子却还没有找到。

    算了,用牙咬吧。

    于是乎,萧阳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嘴里,用牙轻轻的一咬,而后把他的手指,悬空放在了乔菲菲把半张脸方。

    滴答,滴答

    乔菲菲正闭着眼睛,想着萧阳想要做什么,而这时,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她的半张脸

    她有些慌张的睁开眼,看到了萧阳那正在流血的手指,放在她的脸部方,不禁诧异道:“萧阳你这是干嘛呢?”

    “嘘。不要说话,躺下,闭眼睛。”

    萧阳对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而后继续把自己手的血液,滴在她的脸。

    萧阳这么做,自然是想用自己的血液,驱散她脸的邪恶黑气。

    要知道,他的血液,那是至阳至刚的炎火圣血,和天帝乃是相同的血脉,任何邪魅黑暗之物,碰到炎火圣血,都会自动的消散。

    所以,萧阳才会吧血液滴在了乔菲菲的脸。

    血液,一滴一滴的落在了乔菲菲的脸,把她那发黑的脸蛋,染得红红的。

    阳气至圣的血液,雾气缭绕的黑气,相互映衬着

    在这时,让人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随着乔菲菲脸的血液增多,那本是漂浮在她脸的黑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消散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悬浮在她脸部表面的黑气,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只不过,她那半张脸蛋,却还是黑气腾腾的。

    萧阳没有停下来,慢慢的等待着。

    又过了十分钟,萧阳发现,乔菲菲半张脸蛋深入肌肤的黑气,开始慢慢的消散

    二十分钟后,她脸的黑气,消散了三之一。

    一个小时后,那渗入肌肤的黑气,全部消失了

    一张白皙的面孔,出现在萧阳面前。

    虽然,这半张面孔,不另一侧的白皙滑嫩,但是与之前的黑气缠绕,甚至破损腐烂的脸蛋,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菲菲姐,好了。”

    萧阳对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乔菲菲道。

    乔菲菲都快睡着了,她撑起身体,看着萧阳,眼神茫然,“好了吗,萧阳?”

    萧阳点点头,“恩,基本已经好了,待会,我给你再开几副药,你回去喝药调理一段时间,你的这半张受伤的脸颊,便会完全恢复原来的美貌的。”

    “这真的吗?”乔菲菲眼眸闪动,轻轻捂住了xìng gǎn的小嘴。她有些迫不及待的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只小镜子,放在面前。

    当她看到,那镜子之,出现的一整张白皙的面孔时,瞬间,泪如雨下

    她曾经无数次,在梦,梦到自己的脸蛋被治愈了,可是每次醒来,脸却依然带着那冰冷的miàn jù。

    每当深夜来临,她抚摸着那冰冷的miàn jù,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这一刻,她热泪盈眶,泪如雨下。

    她甚至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萧阳”

    她忽然哇的一声,扑向了萧阳。那饱满珑玲的身躯,整个人扑在了萧阳的身。

    感受到她温热同时柔软弹性的**,萧阳有点口干舌燥,可他又不好意思推开她,只能任由她这么抱着自己,宣泄压抑已久的情绪

    “菲菲姐你别哭啊,这不是好事吗”萧阳讪讪道。

    “呜呜呜”乔菲菲不理他,哭了不停。

    “菲菲姐你真的别哭了,我更想看到你笑呢,你笑起来更好看”

    “呜呜呜”乔菲菲还是不理他。

    萧阳无奈的苦笑一声,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菲菲姐,你要是再哭,刚治好的脸,会恶化的。”

    刷。

    乔菲菲瞬间停止了哭泣,动作快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