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难忘的往事-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难忘的往事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难忘的往事

    乔治昨天服用了圣水的解药之后,今天整个人的状态,要恢复了一些。请大家看最全!但是,他的眉宇之间,还有一丝紫黑之,却始终没有消失掉。

    “婉容,萧阳什么到?”乔治对司空婉容道。

    司空婉容柔声道:“应该快了,他说现在过来。”

    正说着话,管家朝这边走了过来。“先生,夫人,一位叫萧阳的客人求见。”

    “快请他进来。”司空婉容对管家道。

    管家点点头,然后快步朝着庄园门口走去。司空婉容和乔治,也一同走了过去。

    “萧阳。”司空婉容对着的萧阳,挥了挥手。

    萧阳朝着两人这边走了过来,对他们笑了笑,“婉容姐,乔治先生,午好。”

    “萧先生,感谢你给我服下了解药。”乔治向萧阳伸出了右手。

    萧阳和他握了握,道:“不客气。”

    这时,萧阳抬起头,朝他的眉宇间看去,那股紫黑之气,隐隐若现,看起来,有些诡异。

    “乔治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

    “萧先生请讲。”乔治点头道。

    “你是否知道,自己之前,被人控制了心神,做了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萧阳问道。

    乔治点点头,“我知道,婉容都和我说过了,她说,我了一种叫圣水的毒,这种毒,是凯撒同盟的人下的。”

    萧阳继续道,“乔治先生,你能回忆出来,自己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异样的吗?不瞒你说,你身圣水的毒虽然解了,但是还有别的毒存在。这关系到能否给你解开另一种毒。”

    乔治皱起了眉头。

    他在仔细的回忆着,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异样反应的。

    忽然,他眼神一亮,想到了一件事。

    “萧先生,如果非要说身体有异样反应的话,那头痛算吗?”

    萧阳自然是点点头,“头痛当然算了,喝下了圣水之后,最直接的反应,是头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倒是记起一件事来。我记得,前段时间,我曾经和艾伦的母亲见了一面。好像自从和她吃完了饭之后,头部开始痛了起来。”

    艾伦的母亲?

    萧阳和司空婉容,都对视了一眼,有些惊讶。

    “婉容你别生气我和她还有艾伦三人,只是吃了一顿饭而已,吃完饭之后,我离开了,其他没发生任何事”

    司空婉容哼了一声,“我又没说什么,你紧张什么?”

    乔治讪讪的笑了笑,背着现在的老婆去见前妻,总归是有些说不过去。

    萧阳看着乔治,微微皱了皱眉头,“乔治先生,在吃饭的时候,真的没发生什么事情吗?”

    乔治点点头,“真的没发生啊”

    萧阳皱眉道:“那你和她见面的时候,是否碰到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乔治想了想,而后道:“你这么问,我倒是记了起来,不同寻常的事情,确实有。”

    “什么事?”

    “我记得,当时和贝丝见面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容颜,过了十几年,竟然没有丝毫变化,还像当年那么年轻。”乔治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

    “十几年,容貌没有一点变化?”萧阳听了也很诧异。

    乔治点点头,“对,一点都没变化,还保持着当年的年轻美貌。”

    这不可能啊。

    按理说,过了十几年,任何人都会发生变化。但乔治肯定不会说谎话,所以他的前妻贝丝,肯定有问题。

    “乔治先生,我有个可能会让你尴尬的问题,想问一下。这关系到你毒的原因,我们不能回避。”萧阳看着他,道。

    “好,你问吧。”

    “你当年,为什么和艾伦的妈妈离婚?能说一下吗?”萧阳皱眉道。

    说到这个问题,乔治叹了口气。

    十几年前的那一幕,他到现在,都还没办法忘记。

    “好吧,既然你今天问到了,那我说了吧。这件事,其实婉容也不知道,我今天详细的和你们说下吧。”

    深吸了一口气,乔治看着萧阳和司空婉容,缓缓道:“这件事,要从十几年前开始说起了。那时候,我和贝丝结婚,有几年时间了,艾伦当时还我在外面做生意,经常世界各地到处跑,艾伦主要是贝丝和家族的佣人在照顾。”

    “刚开始的几年,日子过的都还好,我和贝丝之间的感情,也算正常,只不过聚少离多。不过,那几年,虽然我不经常回家,但也发现了一件怪的事情。”

    “什么事情?”司空婉容盯着他,问道。这些事,乔治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起过这些事,所以她听的很专心。

    “我发现,家里的仆人,不知道为何,变得越来越少了。当时我问过贝丝,贝丝说他们有些人cí zhí了。我很纳闷,那些仆人,怎么可能从罗斯家族cí zhí?罗斯家族的薪酬,市场价要高几倍。”乔治摇了摇头,眼神满是复杂的神。

    “那后来呢?”

    “后来,直到有一天,我出差途,偶然的一次回家,让平静的生活,都改变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司空婉容已经被吊足了胃口。

    “当时,我从美洲回到伦敦,回家之前,并没有和贝丝说,想给她一个惊喜。但当我推开家门,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我惊呆了”乔治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透着一丝惊恐。

    “你们猜,我当时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她竟然在做一件很邪恶的事情。她的双手,放在一个仆人的头,正在她的灵魂,从她的躯壳里吸走!”

    吸收灵魂?

    萧阳顿时瞪大了眼睛!难道说,艾伦的母亲,和那黑暗势力,也有关系?

    “我当时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她,把那仆人的灵魂吸收完毕,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家里的仆人,会越来越少了。原来,他们都是被贝丝吸收了灵魂”

    乔治长叹了一声,“我从来都没想到,自己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恶魔,我当时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没有回答我,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从家里消失了后来,我和她离了婚,她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直到前几天,她通过艾伦,才约我吃了饭,和我见了一面。”

    “没想到,和她吃完了饭,在回来的路,我忽然开始头痛,之后的几天,一直断断续续的头痛。当时我也没当回事,后来在雅典娜联盟大会,我的意识,忽然全部消失了,似乎有别人的意识,侵入了我的脑海,掌控了我的身体,所以,我才做了那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萧阳听完这一整件事,心里对乔治的前妻,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

    吸收别人灵魂这种事,只有黑暗势力的人才干的出来。

    “乔治先生,我想,现在dá àn已经出来了。你的前妻,应该也是凯撒同盟掌控的黑暗势力的人,而你身的两种dú sù,自然也是她暗让你服下的。”

    乔治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我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加入凯撒同盟的黑暗势力,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做?!她到底和我有多大的仇恨!当年和她离婚,难道不是因为她的错吗!”

    发起怒来的乔治,颇有气势,和之前那个温尔雅的乔治,完全是两个人。

    发怒的乔治,更像是这个世界第一家族的领袖。

    “乔治先生,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我想,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你。”萧阳看着他,缓缓道。

    “谁?”乔治看向萧阳。

    “你的儿子,艾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