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零九章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千四百章零九章 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第一千四百章零九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听到萧阳的话,乔治无奈的摇了摇头,司空婉容的脸,则是阴沉了下来。请大家看最全!

    “萧阳,我们找过艾伦,也问过他母亲的事情,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之前在华夏我和伊莎被绑架的事,他也没有承认。很显然,他在说谎。”

    司空婉容的眼神,流露出对乔治的不满。

    “其实他不说,也很正常,如果是我,在自己没有受到任何威胁的时候,也不会说的。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有个心地善良的好好爸爸。”

    乔治苦笑了一声,他自然听的出来,司空婉容在话语之,对他的讽刺。

    “婉容,艾伦毕竟是我的儿子,我不希望用对待犯人的方式,来对待他。”

    萧阳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乔治,“乔治先生,如果你对艾伦这么宽容的话,那你什么信息都得不到。如果你想知道,艾伦母亲的情况,还有你身的毒,必须对他采取一点非常措施。”

    “这”乔治挠了挠头,脸讪讪,想了想,他对司空婉容和萧阳轻叹了一声,道:“或许,你们说的是对的,我对艾伦太仁慈了,所以才会让他有恃无恐。”

    “乔治,如果再这样下去,你不仅会害了自己,还会害了整个罗斯查尔德家族的。”司空婉容看着乔治,忿忿道。

    司空婉容的话,说的没错。艾伦作为罗斯家族掌舵人的儿子,却和他们最大的对手,凯撒同盟掌控的黑暗势力有联系,他的母亲,也是这个黑暗势力的人,可想而知,罗斯家族的很多信息,很有可能已经被凯撒同盟掌控。

    “那”乔治皱眉眨了眨眼,“那我们该怎么才能让他老实交代问题?难道,要把他交给太阳神佣兵团的人,才能震慑住他吗?”

    萧阳眼眸闪烁了一下,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如果乔治先生放心的话,可以把艾伦交给我,我保证,不会让他身体受到太大的伤害,是所有的问题,他一定都会交代出来的。如何?”

    乔治朝司空婉容看了看,司空婉容却哼了一声,“要不要交给萧阳,你自己决定。”

    乔治无奈的耸了耸肩,“好,我同意。萧先生,那麻烦你了。”

    萧阳做出一个的手势,“乔治先生,那派人把他带过来吧。我需要一个安静的房间,在此期间,你最好不要进来。虽然我不会伤害他,但是那场面,可能是你不想看到的。”

    乔治目光闪烁了下,随后点头道:“没关系,萧先生,你是我们罗斯家族最好的朋友,我对你,绝对的信任。我现在派人去把艾伦叫过来。”

    之后,萧阳被带到了一间客房,而乔治则是安排人,去让艾伦过来。

    大约十分钟后,客房的门被推开,一道阴冷的身影,站在了门口,冷眼看着萧阳。

    “听父亲说,你找我有事?”艾伦看萧阳,眼神不屑。

    萧阳走前,看着他,“没错,我的确找你有事,咱们坐下来聊吧。”

    “有事说吧,我很忙。”艾伦高傲的回应道。

    萧阳嘴角勾了勾,而后忽然,右手扯住了他的衣领,“艾伦先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忙着和凯撒同盟勾结吧?”

    “你你放开我”艾伦被萧阳扯住了衣领,听到他的问话,眼神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

    “今天,你走不掉了,老子不脱你一层皮,算你赢。”萧阳邪魅的笑了笑,而后右臂一动,那艾伦,则是被扔到了床。

    砰。

    萧阳关门并反锁,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过去。

    艾伦瞬间意识到,今天的情况有些不对劲。这萧阳,似乎要对自己动手了。

    刷!

    忽然只见,艾伦的手,出现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型shǒu qiāng,shǒu qiāng的枪口,则是对准了萧阳的脑袋。

    这家伙,平时身总是带着一把shǒu qiāng防身,所以此时掏了出来。

    萧阳看着艾伦,讽刺的笑了笑:“开枪吧,有种你开枪,看看能不能打死我。你要是打不死我,受折磨的,是你。”

    砰!

    艾伦这家伙,也是个心狠之人,在萧阳的话音刚落之时,他扣动了扳机。

    可惜,萧阳的身影,早已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了艾伦的面前。

    而后,只见他忽然抡起了右手,照着艾伦那张阴鸷的脸,狠狠的抽了两个大耳光!

    啪啪!

    两个耳光声,好像鞭炮一般,瞬间把艾伦扇的鼻青脸肿。

    “这两个耳光,是替婉容姐和伊莎打的。”

    “你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打我!”艾伦被萧阳扇了两个耳光,像一只暴怒的狮子,目光呈现出猩红之。

    啪啪!

    又是两个耳光响起,艾伦已经被抽的懵逼了。萧阳可是个武神境界的武者,他的力气有多大,可想而知。虽没有用全力,但是只是稍稍发力,也够艾伦喝一壶的。

    “这两个耳光,是替乔治先生打的。”

    萧阳静静的看着艾伦,眼眸如海,波澜不惊。

    “你到底想怎样?”艾伦被萧阳震到了,他捂着脸,眼神透出一丝惊恐。

    萧阳笑了笑,“很简单,把你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诉我,我便会让你走出这房间,否则,想要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艾伦目光闪烁,“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问错人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萧阳盯着他,冷声道。

    “我真的什么都不懂”艾伦不敢看萧阳的眼睛,嘴硬道。

    “好,既然不知道,那慢慢回忆吧。”萧阳嘴角勾了勾,而后他的手,忽然出现了一根绳索。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艾伦慌张的看着萧阳。

    刷。

    萧阳握住绳索的一端,另一端则是刷的一声,套在了那艾伦的身。随后,艾伦的双手和半身,被牢牢的绑在了床。

    之后,萧阳的手心,出现了那个熟悉的银针盒。

    想要让艾伦开口,对萧阳来说,其实并不难。有银针在手,别说是他了,算他厉害十倍的人,也会开口的。

    “既然你想玩,那我陪你玩玩。”

    萧阳冷笑着,打开了银针盒。而后,他拿出银针,忽然手指一弹。

    刷。

    一根银针,牢牢的扎在了艾伦的脚。

    刷。

    又是一根银针,扎在了他脚的另一处穴道。

    刷,刷,刷

    随着银针扎在他的穴道之,艾伦的脸,瞬间白了。

    萧阳曾经用这招,对付过周丰沛他们,效果好。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几乎没有人能受得了,别说艾伦这种柔柔弱弱的公子哥。

    “告诉我,之前,在华夏的时候,婉容姐和伊莎被人劫持,是不是你在背后策划的?”

    萧阳看着艾伦,淡淡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艾伦脸苍白,咬着牙,嘴硬道。

    萧阳笑了笑,“那好,你自己好好享受吧,待会有你求饶的时候。”

    说完,他转过身,走出了房间。

    萧阳并没有走远,他只是站在走廊内,静静的等待着。

    他知道,很多真相,都会马浮出水面。艾伦这小子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少。

    三分钟之后,房间内传来艾伦杀猪般的嚎叫声。

    “放了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平时养尊处优的艾伦,哪受的了这般折磨。萧阳这一招,算是对付那些毅力强大的武者,也很少有人能抗衡。

    萧阳嘴角勾了勾,而后走进了房间。

    此时的艾伦,满脸冷汗,全身湿透,脸苍白如纸。

    “说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