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想让你放弃-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想让你放弃

    “林叔叔,能不能把裤子往上卷起来,我想看看你的腿。”萧阳想了想,对林宗男道。

    林宗男点点头,,然后在福伯的帮助下,把裤子卷了起来。

    萧阳仔细的观察着林宗男的双腿,他刚才说自己的腿这段时间经常会很疼,但是从他的腿外面来看,似乎并没有任何异样,这就奇怪了。

    “萧阳,有哪里不对劲吗?”林墨晗走上来,皱着黛眉问道。

    萧阳摇摇头,“林叔叔的腿一切正常,在我之前的几次治疗下,腿部的肌肉和经络应该已经开始慢慢恢复了,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我暂时还搞不清楚,但是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疼痛应该是其他原因引起来的。”

    看着林宗男,萧阳问道:“林叔叔,这几天,有没有什么人动过你的腿?”

    “没有,没有任何人动过我的腿。”林宗男面目平静的摇摇头。

    “你有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萧阳又问道。

    “也没有,我这几天的饮食和以前都一样,很正常,没有吃过异常的东西。”

    萧阳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之说以问这两个问题,是为了搞清楚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为了弄清楚有没有人对林宗男的腿动过手脚,如果有人碰过他的腿,就有这个可能性。

    第二个问题,则是为了弄清楚他的饮食是否出现了异常,比如吃了一些本身含有毒素的东西而自己却并不知情,也很容易出现腿疼的症状。。

    但是,上面两个问题,都被林宗男否定了,而且从外观上萧阳也看不出来异常,事情变得有些棘手起来。

    “萧阳,没事的,就是腿会疼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你和墨晗还没吃饭吧,正好我也没吃,这件事先放放,我们把饭吃了再说。”林宗男看到萧阳似乎暂时也找不出问题所在,于是对他道。

    萧阳和林墨晗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那好,我们先吃饭再说。”

    这个时候,李宗男被福伯推上楼去换衣服了,萧阳和林墨晗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萧阳,我爸腿疼的问题,是不是很难查清原因?”林墨晗问道。

    “是的,有很多原因可以引起腿疼,比如被人在腿上做了手脚,比如吃了一些东不该吃的东西,都会引起来。”萧阳心不在焉的说道。

    “对了,墨晗,林叔叔平时的生活起居,都是谁来照顾他?”

    “一般都是福伯和梁婶一起照顾的啊,怎么,你怀疑他们有问题?”林墨晗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萧阳笑了笑。

    “萧阳,福伯和梁婶,都是林家的老人了,他们在林家多年,应该不会有问题的。我怀疑,是其他人对我爸动了手脚。”林墨晗低声道,表情有些凝重。

    萧阳正要开口,林宗男已经换好了衣服,从卧室被福伯推了出来。

    “萧阳,我们吃饭吧。”林宗男对萧阳笑了笑,然后福伯把他推到了饭桌前。

    萧阳和林墨晗坐在他身边,一起等待用餐。

    而福伯则是进入厨房,把晚上的菜都给端了出来。

    林墨晗不禁有些奇怪,平时不都是梁婶在厨房忙活这些事情吗?怎么今天变成福伯了?

    “爸,梁婶呢?怎么不在家?”林墨晗问道。

    “梁婶家里有点事,刚才做完了饭就走了。”林宗男道。

    “哦,那我们也去帮福伯端菜吧。”于是林墨晗拉着萧阳站起身来,走进了厨房。

    福伯看到林墨晗和萧阳进了厨房,不禁赶紧道:“小姐,姑爷,你们怎么进来了?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林墨晗微笑的看着他,“福伯,没关系,我们来帮你把菜端出去。”

    于是,她弯腰端起厨房里的一盘红烧牛肉,走出了厨房。

    萧阳也端起一盘菜,跟着出去了。

    福伯站在厨房里,看着林墨晗的背影,默默叹道:“小姐真是个好人啊。”

    在吃饭的时候,林宗男特意没有去提治疗腿的问题,为了让饭桌上的气氛轻松一些,则是问起了萧阳在学校里的事情。

    于是,萧阳便把今天校长要给自己保送燕京大学的名额的事情,跟林宗男和林墨晗说了起来。

    听完,林宗男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萧阳。

    “萧阳,这样的机会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的,在我看来,就算是白夫人背后的那个人,能为你弄到这个名额,也要费一番功夫。你这样就放弃了,不可惜吗?”

    萧阳笑了笑,“不可惜啊,反正我又没想去燕京大学读书,这个名额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哦?你为什么不愿意去燕大读书?”林宗男奇怪的问道。

    萧阳看了看身边的林墨晗,眼中闪过柔情,“因为我不想离墨晗太远,我想就留在江城读书,这样就可以随时照顾墨晗了。”

    萧阳的话,让林墨晗心中再度感动了起来,虽然她之前已经知道了萧阳以后会报考江城大学,可是此时听到他为了自己,竟然放弃了保送燕大的名额,眼眶微微有些湿润起来。

    “萧阳,要不你明天去找校长,把这个名额给要回来吧?”林墨晗闪亮的眼眸望着萧阳,柔声道。

    “为什么?”夏阳不解。

    “这次机会实在太难得了,我不想让你就这么放弃了。其实你去燕大读书,也没什么关系的,大不了我每个月都去燕京找你,反正林氏在燕京也有分部,我去那里就当是视察工作了。”说话的时候,林墨晗的眼中划过一丝羞涩,双颊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就像涂抹了胭脂一般。

    看着林墨晗眼眸中的闪亮,萧阳知道她被自己感动了,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得意,于是道:“墨晗,其实燕大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吸引力,我反而更喜欢江城大学,反正两个学校的实力和名气都差不了多少,高考我就报考江城大学了。”

    没想到萧阳会如此的坚定,林墨晗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那好吧,不过留在江城也好,咱们就不用两地分居了。”

    其实最后一句话,是林墨晗无意识中说出来的,她的内心深处,也很不希望和萧阳两地分居,虽然两人之间现在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可是林墨晗,已经习惯了和萧阳天天住在一起的感觉。

    即使以后萧阳在江城大学也会住校,但是周末完全可以回到别墅来住,自然要比在燕京大学方便的多。

    听到林墨晗的最后一句话,萧阳笑了笑,然后偷偷在桌子底下牵起了林墨晗的小手。

    本以为她要反抗一下,可是这次,林墨晗却没有任何的抗拒,只是眼眸如虹的看着萧阳,柔情似水。

    这顿饭吃了大约有个半个小时,三人吃完了之后,微微休息了一下,萧阳提出来,给林宗男继续施针。

    林宗男自然是同意,于是萧阳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盒,开始给他下针。

    当把银针插入了他的穴道之后,萧阳开始将内力内力灌输到银针之上,然后再传入林宗男的体内。

    但是这次,在施针的时候,萧阳忽然发现,内力竟然输送不进去。

    林宗男的腿部似乎又变的像以前一样了,经脉不通,肌肉坏死。而且,似乎比以前还要严重一些。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为他所做的任何工作,都白费了。

    看来,他的腿部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萧阳,你怎么停下来了?”站在一边的林墨晗,出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