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无良医生-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二百零九章 无良医生

    面对如此强势的医生,竺文昕无奈的皱了皱眉,“那好吧,萧阳,你和段校长都到门外等我。”

    萧阳点了点头,看了这个中年医生一眼,总觉得他有点不正常,可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走出去了。

    段子良则是目光阴鸷的看着萧阳,脸色阴沉的快要下雨了。

    站在病房门外,段子良阴沉着脸,看着萧阳,道:“你哪班的?”

    萧阳能感受的道段子良对自己的敌视,于是心里也有些不爽,只是微微瞥了他一眼,头都没抬道:“高三六班。”

    段子良看到萧阳冷淡的样子,顿时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他在明德中学,也算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了,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哪个见了他不是恭恭敬敬的的,像萧阳这样不识抬举的家伙,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你叫什么名字?”段子良声音冰冷的再次问道。

    萧阳朝他看了看,哼了一声,“萧阳。”

    “你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和校长说话的吗?!”段子良怒了,瞪大了眼睛,顿时朝着萧阳吼了起来。

    “段校长,这里是医院,请你声音小点。”萧阳根本没把他当根葱,所以自然也没必要给他一般计较。

    其实萧阳也能猜得出来,为什么段子良会对自己态度这么差。无非是因为他跟着竺文昕到了医院,破坏了他和竺文昕单独相处的机会,再加上竺文昕对他的态度很冷淡,而对自己却很热情,所以才会让他把自己当成了出气筒。

    “我难道还需要你来教我吗?!”被萧阳不卑不亢的顶了一句,段子良顿时更加生气了,他伸出手指,气势汹汹的指着萧阳,怒道:“你回去给我写份检查,深刻检讨一下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我要在明天一早就看到你的检查!”

    萧阳朝他望了望,把他直接当成了空气,连说话都懒得说了。

    “你!……”段子良脸色涨红,已经忍不住要狂飙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病房来传来竺文昕的尖叫声。

    萧阳立刻把门踹开,跑了进去。

    只见竺文昕正坐在床上,目光中满是惊慌失措,她的双腿蜷缩起来,其中一条裤子,被从大腿根部剪开,露出一大截让人心跳不已的雪白。

    萧阳皱了皱眉,快步走道竺文昕的床边,问道:“竺校长,发生什么事情了?”

    竺文昕咬着嘴唇,看着萧阳,低声道:“他……他刚才摸我大腿……还在我其他地方乱摸……”

    听到竺文昕的话,中年医生不屑道:“这位女士,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在给你做检查,不是在乱摸。”

    竺文昕瞪了他一眼,反驳道:“如果你只是做检查的话,只需要检查我的膝盖附近就可以了,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摸我的腿,还,还摸我其他地方?”

    中年医生冷哼了一声,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道:“我本来不想跟你们这种无知的人解释的,但是我不解释,怕你又败坏我的名声。难道你不知道,人的身体是一个整体吗,你虽然腿部受了伤,但并不能保证,你其他地方就没有因此受到损伤,我摸你身体其他地方,也是给你检查的一部分啊,你大惊小怪的干嘛?”

    说完,他又冷哼了一声,态度相当的恶劣。

    “你是不是觉得,别人都是傻逼,就你一个人懂医术呢?”萧阳冷冷的看着他,朝他走近了两步。“骚扰就是骚扰,再怎么粉饰,也没有用。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的那只喜欢骚扰女人的爪子给卸了!”

    突然爆发出一股凌厉气势的萧阳,让中年医生不由得为之一振。不管怎么样,他骚扰了别人,总归是心虚的,所以被萧阳这么一呵斥,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但是,虽然表面上不敢反驳萧阳,但他还可以玩出别的花样来。

    “竺校长,我们走吧。”萧阳转过身,走向竺文昕,“你的伤没有什么大碍,我给你扎两针就好了。”

    竺文昕对萧阳,有种天然的信任感。她声音温柔的恩了一声,然后点点头。

    但这时,一旁的段子良却再次开口了。

    “你这小子,到底是安的什么心!难道你比大医院的医生还要专业吗?人家医生还没做出诊断结论,你就在这里瞎比比,就你能耐!”

    “看来,还是这位先生明事理。”中年医生恢复了高傲的模样,他看着萧阳和竺文昕,然后指着竺文昕的腿,道:“你最好现在就在医院做手术,或许还有机会痊愈,否则,再耽误半天,你的这条腿,呵呵,恐怕就保不住了……”

    “什么?”竺文昕脸色大变,她就算再冷静,听到自己的腿要保不住了,也会震惊的。

    “医生,你没有吓唬我吧?”

    “呵呵,吓唬你,我吓唬你干嘛。你现在的腿,是不是感觉很酸麻?腿部已经没有知觉了?”中年医生眼神狡黠的看着竺文昕,道。

    “是……是啊,我的腿很麻……”竺文昕慌张的答道。

    “这就是要截肢的先兆,你还有一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否则,就等着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吧……”

    中年医生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没脸红,在他眼里,自己的脸面和金钱最重要,其他的都是浮云。什么病人健康不健康的,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哄着病人把手术做了,然后从其拿到巨额回扣就行了。

    他这样的医生,已经连最起码的医德都丧失了,华夏目前医患矛盾突出,和他这种医德败坏的医生,有着很大的关系。

    “萧阳……我是不是真的要做这手术?”竺文昕惊慌失措看着萧阳,道。

    萧阳皱着眉头,道:“竺校长,别听他的,我们走。我可以保证,他说的话都是在放屁。”

    “你凭什么说我是骗人的,你有证据吗?要是她身体出了意外,你能付得起责任吗!”中年医生见萧阳三番四次的坏自己好事,不禁勃然大怒。

    然而,萧阳并没有跟他理论什么,而是忽然回过身,对着他的左脸,狠狠地的甩了一耳光!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打的中年医生几乎懵逼了。

    “你……你打我?”他不敢置信得看这萧阳,道。

    萧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指着他的脸,道:“打你算是轻的,你要是再敢吓唬竺校长,我不介意把你舌头割下来!”

    看着萧阳冰冷的目光,中年医生忽然觉得,眼前这小子,肯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一个学生,他的身上,又怎么会有让人全身冰冷的杀气呢。

    他嘴唇哆嗦了一下,目光慌张的逃了出去。

    萧阳也没在理会他,而是走向竺文昕,道:“竺校长,我们走吧,找个安静的地方,我给你治伤。”

    竺文昕点点头,“那不如,你把我送回家吧,我们家就我一个人住,没人会打扰的。”

    “好。”萧阳弯下腰,忽然把竺文昕整个人横着抱了起来,然后在段子良快要杀人的目光中,走出了病房。

    他抱着竺文昕,一路享受着别人的注视,来到了医院门口,上了一辆出租车。

    “竺校长,你家在哪?”萧阳在车里问道。

    “去紫薇小区吧。”竺文昕刚才被萧阳抱着,俏脸还有些发烫,萧阳这家伙,刚才一声不吭就把她抱了起来,弄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十分钟后,萧阳抱着竺文昕,站在了她的家中。

    竺文昕的家,大约九十几平米,面积不大,但却很温馨。推门进入,迎面全是女人的味道。

    萧阳把竺文昕放在沙发上,竺文昕的面色娇红,表情很不自然的对他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