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你笑的时候更好看-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四十一章 你笑的时候更好看

    萧阳飞快的推开门,赫然发现,屋内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四个蒙面黑衣人!

    穆清婵吓得躲在了宿舍一角,瑟瑟发抖。

    “穆老师!”萧阳冲到了穆清婵身边,把身上的恤脱下来,罩在穆清婵的身上。

    她的睡衣实在太短了,随意的动一动,姣好的身材便会一览无余。

    黑衣人似乎没想到会出现第二个人,几人的目光顿时都变得阴冷起来。

    “你们是谁?”萧阳把穆清婵挡在身后,冷冷的看着四个黑衣人。

    四个黑衣人之中,突然有人冷笑起来,那声音听起来,尖锐无比,好像用金属在玻璃上划动时发出的刺耳声音。

    “想知道我们是谁,嘿嘿,也不是没可能。如果你变成了一具尸体,我自然会告诉你。”那个冷笑的黑衣人,看着萧阳,出声道。

    萧阳看到,在黑衣人说完话之后,每个人的手上,都赫然出现了一把黑色的匕首。

    “穆老师,你站在我后面,离我远点,这几个人很危险。”萧阳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衣人,头也没回的对穆清婵道。

    “萧阳,那你怎么办”穆清婵美眸中泪光涌动,“他们,他们会杀了你的。”

    萧阳笑笑,“想杀了我,也要看他们本事够不够!”

    几个黑衣人发出刺耳的笑声,那声音,好似来自地狱一般阴冷。

    突然间,萧阳感到一股浓重的杀意袭来,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压,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萧阳的惊得每一个毛孔都竖了起来!

    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磅礴的杀气!

    萧阳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几个人的实力,怕是在他之上。如果按照武道境界,萧阳目前的实力,足够跻身武师境界了。

    能让自己感到如此胆颤心经的,实力至少在武宗境界以上!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对于武者来说,绝对是无法逾越的天堑。

    “想死,我成全你!”为首的黑衣笑了,露出森白的牙齿,只是在一瞬间,四个黑衣人的匕首,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流,就已刺到了萧阳的面门上。

    这几个人一出手就是杀招,逼得萧阳将全身的内力都激发了出来,他身形一闪,幸运的躲了过去。

    四个黑衣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互相使了个眼色,再次朝萧阳袭来。

    这一次,他们四个人,分别攻击萧阳不同的部位,四把闪着幽光的匕首,瞬间而至。

    萧阳以前觉得,自从发生了奇遇之后,他的速度就已经够快的了,然而今天,在这四个黑衣人面前,他突然觉得自己一举一动,都像是慢动作一般。

    面对四名黑衣人的再次袭击,萧阳从心底深处,生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去死吧!”为首的黑衣人恶吼一声,手上的匕首,瞬间没入萧阳的胸膛!

    萧阳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然而紧接着,其他三个黑衣人的匕首,没有任何停顿的,全部插入了萧阳的体内!

    他的胸前和腹部,两把匕首直挺挺的插了进去,只留着短短的刀柄在外面,金属刀柄闪着冷幽幽的寒光,冰冷至极!

    萧阳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扑通一声,瘫软在地。

    血,大量的鲜血,从萧阳的伤口处涌出,不一会,已浸湿了一大片地面。

    “萧阳!”穆清婵惊呼一声,扑了过来。

    此时她也顾不得形象,直接坐在了地上,抱着萧阳有些冰冷的身体,把他的脑袋放在自己雪白的腿上。

    穆清婵的脸上,早已哭的梨花带雨了。

    “萧阳”她红唇微微张开,喃喃的说着,两行晶莹的液体,顺着她白嫩无暇的脸颊,轻轻滴落在萧阳的脸上。

    如果萧阳今天晚上不来,就不会碰到这几个黑衣人。如果碰不到这几个黑衣人,萧阳就不会伤的这么重

    此刻,穆清婵只觉得好像有一把刀,狠狠的插在了她的胸口,使劲的在她的心里搅动

    “穆老师我要死了吗?”萧阳躺在穆清婵的怀中,脸色煞白,鼻子还能闻到穆清婵身上的香味,但是他能感觉的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慢慢的变冷。

    “别瞎说,你不会死的!”穆清婵轻轻抚弄着他的脸颊,看向他的目光,无比温柔。“我会把你送到你医院的,萧阳,你要挺住,我不许你死,听到了吗?我不许你有事!!!”

    “穆老师”萧阳张了张干瘪的嘴唇,苍白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丝微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你说,老师现在就回答你。”穆清婵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轻声道。

    “穆老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你是不是喜欢我”萧阳颤声问道。

    穆清婵的脸色瞬间绯红,此时此刻,她早已哭成了泪人,什么师生恋的禁忌之类的鬼话,早已被抛到了一边。她的脑海里,只有萧阳。

    穆清婵紧咬着嘴唇,轻轻的点了点头,“萧阳,老师告诉你,我是喜欢你,从那次你帮我从秦刚那里救出来之后,老师就开始,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你了”

    萧阳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失血过多让他的脑袋越来越昏沉。

    四个黑衣人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为首的家伙发出一声冷笑,“师生恋啊,嘿嘿,不错啊。这小子能被你这么个大美女喜欢上,死了也算是值了。”

    “你说什么,他不会死的!!”穆清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声娇喝道。

    “哈哈穆小姐,你还在做什么美梦,这小子马上就要死了,而你,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吧。”黑衣男子冷冷的看着穆清婵,然后对旁边的两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一脚把穆清婵怀中的萧阳给踹到了一边!

    “妈的,死狗一样,临死还要风流一把,我草!”这个黑衣人似乎心里很不平衡,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已经意识不清的萧阳,被这个黑衣人踹到旁边的时候,脖子上的那颗黑色龙形古玉,从脖颈出落了出来。

    很快,黑色古玉便沾满了萧阳的鲜血

    “穆小姐,走吧。”那个把萧阳踹出去的黑衣男子,冷声道。

    穆清婵面如死灰,一动不动。

    “别废话了,带走!”为首的黑衣男子不耐烦了,直接下了命令。

    穆清婵顿时被那两个黑衣人强行拖了起来。

    “走,班师回朝!”为首的黑衣男子得意的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房间内忽然光华闪现,萧阳脖子面前的那颗黑色古玉,不知为何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穆清婵只觉得突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自己被人猛的一拉。

    当光芒黯淡后,黑衣人们惊恐的发现,刚才躺在地上的萧阳,和他们本以准备带走的穆清婵,竟然都消失不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穆清婵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很明亮,但却是空空荡荡,除了她,和躺在地上的萧阳,什么东西都没有。她突然有种感觉,这里好像一个虚幻的世界。

    “萧阳。”穆清婵看到了萧阳,脸上划过一丝惊喜。她匆忙的把萧阳抱在怀里,低声呼唤道。

    然而,怀中的萧阳,却依然昏迷不醒。但是,穆清婵却发现,萧阳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丝血色。

    这是哪?穆清婵抱着萧阳,满是无助。她只能默默的祈祷,萧阳赶紧醒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穆清婵的祈祷,她怀中的萧阳,竟然微微动了动。

    穆清婵惊喜的看着睁开了双眼的萧阳,喜极而泣,“坏蛋,你终于醒了呜呜”

    “穆老师我还是觉得你笑的时候更好看”萧阳咧开苍白的嘴唇,挤出一个虚弱难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