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干嘛打我-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五百一十四章 你干嘛打我

    韩海答应了萧阳的请求,承诺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青龙山,通知不动明王。

    挂断了和韩海的电话,萧阳又打电话给年级辅导员曲心莹,和她请了几天假,然后就走进了病房。

    病房内,林墨晗和娄潇潇在说着悄悄话,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话题,看到萧阳走进来之后,脸色都有些潮红。

    萧阳好奇的看了她们一眼,“你们俩聊什么呢?这么神秘?”

    娄潇潇红着脸,咳嗽了一声,“那个,萧阳,我有事先回去了,你在这里好好照顾林总裁,有事叫我。”

    说着,她和林墨晗打了声招呼,然后离开了病房。

    萧阳朝林墨晗看了一眼,发现她的小脸蛋也是红扑扑的,不过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高兴似的。

    “老婆,你刚才和潇潇聊什么呢,怎么你脸色不太好啊?”萧阳很好奇的问道。

    林墨晗红着脸,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会儿,又没说。

    萧阳从桌子上拿起一串葡萄,拨开了一颗,放在了林墨晗的嘴里,“墨晗,想什么呢,有什么事还不能跟我说啊?”

    林墨晗吞下了葡萄,郁闷的看着萧阳,眼神闪烁着,道:“萧阳,我想问你个问题。”

    “嗯?你说吧。”萧阳摸了摸她的娇俏的脸蛋,温柔道。

    “你说,人体身上的疤痕,能完全恢复吗?能恢复到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之前吗?”林墨晗看着萧阳,目光似乎很期待。

    萧阳不知道她为什么机会这么问,想了想,道:“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人体受到的伤害,会变成疤痕,永远的留在身上,就算恢复的再好,肉眼也能看得出来。”

    听到萧阳的话,林墨晗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她嘟着小嘴,也不知道是和谁在生气,眼神似乎有些忧郁。

    “墨晗老婆,你到底怎么了?什么事这么不开心啊?”萧阳还没明白她的想法,没头没脑的问道。

    林墨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嗔道:“别找我说话,让我静静……我好烦呢……”

    萧阳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妮子到底是怎么了,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耍小性子呢。

    他趴在林墨晗面前,笑吟吟的看着她,柔声道:“老婆,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呗,说不定,你所认为的问题,在我看来,根本不叫事。”

    林墨晗撅着嘴,朝他瞪了一眼,“哼,你刚才都回答了好不好,你说没办法……”

    “嗯?我刚才说什么了?”萧阳挠了挠头,猛地记了起来他刚才回答了林墨晗关于伤疤的问题……

    他忽然就明白了,林墨晗到底因为什么在烦心了。

    肯定是因为,她的左侧胸口受了伤,所以她很怕留下了一道伤疤,然后才会这么烦躁的。

    对于林墨晗此时的小情绪,萧阳倒是也有些理解。

    毕竟,伤疤对于女孩子来说,是很恐怖的事情,尤其是对于林墨晗这样的江城第一美女来说,当然就更难以接受了。

    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他还真没在林墨晗的身上,发现过任何一点伤疤,哪怕是一点点伤疤,好像都没有。

    林墨晗的肌肤,宛如凝脂玉一般,白皙中泛着红润,光滑而有弹性,确实很难得。

    萧阳朝林墨晗坏坏的笑了笑,故意道:“墨晗,我觉得吧,那个地方,就算有伤疤,也没什么的,反正平时被人也看不到,能看到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你说对不对?”

    林墨晗被萧阳的话弄得脸色瞬间绯红,她气的在萧阳身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嗔道:“你讨厌死了……这种话也能说的出口……不理你了。”

    萧阳哈哈笑了笑,附在她耳边,柔声道:“好了好了,你不就是想让伤疤消失吗,我帮你做到就是了。”

    林墨晗一听,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目光。

    “萧阳,你没骗我吧?”

    萧阳笑了笑,“我骗你干嘛,我要是骗了你,你以后岂不是要生我一辈子的气嘛。”

    “那你跟我说说,到底该怎么办呢?”林墨晗兴趣十足的看着萧阳,道。

    萧阳在林墨晗胸口打量了两眼,露出一丝稍显猥琐的表情。

    “你……你看什么呢?”林墨晗娇嗔道。

    萧阳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墨晗,我记得御龙经的医经之中,对消除人体疤痕有过记载。像你身上的这道伤痕,只要用银针扎在附近的某个穴位之上,将内力通过银针注入,便会对疤痕的恢复,产生很好的效果,另外,再配之以按摩和中药敷贴,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全恢复的。”

    林墨晗一听,顿时很高兴。

    她刚才和娄潇潇讨论的,就是这个话题。一想到自己的那个地方以后会永远留下疤痕,林墨晗就快崩溃了。

    “萧阳,那等我出院之后,你就帮我治疗好不好?你给我扎针,帮我按摩,再用中药……”

    林墨晗说着说着,忽然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扎针……按摩……敷贴中药……

    这岂不是说,萧阳要用手触碰自己那个地方吗……

    林墨晗的小脸,顿时红的快滴血了。

    她再次朝萧阳翻了个白眼,娇嗔道:“流氓,大流氓,色狼……萧阳,你坏死了,就想着占我便宜……”

    萧阳嘿嘿一笑,“老婆,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事的啊,大不了,咱就不治了呗。”

    “我……我不要……留疤痕……”林墨晗快崩溃了,这小子太坏了,摆明是想占自便宜,可是,她却又无计可施。

    “好吧,那看在老婆一心想消除疤痕的份上,老公就帮你一次吧。不过,老婆要是冤枉我是色狼流氓,老公可就不干了……”

    萧阳笑的很嗨皮,林墨晗气的快吐血了……

    两人闹腾了一阵子,最后林墨晗还是答应了。反正以后也是这小子的人了,就算他想占便宜,就让他占好了……

    燕京,秦家。

    秦绍天昨晚并没有回家,而是在君临阁,和凌秋雅那个小女人,厮混了一夜。

    凌秋雅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的气息,让他沉醉不已。秦绍天对她似乎已经越来越依恋了。

    昨晚大战了几个回合,秦绍天伸了个懒腰,从外面走进了客厅。

    客厅内,一个相貌儒雅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看到秦绍天从外面走了进来,那男人皱着眉头,朝他看了一眼。

    “邵天,你昨晚去哪了?”

    秦绍天被秦文吓了一跳,“爸,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谁呢。我昨晚和朋友出去玩了,喝多了,就没回来。”

    “你是不是去君临阁了?”秦文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我不能去吗?”秦绍天好奇的看着他,“你以前不是从来不管我交际的吗?”

    “你去别的地方可以,去君临阁不可以。”秦文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声道。

    “为什么啊?”秦绍天一脸茫然。在他看来,君临阁和其他会所没什么区别,顶多就是消费高了点,可他们秦家,又不差这点钱。

    秦文冷哼了一声,“总之,我让你不要去,你就不要再去!还有,不要和君临阁的任何女人交往过密!”

    “爸……你什么意思啊?”秦绍天更茫然了。

    “不要问为什么,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秦文站起身,把报纸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走到秦绍天面前,看着他。

    秦绍天有点头皮发麻,看着秦文,道:“爸……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啪。

    秦文竟然二话没说,直接甩了他一个耳光。

    “爸……你干嘛打我?”秦绍天被这一耳光,扇的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