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一剑穿两人-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一剑穿两人

    那几个保镖,本来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样。

    但那七星龙渊发出的龙吟之声,让他们意识到了危险来临。

    当他们看到那散发着冷光的长剑,像流星一般飞来的时候,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这秦家的保镖之中,还是有忠心护主之人的。

    那个离秦绍天最近的家伙,在那七星龙渊飞来之时,猛地趴在了车门上。

    或许,他觉得,自己替秦绍天挡住这一剑,秦绍天就能免受伤害。

    然而,他却小看了那被武圣境界的高手,倾注了全部内力的一剑!

    只见,那长剑嗖的一声,穿透了那个保镖的腹部,而后,它的威力依然不减,竟然直接又穿透了车门,刺入了秦绍天的胸膛!

    一把剑,穿透了两个人的身体!

    这就是七星龙渊的威力,人强,剑则强!

    那七八个保镖,都惊呆了。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萧阳会在最后时刻,使出如此致命的一招。更让他们震惊无比的是,萧阳这一剑,竟然能连伤两人!

    当他们想要再去寻找萧阳的时候,他早已从原地消失了。

    对于萧阳来说,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如果今晚秦绍天死了,当然最好。如果今晚秦绍天不死,那他和秦家之间,未来的争斗,必将走向白热化。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萧阳并不惧怕。

    秦家的那帮保镖们,此时都懵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人打了急救电话,也有人打电话向秦文报告了此事。

    秦文当时正在家里喝茶,但是在喝茶的时候,心里一直很不踏实。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喝茶的时候,桌子上一个他很喜欢的紫砂壶,被碰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这时,秦文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了手机之后,听到电话那头保镖的汇报,秦文手中的茶杯,瞬间掉在了地上……

    燕京,协和医院。

    秦文目光凝重的站在急救室外面,眉头紧皱,整个人显得很阴郁。

    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五十多岁的男人,身上穿着医院的白大褂。

    这个人,叫夏东,是协和医院的院长。

    协和医院,是燕京最著名的一家民营医院,虽然是民营,但是整个医院的医疗实力,在整个华夏,也是排名前三的。

    这家医院内,有秦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秦家属于两个大股东之一,所以,此时夏院长亲自陪着秦文。

    “老夏,绍天的情况,怎么样?”秦文没有转头,而是看着抢救室门上那三个鲜红的大字,问道。

    “秦总裁,你要听实话吗?”夏东眼神闪烁了下,道。

    “当然,你说吧。”秦文皱眉道。

    “秦少爷的情况不算好,长剑穿透了他的胸腔,伤到了他的心脏。我派出了咱们医院最好的专家,给他做手术。但是手术结果如何……”夏东没有继续说下去,秦文自然能听懂后面的意思。

    “绍天活下来的可能性,有多大?”秦文沉声道。

    “乐观估计,可能性在百分三十左右。”夏东没有隐瞒实情。

    秦文攥紧了拳头,脸色阴郁的快要结冰了。

    他们秦家,虽然富可敌国,但是家族香火却并不旺。从秦家老爷子,到秦文,再到秦绍天,男丁很少,一直都是一脉单传。

    如果现在秦绍天挂了,那就意味着,秦家要绝后了。

    这对于秦家这种大家族来说,当然是极其恐怖的事情。没有家族继承人,就算是有再多的钱,又有何用?

    此时此刻,秦家就算富可敌国,也无济于事,只能乞求秦绍天命硬了。

    秦文沉默了一会儿,站在原地,对夏东冷声道:“夏院长,你去忙吧,我自己静一下。”

    夏东知道秦文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也不再坚持,“好,那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这里。

    夏东离开了之后,秦文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总裁,有何吩咐?”对面传来恭敬的声音。

    秦文冷声道:“通知寻龙殿众人,全城寻找一个来自江城、名叫叫萧阳的年轻人,找出之后,就地格杀!”

    对方并没有多问,立刻回道:“是!属下立刻去办。”

    萧阳干完这一票之后,脱下了夜行衣,恢复了正常的打扮。

    虽然他并不知道,秦绍天有没有死,但是他亲眼看到,秦绍天和那个保镖,被他击出的七星龙渊,像穿糖葫芦似的,串在了一起。

    秦绍天就算不死,也必定重伤。

    所以,萧阳在半路,做了个决定,他要带林墨晗,今晚就返回江城。

    燕京已经不安全了。

    在半路,萧阳给韩猛打了个电话,把今晚的事情大体和他说了一遍,然后朝他借了一辆车。

    韩猛其实早就猜到了,萧阳要对秦绍天下手,不过此时听到萧阳亲口告诉他,还是难免心中震惊。

    他答应了萧阳,立刻安排人,把车子送到燕京大学附属医院。

    在给韩猛打完电话之后,萧阳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医院。

    当他推开病房时,看到娄潇潇和林墨晗,正在病房内聊天,不禁松了一口气。

    “萧阳,你回来了。”林墨晗微笑着对他道。“你今晚和二哥干嘛去了?”

    萧阳来不及跟她解释,对她和娄潇潇道:“墨晗,潇潇,我们今晚,必须返回江城。”

    “出什么事情了吗?”林墨晗被萧阳的话弄得有点奇怪,惊愕的问道。

    “我回去再跟你们解释,现在收拾东西,马上跟我走。”萧阳急声道。

    林墨晗和娄潇潇都是聪明人,既然萧阳现在这样说了,她们也没有再问什么。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林墨晗换上了平常穿的衣服,萧阳带着他们走出了医院,甚至连出院手续都没办。

    刚出医院,韩猛安排的人,就把车子给送过来了。

    是一辆普通牌照,很不起眼的大众帕萨特。

    萧阳把林墨晗扶上车,然后带上她和娄潇潇,离开了医院,朝着江城方向驶去。

    在萧阳刚出发后没多久,燕京大学附属医院,就来了一帮面色阴鸷的人。

    这帮人,虽然看起来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和普通人相比,他们都是一顶一的高手。

    这帮人,在一个壮硕男子的带领下,来到燕京大学附属医院十楼。

    然而,当他们看到林墨晗那空空如也的病床,就知道自己来晚了。

    那男子,忿忿不平的骂了一声,然后带人走出了医院。

    这名男子,叫狄山,乃是秦家寻龙殿之中的一个堂主。他接到了总部发布的全城寻找萧阳的命令之后,立刻带人展开了搜索。

    通过秦家的各种信息渠道,他很快就知道了,有个萧阳的人,带着一个女人,在燕大附属医院住院。

    所以,他就带人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不过,让他郁闷的是,自己还是晚来了一步。对方已经跑了。

    狄山本以为自己会趁机在主子面前立一个大功,谁知道到嘴的鸭子却废飞了,心里不禁十分郁闷。

    嘴里骂骂咧咧着,狄山带着十几人,准备回去。

    然而,当他们路过一条偏僻阴暗的道路时,道路两旁,忽然闪电般的窜出了十几个高手,每人手中握着一把冷光四射的匕首。

    这十几人,像鬼魅一般,每人在对方的脖子上快速的划动了一下。

    嗤……

    狄山和他那十几个手下,全都被一刀割破了喉咙!

    今晚,对于秦家来说,注定一个不眠之夜。

    不仅因为,秦家的秦绍天生死未卜,还因为,秦家的寻龙殿,遭受了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打击!

    寻龙殿,燕京有十几个堂口,竟然在一夜之间,被人端掉了六个,而这个六个堂口,没留下一个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