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 乐意为萧少效劳-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五百八十一章 乐意为萧少效劳

    以前,他们约会,从来都没来过游乐场啊,怎么今天到这里来了?

    不过,周博文觉得,或许是今天沈妙君想放松一下,所以才约定这个地方。

    车子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车子在游乐场的附近停了下来。

    周博文下了车,向着游乐场门口走了过去。

    此时,游乐场门口,已经有不少游客在那里派对了。周博文在人群中扫视了一眼,便看到了那窈窕火辣的身影。

    今天的沈妙君,没有穿裙装,而是选择了一条紧身的牛仔裤。

    而这种紧身牛仔裤,最能凸显身材,甚至比裙装,更能把她修长完美的双腿,展现出来。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修身的白色线衫,那饱满的某处,晃得人有些炫目。

    不过,让周博文有些奇怪的是,沈妙君的右手,领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

    小男孩看起来很可爱,眼睛大大的,说话嗲声嗲气的,拉着沈妙君的胳膊,看着游乐场,似乎有些等不及想进去了。

    周博文心道,这难道是她的孩子?

    他皱了皱眉头,向前走了过去。

    “妙君,让你久等了。”

    沈妙君看到他,温柔的笑了笑,“老周,你来了啊。走吧,我们进去吧。”

    “妙君,这个孩子是……”他看着沈妙君,疑惑道。

    沈妙君笑了笑,拢了拢头发,“这是我同事家的孩子,她今天忙,没人带孩子,让我帮她带一天。所以,我就把地点放在游乐场了,你别生气啊……”

    周博文大度的笑了笑,“没事,咱们在这里见面也挺好的,正好可以一起放松一下。走吧,我们进去吧。”

    说着,他和沈妙君一人一只,拉起了小男生的手,朝着大门走了进去。

    就在他们转身走向大门的那一刻,一只埋伏在隐蔽角落里的高分辨率相机,早已把他们三人的照片,给拍摄了下来。

    在游乐场内,沈妙君和周博文,带着孩子,一起坐过山车,一起坐旋转木马,看起来,和一家人没什么不一样。

    唯一的区别就是,周博文的年龄看起来要大了点,似乎有些不搭。

    不过,这种老夫少妻的组合,在现代社会,已经很常见了。

    所以周围的游客们,都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人。

    而沈妙君,在带着孩子玩耍期间,尽量和他表现的很亲密,当然,前提是在不被他占便宜的情况下。

    同时,周博文为了体现自己男人的关心和体贴,在游乐场游玩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抱着孩子。

    以至于后来,小男孩就只让他抱着了,看起来,就和他的儿子一般。

    在他们游玩的时候,有一只相机,一直隐蔽在某处,不停的啪啪的拍摄着照片。

    周博文陪着沈妙君,还有那个小男孩,在游乐场,几乎玩了一整天,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周博文暗示沈妙君晚上可不可以继续在一起,沈妙君则是找了个借口,带着孩子离开了。

    看着沈妙君的那丰腴勾人的身段,周博文觉得自己的心,都被她勾走了……

    周家,周丰沛书房。

    他正在房间内抽烟,这段时间,周彪给他反馈回来的信息,让他越来与不安。

    周博文和那个女人,据他猜测,应该早就勾搭在了一起。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周丰沛沉声道。

    “少爷,今天的跟踪,有重大发现。”周彪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放在了周丰沛的桌子上。

    周丰沛皱了皱眉头,打开信封,看到了里面厚厚的一叠照片。

    而这些照片,很显然,都是周博文和沈妙君,带着那个孩子,在游乐场玩耍的照片。

    从这些拍摄的照片来看,不了解实情的人,很容易把三人当成一家人。尤其是周博文,抱着那孩子,一老一少,看起来亲密无间,完全就像他自己的孩子。

    此时周丰沛,气的手都抖了。

    啪!

    他把手中的照片,刷的一下,全部扔在了桌子上。

    照片从桌子上摔下来,散落了一地。

    虽然之前,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是,当他亲眼看到了这几张照片时,依然觉得难以接受。

    怪不得,怪不得周博文,迟迟不肯把家主的位置许诺给自己!

    怪不得,他一直不喜欢自己,老是挑自己的错!

    原来是这样!

    周丰沛表情一阵变幻,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又冷静了下来。

    这个孩子,真的是周博文的吗?

    或许,是个误会也不一定。

    所以,他眉头皱了皱,对周彪道:“你继续派人盯着老爷,另外,特别注意这个孩子。下次再看到这个孩子,找机会问清这个孩子的来历。”

    “是,少爷。”周彪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等下。”周丰沛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如果那个女人不和你们说清楚,这个孩子和老爷的关系,我授权给你们,可以适当使用非常手段。另外,找机会那个孩子带回来。”

    “是。”周彪眼中闪过一丝厉色,退出了房间。

    周丰沛在房间内,握紧了拳头。

    “周博文,你要是没把我当儿子看,那也不要怪我,不把你当父亲看了!”

    其实,沈妙君带来的那个孩子,真的是她同事的。

    虽然她在那个公司工作,只是走走过场,但是却交到了一个不错的朋友。

    她的这个同事,是个单亲妈妈,平时带着孩子不容易,所以沈妙君有时候也会帮她带一下。

    久而久之,她和那个孩子也熟悉了起来。

    今天,她同事出去有事,正好把孩子交给她带,所以,沈妙君,正好可以实施萧阳交给她的计划了。

    当晚,沈妙君把孩子送给了同事之后,便把萧阳给约了出来。

    她和萧阳约定的地点,是燕京后海的一个叫恋爱时光的酒吧。

    这家酒吧是清吧,人不多,也不吵,台上有一个艺术院校的女孩子在唱歌,歌声悠扬婉转。

    沈妙君独自一个人,点了两杯鸡尾酒,坐在那里,静静等待萧阳到来。

    萧阳本来是在基地陪罗清月的,刚好罗清月晚上说想回家,所以他才能回到市区。

    和罗清月请假的时候,罗清月都不搭理他。

    萧阳自讨没趣,交代了一声让她注意安全,就从罗家跑出来了。

    他赶到那酒吧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风情妩媚的沈妙君,只不过,她的对面,此时坐着一个面色顽浮的男子,似乎正在纠缠着沈妙君。

    而沈妙君只是微笑着看着他,一直没说话。

    萧阳笑了笑,朝他们走了过去。

    来到两人桌前,萧阳在那男人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兄弟,麻烦你让一下,你占了我的位置。”

    那男人头一抬,不屑道:“你谁啊,你说这位置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吗?哥先来的好吗?美女可以替我作证。”

    沈妙君眼神狡黠的看了萧阳一眼,妩媚得一笑,“对,我替他作证,是他先来的。”

    萧阳朝她苦笑了一声,知道这妞是故意在玩自己呢。

    他眼皮眨了眨,朝那男人看了一眼,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也没说什么,而是一只手,拿起桌上的一个酒杯。

    那男人紧张的看了他一眼,“你想干嘛啊?”

    萧阳没说话,嘴角一勾,而是双手把那酒杯,夹在了中间。而后,双手微微一用力。

    几秒钟后,一对细如面粉的玻璃粉末,从萧阳的双掌间,滑落了下来。

    那男人的脸色,瞬间惨白,没用萧阳开口,站起来头都不回的跑走了。

    沈妙君白了他一眼:“讨厌,就知道耍酷。”

    萧阳嘿嘿笑了笑,“不耍酷,怎么把该死的苍蝇赶走。你说对吗?”

    沈妙君咯咯的笑了起来,轻轻啜了一口鸡尾酒。

    “萧阳,周丰沛已经也已经上钩了。我带着孩子玩的时候,发现有人一直再跟着我们拍照,应该是周丰沛安排的人。”

    萧阳点点头,“我想,周丰沛现在肯定非常怀疑那孩子的身份,不过他应该还不确定,所以,可能还要麻烦你带着孩子再和他见几次面。这样,周丰沛已经就完全相信了。”

    周沈妙君点点头,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没问题,乐意为萧少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