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他爸爸是谁-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五百八十六章 他爸爸是谁

    萧阳起床后,来到了院子时,没想到罗清月也已经起床了。

    罗清月正在跑步,看起来已经跑了一会儿了,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萧阳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清月,这么早就起来了。”

    罗清月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似乎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淡。

    萧阳不禁笑了笑,女孩子的心思真的是很难琢磨,昨晚还和自己说感谢呢,今天就又是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了。

    对于她态度来回的转变,萧阳自然没啥好办法,只能随她心情了。

    吃完了早饭之后,萧阳跟随罗清月又回到了军事基地,罗清月一到基地,就把自己关进了实验室。

    这一次罗清月在基地,足足呆了一周的时间,而萧阳,则是只能在基地内陪着呆了一周。

    在这段时间内,萧阳发现罗清月的实验,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因为,之前她都是一个人进入实验室,而自从前两天,她自己在实验室每天呆了将近十个小时之后,实验室内,多了五六个帮忙的助手。

    这几个助手,只有一个是男的,其他几个都是女的。他们统统都是罗清月的助手,在实验过程中,负责为罗清月打下手。

    这几个助手,清一色的博士学历,甚至还有一个,是博士后学历。他们的年龄,都比罗清月和萧阳,要大了不少。

    不过,几天时间,罗清月的那个男助手,和萧阳相处的不错。只要一有空闲时间,他就会来找萧阳聊天。

    通过了解,萧阳得知,这个男助手叫赵赫,来自军方某秘密研究室,28岁,未婚。

    赵赫的性格比较开朗,经常说起来滔滔不绝,满嘴专业术语,听得萧阳满头黑线。

    不过,赵赫这家伙,为人倒是很勤快,在他不用做实验的时候,经常给萧阳跑腿,平时很多由他亲自跑腿的事情,现在全都由赵赫代劳了。

    对于赵赫,虽然两人年龄差了不少,可是还算能聊得来,萧阳在心里,也算是把他当做朋友了。

    毕竟,在这个基地,很多人都对他比较敌视,他几乎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有他在,总算是不会太寂寞了。

    这一周,在萧阳陪着罗清月待在基地的时候,沈妙君那边的事情,也在不停的推进。

    这期间,她又和周博文约了两次,而每次约会的时候,她都会“恰好”把她同事的孩子给带上。

    而周博文,对她带着孩子过去,并没有提出任何疑问。

    可能也是为了为了博得沈妙君的芳心,他每次都会和孩子亲密的互动,有时候把他抱在怀里,有时候把他扛在肩膀上,每次都和孩子玩的不亦乐乎。

    然而,周博文却不知道,沈妙君是故意把孩子带过来的,而至于原因,很简单,目的自然就是为了暗中监视他们的周丰沛,认为孩子就是她和周博文的。

    周家,周博文书房。

    周彪立在书桌前,把两个信封,放在了书桌上。

    “少爷,这里面是这两天,老爷和那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在一起的照片。”

    周丰沛铁青着脸,点点头,然后掏出了那两个信封内的照片,看了几眼,然后啪的一下,摔在了桌上。

    “周彪,下次再看到老爷和那个人还有小孩在一起,你们可以动手了。记住,动手的时候,干脆点,别留下把柄。”

    “是,少爷。你放心吧。”

    说着,周彪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书房。

    周丰沛点燃一根香烟,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如果确定了那个孩子真是周博文的种,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或许,该做两手准备了。

    周六那天,周博文又接到了沈妙君的电话,约他出来见面。

    周博文自然是兴冲冲的答应了。

    这段时间,他早已被沈妙君完全的迷住了,以至于一天不见,心里就痒痒的不行。

    和沈妙君见了面之后,周博文发现,她又把那个孩子带来了。

    不过,既然带来了,他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反正,就算孩子在,也不会影响到他们。

    这次吃饭的时间比较长,吃了饭之后,他像往常一样,把沈妙君和孩子送回了住处,然后自己才回了家。

    在回去的路上,周博文心里在想,下次再见面,一定要找个机会让她献身给自己。老是这么只能看不能看,快把他给憋死了。

    沈妙君和孩子下了车,往楼上走。然而在她还没进家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有两个人,一个在跟着她。

    她心知肚明,不露声色的带着孩子,转身走进了房间。

    而此时,房间内,一个阴冷的身影,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沈妙君对面前的断刃道:“他们已经来了,估计很快就要找借口进来,你做好准备。”

    断刃点点头,简单回答道:“明白。”

    说完,他就转身走进了房间。

    根据萧阳的安排,今天他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沈妙君和那孩子的安全,就靠他了。

    就在断刃刚刚走进房间后不久,大约十几分钟后,外面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邦邦邦。

    沈妙君心头一动,把刚睡着的孩子,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走到了门边。

    “谁啊?”她装作毫不知情的问道。

    “哦,我是查煤气的,麻烦你开下门。”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哦,查煤气的啊,我知道了。”沈妙君应了一声,然后打开了门。

    她看到两个黑脸的汉子,正站在门外。两人的目光如电,一双眼睛,不停的在沈妙君的脸上扫视着。

    “请问,你们是哪家煤气公司的啊?”沈妙君“好奇”的问道。

    “哦,我们是燕京鑫鑫燃气公司的,今天来给你们检查一下然后管道有没有老化。”对方目光闪烁的答道。

    沈妙君笑了笑,“那请进吧。”

    两个汉子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走进了房间,其中一人,转身把门给反锁上了。

    然后,两人的真实面目,便露了出来。

    “美女,很抱歉,我们不是燃气公司的。”其中那个高瘦的男人,朝沈妙君笑了笑,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那……那你们是哪里的?”沈妙君问道。

    “你不用管我们是哪里的,今天,我们问你几句话,识相的,就赶紧把话说了,否则,我们有一万种办法让你开口。”

    说着,他啪的一下,把腰间黑乎乎的手枪,拍在了桌子上。

    沈妙君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她“惊慌失措”的看着两人,声音颤抖道:“你们……你们想问什么?”

    那高个子保镖,勾了勾嘴角。“我们想问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他朝旁边沙发上的那个孩子看了一眼,“老老实实的告诉我,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这……你们问这干嘛?这孩子,当然是我的了。”沈妙君故意这样回道。

    “我是问,他爸爸是谁?”高个子保镖冷声质问道。

    “你……这和你有关系吗?”沈妙君目光闪烁的答道,看起来似乎很紧张的,完全是一个心里有鬼的小女人的娇俏模样。

    这时,那个矮一点的保镖,看到沈妙君紧张的表现,心里更是认定了这个孩子有问题。

    他走到沈妙君面前,蹲下身,盯着她娇俏的面孔,问道:“说,这个孩子,是不是周家老爷的?”

    说完,他阴冷的笑了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

    “不说的话,就不要怪哥哥我在你脸上划上几道了。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要是被划花了,你说,周博文还会喜欢吗?”

    沈妙君“紧张”的看了他一眼,露出十分畏惧的表情。

    “你……你们不要这样,你们到底要我说什么?”

    矮个子看到自己的办法,似乎很奏效,嘿嘿笑了笑,“老实交代,这个孩子,是不是你和周博文生的?”

    “不……不是……”沈妙君摇头道,眼神中似乎满是惊恐。

    “不说是吧,好,那就不要怪我了。”说这,这个矮个子保镖,把匕首在沈妙君面前挥动了几下,然后作势要划上她的脸。

    “别……我告诉你们还不行吗?”她泪光盈盈的看着这两个保镖,小声道:“这个孩子……确实是我和周博文生的……”

    两个保镖一听,乐了,继续问道:“那我问你,你和周博文,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大约……大约在五年前……很久了。”沈妙君颤颤巍巍的答道。

    “很好。”矮个子保镖嘿嘿笑了笑,他盯着沈妙君那丰盈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一丝淫邪的光芒。

    “你,把衣服脱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