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六百四十五章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

    “喂,咱们真要把这小子剁了喂狗啊,多渗人啊。”黑脸男朝墨镜男看了一眼,道。

    墨镜男哼了一声,“你现在知道问我了,刚才你在师父面前,不是很爱表现吗?”

    黑脸男讪讪的笑了笑,“你不至于吧,就这点事,还值得生气的啊。哎,别生气啊,这样,咱们处理完这小子,哥请你去泄泄火,如何?”

    那墨镜男一听,顿时眼神一亮。

    “真的?”

    “当然真的了,咱俩谁跟谁啊。”黑脸男嘿嘿笑了笑。

    “那,请我去天上人间怎么样?”墨镜男玩味的看着他道。

    “我草……”墨镜男顿时怂了,“你狮子大开口啊,天上人间什么价位啊,一次够老子在别的地方泻火十次了。”

    “你个怂货,就这点钱都不舍得花……”墨镜男冷声了一声。“老子还不稀罕你请我呢!”

    “他不请你,哥请你去。”一道低沉的男生,在车厢内幽然响起。

    那两个黑衣男子,顿时吓得全身一哆嗦。

    当他们回过头,看到那身后,站立的身影时,不禁瞪大了眼睛,放佛看到了鬼一般,吓得几乎都尿裤子了。

    “你……你不是死了吗!”

    墨镜男,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脸色依然有些发青的萧阳,只不过,萧阳的脸上的青色,已经褪去了不少,嘴唇上的黑色,也变淡了许多。

    萧阳站在他们身后,嘿嘿笑了笑,“你他妈才死了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师父的碧渊云萝,乃是上古剧毒之物,根本无药可解!你怎么可能……还活的好好的?”黑脸汉子,也是全身哆嗦着,跟着附和道。

    “而且,刚才那老头,明明刺了你一刀,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你……你是不是鬼啊……”

    萧阳看了一眼自己腿上的那伤口,骂了一声,“老东西,太他妈狠了,知道我死了,还拿刀扎我,他大爷的。”

    “草……今天见鬼了……我是不是在做梦……”黑脸男现在还不敢相信,面前的萧阳是个活人。

    不过也难怪,在他们眼中,碧渊云萝是必死的毒药,根本无人能解。

    而且,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他们也确认了下,萧阳确实是呈现死亡的状态。

    面色发青,嘴唇发黑,身体冰冷,不是死了,又能是什么?

    但是,他们却并不知道,在他们眼中,所谓的上古剧毒之物,对于萧阳手指上,那个黑色神秘的戒指而言,并不是那么难搞。

    如果是一般毒药的话,这个戒指早就完全把毒素清楚了。

    但是这个碧渊云萝的毒性,确实够大,所以,即使是萧阳手上的神戒,也花费了不少时间,才把他体内的一部分毒素,给清除出去。

    所以,在之前的那段时间,萧阳确实是和死了没多大区别。

    要不是他修炼了御龙经,身体素质得以几倍于常人的强化,那些毒素,早就侵蚀了他的身体。

    萧阳恢复意识,也大约就是在面包车开到了医院的时候。

    所以,在周博文在他大腿上刺了一刀的时候,他当时已经清醒了。

    为了不露馅,他硬是挨了那一刀。

    “是你们俩,控制了肖兰兰,让她对我下毒的是吧?”萧阳对两人笑了笑,让那两个家伙,顿时吓得全身一哆嗦。

    而此时,他的脸上的青色和嘴唇的黑色,已经几乎全都散去了。

    “是我们,又能怎么样?”那墨镜男的胆子,要大了一些。此时他已经差不多调整到了正常状态。

    其实,他并不了解萧阳的身手,所以,对于萧阳,他也没感到多大的压力。

    “如果不是老子命大,今天就被你们两个狗日的给搞死了。你们说,我现在是不是该回报一下你们了?”萧阳冷眼看着两人,嘴角微微勾了勾。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墨镜男话音刚落,就从身后抽出了一把匕首,而后,迅速向着萧阳的胸口,刺了过去。

    萧阳笑了笑,面对他那突如其来的一击,只是随意的伸出手臂,轻轻挡了一下,而后,那把匕首,就鬼魅般的到了他手上。

    “想死,我成全你。”

    萧阳的手腕动了动,那匕首,便已闪电般的插在了他的腿上。

    嗷嗷的惨叫声响起,那墨镜男,早已面无人色。

    而这时,那黑脸汉子,也硬着头皮,攻向了萧阳。

    当然,他的结果和墨镜男一样,大腿上也被插了一把匕首,疼得嗷嗷直叫。

    “好了,玩够了,也该送你们俩上路了。”萧阳拍了怕手,邪魅的对两人笑了笑。

    那两人,早已吓得尿了裤子……

    就在萧阳准备了解他们的时候,那黑脸男,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求饶道:“你别杀我们……我告诉你一件事……我求你了……”

    萧阳挥起的手掌,慢慢的落了下来。

    “说吧,看你们说的这件事,够不够分量让我不杀你们。”

    “那……那肖兰兰的妈妈,被我们抓起来了,关在一个只有我们俩能找到的地方……你要是杀了我们,就没人带你去找她了……”黑脸男目光闪烁道,脸上全是冷汗。

    萧阳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件事,他确实不知道。

    中了毒之后,他虽然知道毒是肖兰兰下的,但是他也猜得出来,肖兰兰肯定是被人控制了,但具体是什么原因,他并不清楚。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怪不得肖兰兰会忍心对他下毒,原来是她的母亲被别人劫持了。

    萧阳不禁皱了皱眉头,一耳光抽在了他的脸上。

    “你们特妈的还算是男人吗?拿别人的妈妈要挟人家,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大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别杀我们,我们带你去找她妈妈好不好……”那黑脸男子,哭的稀里哗啦的。

    萧阳想了想,道:“好,带我去把肖兰兰的妈妈给放出来。”

    “是,是……”那两人,一听有戏,顿时也顾不得腿上的疼痛,屁滚尿流的爬了起来。

    那个墨镜男,准备去开面包车。

    不过这时,萧阳却忽然道:“等一下,我还有事要去办一下。”

    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空空如也。

    萧阳想了想,指了指那黑脸男子,道:“你跟我走。”

    “啊?大哥……大哥,你要……杀了我吗?”那黑脸男,吓得屁滚尿流的。

    萧阳笑了笑,“跟我走,别废话。”

    病房内。

    周博文站在窗前,那女子,站在他身边,两人都没说话。

    沉默了几分钟,周博文转过头,看着那女子,道:“我还有个任务,想请你们七星堂帮忙。”

    “没问题,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女子淡淡道。

    “放心,我会支付高价的,我想你们堂主,也不会拒绝我的。”周博文很有把握的说道。

    “说吧,什么事?”女子道。

    周博文的目光闪烁了几下,脸上露出一丝决绝的神色,“帮我,废了周丰沛那杂种!”

    “哦?”女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玩味的笑了笑,“他可是你儿子啊,你真的下得了手?”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雇凶弑父,还有脸当我儿子吗!”周博文怒不可遏。

    “可是他……也是上了那小子的当才对你下手的啊。”女子道。

    “这些都不是理由,不管因为什么,他都不可以对我那么做。更何况,这杂种,在我没出事之前,就已经勾结了周氏集团的高管,偷偷窃取了我的股权!”

    周博文越说越来气,“废了他的四肢,把他扔出燕京。也算是我对他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