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你是不是发烧了-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七百二十章 你是不是发烧了

    罗清月的这次遇险,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四人没有在原地多停留,一路返回了山脚,然后开车回到了市区。

    萧阳打算先把乔菲菲送回家,然后再回罗家。

    不过,在达到乔菲菲家之前,却接到了一个让她很是恼火的电话。

    就在之前,她手下的四个人,去凤凰山把没死的两个幽灵特工带回局里。然而,人还没到局里,他们却发现,那两个幽灵特工,在半路竟然吞了毒药死了。

    至于毒药是哪来的,很简单。

    所有的幽灵特工,牙槽里都有一颗毒牙,当他们发现自己落入了绝境的时候,可以自行咬动这颗毒牙,这样,毒药就会从牙槽里流出来。

    乔菲菲很无奈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萧阳。

    萧阳当然也感觉很惋惜,毕竟这是一次了解幽灵特工的绝佳机会。以前,幽灵特工很少在华夏出现,即使偶然出现,华夏也很难找到他们的踪迹。

    所以,如果这次能从他们的嘴里,得到关于幽灵特工背后势力,这当然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不过现在,那两个幽灵特工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之后,乔菲菲让萧阳,在前面的路口停了车,然后她下了车。不过,在她离开的时候,萧阳还是对她道:“菲菲,有机会,我还是想听听你的故事,我想我应该能帮到你。”

    罗清月自然也听出了萧阳话中的意思,也跟着附和道:“菲菲姐,萧阳的医术很厉害,或许……他真的可以帮你的。”

    乔菲菲眼神闪动了几下,罗清月的话,似乎触动了她的内心。她朝萧阳看了看,淡淡道:“让我想想吧,好了,我走了,再见。”

    说完,她转过身,离开了这里。

    乔菲菲走后,坐在副驾驶上的罗清月,拉着萧阳的手,目光闪烁道:“萧阳,你……是不是看过菲菲姐的那半张脸了?”

    “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萧阳很好奇的看着她,问道。

    “这太容易了,从你和菲菲姐的对话里,我就能可以判断的出来啊。萧阳,你的医术,应该挺厉害的吧,那么你觉得自己,能不能把菲菲姐的脸治好啊?”罗清月眨了眨眼,问道。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想到乔菲菲那半张略显诡异的脸蛋,他心中就有些异样的感觉。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治好她,她那半张脸,真的有些超乎想象。希望,我有机会,能帮她解决这个大问题吧。”

    罗清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朝萧阳看了看,心疼道:“萧阳,咱们去医院吧,你的伤口还在流血呢。”

    萧阳帮她捋了捋头发,柔声道:“清月,去什么医院啊,直接回家。”

    罗清月却娇哼了一声,“萧阳,你为什么不肯听我的啊?你受了枪伤,当然要去医院把弹头取出来啊。”

    萧阳笑了笑,“不用,我自己可以取出来。”

    “你自己?”罗清月好奇的看着他,“你自己怎么取啊?枪伤在你身后呢。”

    萧阳神秘的笑了笑,“先不告诉你,等你回去就知道了。”

    听到萧阳这么说,罗清月也只能作罢。她不禁很是好奇,很想看看待会萧阳是怎么自己取出弹头的。

    回到家以后,罗清月迫不及待的拉着萧阳,走到客厅。

    “萧阳,你赶紧把弹头取出来吧,你自己要是取不出来,我好带你赶紧去医院取呢。”罗清月催促道。

    萧阳笑了笑,“你怎么这么着急啊,我都没你急。”

    “你别墨迹了,赶紧的好不好啊?”罗清月不满的撅起了小嘴。

    “好好,我现在就把弹头取出来,不过,过程可能有些诡异,不知道你能不能受得了。”萧阳笑道。

    “有什么受不了的?我肯定受得了。”罗清月道。

    “师父,需要我帮忙不?”罗清阳在一旁,问道。

    萧阳笑了笑,“也不需要帮什么,待会我把弹头取出来之后,清月帮我把伤口包扎一下就行了。”

    说完,萧阳脱下了外套,露出里面用衬衫撕成的布条,做成的绑带。

    然后,萧阳把绑带解开,露出了两个看起来煞是骇人的伤口。

    “萧阳,是不是很疼?”罗清月看着萧阳,心疼道。

    萧阳笑笑,“没事。清月,清阳,你们都不要站在我背后。”

    听到萧阳的话,两人移到了两侧,静静的看着他。

    萧阳闭上了眼睛,双手忽然合十,而后,一股精纯的内力,缓缓运至双臂。

    这时,萧阳忽然低喝一声,体内磅礴的真气,瞬间外放。

    只听咣当两声,那两颗弹头,竟然自己从他的后背,激射而出,重重的撞到了墙壁,落在了地上。

    罗清阳和罗清月,讶异的看着萧阳。

    尤其是罗清阳,看向萧阳的眼神,要多崇拜,就有多崇拜。

    “我靠,师父你也太牛掰了吧……”

    其实,萧阳能做到这一点,自然是靠体内那精纯磅礴的内力把弹头击发出来的。

    当然了,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萧阳有真气护体,弹头射的并不深。

    罗清月在旁边愣了会,然后跑到别的房间,找来了消毒液、纱布、绷带,把萧阳伤口给包扎了起来。

    取出了弹头之后,罗清月总算是放了心。

    三人简单聊了会,然后便各自休息去了。

    因为后背受了伤,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萧阳就上了床。

    刚躺下睡了几分钟,他的房门,似乎被人轻轻的推开了。而后,一个娇柔的身影,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

    “谁?”萧阳坐起身,警惕的问道。

    “是我……”罗清月的带着一丝羞涩的声音响了起来。

    清月?这小妮子来干嘛?

    萧阳打开灯,朝罗清月看了看。这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只见,站在房内的罗清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真丝睡裙……

    睡裙很短,下摆紧紧遮住了她的大腿上方一点。

    两腿如玉般的修长美腿,**裸的暴露在了萧阳眼前,在柔和的灯光下,闪烁着勾人的光彩。

    这真丝睡裙,领口开的有些低,那粉嫩的脖颈之下,露出一片勾人心魄的雪白,还有那一条似乎深不可见的……沟壑……

    萧阳不禁吞了口口水。

    平时罗清月总大都是冷冰冰的样子,他还真没注意,原来这小妮子的身材,其实也是如此的性感火辣,简直是分分钟要人命的节奏啊……

    此时,罗清月满脸娇羞,红霞满面的看着萧阳,声若蚊蝇道:“萧阳,你……喜欢吗?”

    萧阳忍着鼻血彪出来的冲动,讪讪道:“清月……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穿成这样干嘛啊?”

    罗清月朝他娇媚的瞪了一眼,“臭萧阳,你能不能……先让我上床暖和暖和啊……我都快冻死了……”

    萧阳有点哭笑不得,心想你穿成这样,不冷才怪呢。

    于是,他往旁边挪了挪,让出一块很大的空间给她。

    罗清月羞涩的上了床,钻进了被窝。

    萧阳一脸凌乱的看着她,“清月,你……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啊,你为什么说我发烧啊?”罗清月红着脸问道。

    “因为发烧了,脑子才会烧糊涂啊,行为才会不正常啊。你现在这样子,我真有点不适应呢。”萧阳苦笑道。

    罗清阳咬着嘴唇,目光似水的看着他,道:“萧阳,我知道你肯定很奇怪。其实,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来陪陪你……今天晚上,你为了救我,差点死在了他们手里,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是多么害怕……我害怕以后见不到你了,我害怕,你再也不能陪着我了……所以,在那时,我就决定了,如果你能安全回来,我就一心一意的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