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肯定是在撒谎-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八十三章 肯定是在撒谎

    在学校的这一天,过得很平淡,期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无非就是上课,学习,再上课,再学习。

    不过在上课的时候,萧阳并没有分心,而是认认真真的去听讲了。他不想让郑月柔失望,也不想让穆清婵失望。

    虽然这段时间,萧阳并没有额外的增加看书时间,不过在上课的时候,他发现老师在课堂上讲授的知识,理解起来比以前要容易的多。

    听着听着,萧阳觉得学习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乐趣,于是课程满满的一天,竟然在认真学习中,很快就结束了。

    放学后,萧阳偷偷的给林墨晗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晚上要去同学家有点事,算是请假了。

    林墨晗回到公司,似乎立刻又忙的不可开交,对萧阳的请假也只是应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挂掉了。

    萧阳心里有点小郁闷,今天的林墨晗和昨天晚上的林墨晗,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一个温柔如水,一个雷厉风行,这差距让人难以想象。

    萧阳跟着蓝馨蕊走到学校门口不远处,蓝国生的管家钱生,已经开车在那里等他们了。

    萧阳和蓝馨蕊上了车,很快来到了蓝国生的庭院。

    看到萧阳,正在打着太极拳的蓝国生对萧阳点了点头,然后收功停了下来。

    “蓝爷爷,这两天感觉还可以吗?”萧阳问道。

    蓝国生点点头,“嗯,还不错,感觉越来越好了,今天再给我扎一针,说不定不用一个月,我的病就能痊愈了。”

    萧阳淡淡的笑笑,蓝国生的病之所以这么快能好,一方面是因为御龙经中记载的神奇的针灸疗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萧阳把内力通过银针灌输进他的体内,所以才会恢复的如此之快。

    “蓝爷爷,我们现在就开始扎针吧。”

    于是,萧阳和蓝国生来到客房,开始给他施针。萧阳这次施针,依然是用内力御针,将内力通过银针,输入他的体内。

    片刻之后,萧阳把拔出银针,汗水早已浸湿了衣服。

    蓝国生在萧阳的汗水涔涔的衣服上看了一眼,转身对钱生道:“阿生,去给小阳买身新衣服来。”

    “是,老爷。不知道萧少爷喜欢穿什么牌子的衣服?”钱生笑容满面的问道。

    萧阳笑笑,“不用了,我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可以了。”

    哪知,蓝国生眉毛一横,佯怒道:“臭小子,今晚你还想回家吗,就住在蓝爷爷这里,陪蓝爷爷聊聊天,哪也不许去。”

    “啊?这?”萧阳一头黑线。

    “臭小子,不乐意?”蓝国生老狐狸般的笑了笑,道:“晚上馨蕊也在这里住,正好你们白天有弄不懂的知识,晚上可以在一起交流下,这样不是很好嘛?”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萧阳自然也不好再拒绝了。他只能偷偷的给林墨晗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今晚有事,不能回别墅了。

    不过短信发出去之后,林墨晗缺根本没回他,让萧阳十分的郁闷。

    萧阳去浴室洗过了澡,钱生把给他新买的衣服拿了过来。

    一件白色的衬衫,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甚至还给他买了一爽崭新的休闲皮鞋,不得不说,这个钱生做事,确实很到位。

    萧阳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门外的蓝国生和蓝馨蕊,不仅都是眼前一亮。

    换上了新衣服的萧阳,看起来玉树临风,十分的潇洒帅气。

    蓝馨蕊以前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萧阳,如今萧阳就站在她面前,棱角分明的脸颊,脸上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似乎也在看着自己,她娇嫩白皙的脸蛋,瞬间就红了。

    三人来到餐厅,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五个色味俱佳的菜肴。虽然数量不多,但看起来却是相当的精致。

    “饿坏了吧,我们吃饭吧。”蓝国生笑眯眯道,递给萧阳一双筷子。

    萧阳也没客气,接过筷子,就大快朵颐起来。

    他确实饿坏了,刚才用内力给蓝国生施针,耗费了不少精力,正需要食物补充能量。

    正吃着饭,钱生忽然走进了客厅。

    “老爷,有客人到访。”钱生在蓝国生耳边低声道。

    蓝国生淡淡问道:“这么晚了,谁还会过来?”

    钱生尴尬的笑了笑,“是张一民张神医,他说找到了给您治病的新方法。”

    蓝国生愣了愣,没想到来客竟然会是张一民。张一民人称张神医,在江城名气很大,尤其擅长针灸之术。

    所以蓝国生以前也请张一民来给自己看过病,但是张一民当时并没有把自己的病治好。不过一来二去,两人到也熟悉了。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这个张一民竟然会再次拜访。

    “让张神医在会客室稍等下,我吃完饭就过去。”蓝国生淡淡道。

    “是,老爷。”钱生恭敬的退出了餐厅。

    “蓝爷爷,这个张神医,曾经也给你治过病?”萧阳好奇的问道。他对张一民有些好奇,因为当初在医院的时候,苏小婉曾经还怀疑过,他是不是张一民的徒弟。

    蓝国生笑了笑,点头道:“对,待会小阳你和我一起见见他,你们都精通医术,说不定还可以交流交流。”

    “嗯。”萧阳点点头,他确实也想见见这个张一民。

    很快,萧阳和蓝国生都吃完了饭,来到了庭院东边的一间会客室。

    会客室内,进门的强上挂着一副苍劲有力的书法,那走笔龙蛇的字迹,看起来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房间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已经等在那里了,这人自然就是张一民。

    看到蓝国生走了进来,张一民站了起来,目光中露出一丝兴奋,笑容满面的和蓝国生握手道:“蓝老先生,我来告诉您一个好消息。经过我这段时间的研究,终于找到了治愈您心脏病的办法了。”

    蓝国生淡淡的点了点头,对他微微笑笑,“谢谢张神医一直惦记着我的病,不过实不相瞒,我的病,已经快治好了。”

    “什么?快治好了?”张一民露出十分震惊的表情,随即肯定的摇了摇头,“老先生,您的病,别人是治不了的,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国内还是国外,除我之外,我相信没有人能治得好,您可千万别被人骗了。”

    蓝国生看到张一民的神色,微微有些诧异,按理说就算是医者仁心,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听到自己病好的消息也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难不成,这个张一民是另有所图?

    他看了看张一民,呵呵笑了笑,“张神医,其实,治好我的病的人,就在你面前。”

    张一民呆了呆,“就在这里?”

    这个房间里,除了他和张一民,剩下的只有蓝国生身边的这个年轻人了。

    难道治好蓝国生的人是他?

    这怎么可能!

    张一民指了指萧阳,疑惑道:“老先生说的那个人,就是他吗?”

    蓝国生笑了笑,“对,就是他。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个年轻人,可不简单啊。”

    张一民眼里闪过一丝阴霾。

    在江城这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他张一民神医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在他面前,其他医生只有甘愿认输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骑到他的头上耀武扬威了?何况,这个给他带来极大压力的家伙,竟然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另外,让张一民十分恼火的是,如果蓝国生的病真的被这小子治好了,那他不仅丧失了再次扬名立万的机会,更丧失了获得巨额报酬的机会。

    “不知小友,是用什么方法给老先生医治的?”张一民高傲的看着萧阳,冷声问道。

    感受到了张一民的高傲和敌意,萧阳淡淡的笑了笑,“我用的方法很简单,针灸。”

    “针灸?”张一民好像听到了一件极其好笑的事情,“你确定是针灸?”

    萧阳笑笑,“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张一民发出一声冷笑。“看来小友所言,肯定是在撒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