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其实红酒很多的-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九百零三章 其实红酒很多的

    萧阳和林墨晗,推门走进了房间,然后便看到了一个笔直的身影,正坐在办公桌后面办公。

    萧阳和林墨晗对视了一眼,笑了笑,然后走过去,道:“林叔叔,你工作的时候,真的好认真呀,我回去之后,一定要以你为榜样。”

    林宗男听到萧阳的声音,抬起头来,脸上浮现出热情的微笑。

    他站起身,朝萧阳和林墨晗看过去,然后爽朗的笑了两声,“臭小子,你终于肯回来看你林叔叔了,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

    萧阳笑嘻嘻的挠了挠头,“林叔叔,实在是抱歉,在燕京事务太多,实在是没时间回江城来。”

    林宗男看着萧阳,点点头,“刚才和你开玩笑,我知道,你在燕京,确实很忙,墨晗都和我说过了。在商界,你建立了萧氏集团,现在的市值,是我们林氏集团的两倍。在地下世界,你掌控了当今燕京地下世界最大一支势力,无人能及。在军界,你从一个无名小卒,一跃成为军方大校,现在又更被选为了华夏最高首长的贴身警卫,前途无量。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取得了如此让人惊叹的成绩,说实话萧阳,我很佩服你。”

    萧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被岳父夸奖的滋味,还真是不错呢。“林叔叔,你过奖了。我只是运气比较好。不过林叔叔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呀?”

    一旁的林墨晗,朝萧阳看了一眼,道:“萧阳,这些事,都是我告诉我爸的,他在江城一直都很惦记你的情况,打电话给你,又怕打扰你,所以,我才把这些事都告诉爸。”

    萧阳笑了笑,“是我做的不够好,本来,这些事,应该我自己向林叔叔汇报的,因为事情太多,所以疏忽了。林叔叔别怪我。”

    林宗男笑了笑,“好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坐吧。”

    萧阳和林墨晗,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萧阳,你和墨晗这次回来,是准备在家过完年再走嘛?”林宗男看着萧阳,道。

    萧阳看了看林墨晗,“墨晗,你还没告诉林叔叔吗?”

    林墨晗微微笑了笑,“还没呢,我想给我爸一个惊喜。”

    林宗男看着两人,纳闷道:“你们俩在说什么呢,什么惊喜?”

    林墨晗朝林宗男看了一眼,道:“爸,我和萧阳这次回家,其实不是回家过年的,而是,来接你和萧阳的妈妈一起去燕京过年的。”

    “去燕京?”林宗男很是意外。“在江城过年,不是挺好的吗?再说,这么多年,我都是在江城过得年,今年换个地方的话,恐怕会有些不习惯。”

    林墨晗目光狡黠的看着林宗男,“爸,那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去燕京过年了?”

    林宗男笑了笑,“是不太习惯。不过,这也要看你说的惊喜是什么,再做决定呀。”

    林墨晗朝林宗男翻了个漂亮的白眼,“爸,你可真是狡猾呢。好吧,那我告诉你吧,请深呼吸。”

    “好了,别卖关子了,快点说。你爸我活了这么大了,什么惊喜没见过啊。”林宗男笑道。

    “爸,如果我告诉你,妈和慕瑶,现在已经搬到了西湾山庄,就住在我们隔壁的别墅里,你愿不愿意去燕京过年呢?”林墨晗看着林宗男,笑吟吟道。

    林宗男瞬间露出了震惊的目光。

    他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回过神来。

    “墨晗……你说的是……惠琳?”

    林墨晗笑着点点头,“要不然还能是谁?妈和慕瑶,现在已经搬到了我们隔壁去住了。而且,我可是和妈说了,你今年,会到燕京,和我们一起过年呢。你要是不去的话,妈肯定会伤心的哦……”

    林宗男此时的心情,显然很激动,他深吸了几口气,看着林墨晗,问道:“墨晗,你妈他……不生我的气了吗?她……现在恢复自由身了?”

    “爸,妈和周博文,已经离婚了。至于她生不生你的气,我想,你自己亲自去问问会更好。你觉得呢?”林墨晗意味深长道。

    林宗男微微思索了几秒钟,便做了决定。

    “好,那今年,我和你们去燕京过年。正好,家里还有不少我珍藏多年的红酒,咱们一起带到燕京去,过年的时候喝个痛快。”

    听到林宗男的话,林墨晗捂着小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墨晗。”林宗男不解的看着她,问道。

    林墨晗忍住笑意,“爸,你带的那些酒,应该是给我妈喝的吧,我没猜错的话,你珍藏的那些红酒,也是当年妈在的时候储藏起来的,对吗?”

    林宗男被女儿戳破了心思,老脸一红。“咳咳……其实红酒很多的,除了给你妈喝……大家都能喝的到的……”

    看到老爸这幅害羞的模样,林墨晗捂着小嘴,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房间内的气氛很欢乐,萧阳和林宗男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然后约好了两天后,来接他回燕京。

    然后他便带着林墨晗,离开了林氏集团大厦,从林宗男那里借了一辆车,往郑月柔居住的小区开去。

    因为快过年了,很多在外上学、工作的人,都回到了江城,所以路上的车子和行人,都比以前要多了不少。

    萧阳和林墨晗,花了二十几分钟,才开到郑月柔所居住的小区。

    因为小区内根本没地方停车,所以萧阳只能把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然后和林墨晗,迫不及待朝自家所在的楼栋走去。

    有很久都没见到郑月柔了,萧阳对她的思念,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他寻思着,这次把郑月柔接到燕京之后,就不让她再回江城了。要不然,她一个人住在江城,他心里总是很不放心。

    心里想着快点见到郑月柔,萧阳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很多。

    林墨晗在后面,急的娇呼道:“萧阳,你慢点嘛,我还提着东西呢。”

    萧阳这才记起来,林墨晗给老妈带了很多礼物,此时她正大包小包的拎着呢。

    他惭愧的返回去,替林墨晗拎着礼物,嘿嘿笑了笑,“墨晗,不好意思,我刚才急着去见我妈,忘记你还带了这么多礼物。”

    看着萧阳那傻样,林墨晗温柔的摸了摸他的脸。

    “没关系,我知道你急着见妈,这么久没见妈,你肯定想她了。走吧,别耽误时间了。”

    萧阳点点头,然后拉着林墨晗的手,走进了小区。

    郑月柔所居住的这个小区,在江城属于那种等待拆迁的老旧小区。

    所以避免不了,这个小区内,有些居民的素质不是很高。

    在萧阳拉着林墨晗在小区里走的时候,有些长舌妇和无聊男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这里面,有些人认识他,知道他以前的生活条件很糟糕,而现在看到他牵着一个艳绝全城的美女走进小区,显然激起了他们强烈的嫉妒心,然后便在背后嚼舌头,说他被富婆包养了之类的话。

    这些人在背后的嘀咕,萧阳都听到,不过他不会去和他们理论什么,和这些长舌妇和无聊男人理论,等于对牛弹琴。

    萧阳拉着林墨晗,来到了自己所在的楼层,然后走进楼栋,朝着六楼走去。

    好不容易爬到了六楼,他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妈,我是小阳,我和你儿媳妇回来看你了。”

    林墨晗脸色通红,站在萧阳身边,挽着他的胳膊,小鸟依人。

    然而,萧阳敲了一会儿,里面却并没有人回应。

    恩?难道老妈不在家?

    萧阳刚才来的时候,并没有事先打电话,所以郑月柔不在家,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萧阳便拿出手机,给郑月柔打了个电话,但她的电话却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