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还算有诚意吧-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九百一十九章 还算有诚意吧

    听到林宗男的疑惑,林墨晗的嘴角,勾起一抹调皮的笑容。

    “爸,你可能……不需要住在这里的。”

    林宗男疑惑的朝她看了一眼,“我不住在这里,住哪里啊?难道你还要你老爸住在宾馆里?”

    林墨晗捂着小嘴,噗哧一声,咯咯的笑了起来。

    “臭丫头,你笑什么?”

    林宗男一头雾水的问道。

    看着林宗男一脸懵逼的模样,萧阳在一旁笑道:“林叔叔,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墨晗的意思是,让你住在隔壁别墅呢。”

    隔壁别墅?

    林宗男愣了愣,一是没有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钟,忽然,他反应过来了。隔壁别墅,住的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了二十年的惠琳吗?

    他的一张老脸,顿时红了起来。

    “咳咳,你们两个胆子不小啊,敢拿长辈开涮……”

    林墨晗止住了笑,看着林宗男,道:“爸,我可没和你开玩笑啊,妈和妹妹,就住在隔壁,你到底要不要去看她们?你要是今晚不去,那我现在就去和妈说一声,说你不想过去,可以吗?”

    林宗男顿时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别,墨晗,你别捣乱,我去还能不行吗?”

    “嗯哪,这才乖嘛。”林墨晗调侃道,然后捂着小嘴,又咯咯的笑了两声,“爸,那你跟我来吧。善意的提醒一句,在去之前,整理一下自己的形象,我妈可是有不少人惦记呢。”

    林宗男一听,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墨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琳琳经常被人骚扰?”

    林墨晗也没隐瞒他,点点头,“对啊,我妈虽然年龄不小了,但魅力却一点都小,前两天,萧阳还帮她处理了一个让她烦心的男人呢。你要是再不抓紧搞定我妈,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状况呢。”

    虽然林墨晗的话,其实是开玩笑逗他的,但是林宗男却是一脸郑重。

    他眉头皱了皱,顿了顿,道:“墨晗,你等我下,我去下卫生间。”

    说着,他转身朝着卫生间快步走了过去。

    大约过了两分钟,林宗男又返回了林墨晗的跟前。林墨晗注意到,他的发型特意用梳子蘸水调整过了,他身上的西装,也被精心的整理了一下。

    整个人看起来,一扫旅行的疲惫,显得更加精神。

    “好了,带我去见你妈吧。”林宗男深吸了一口气,对林墨晗道。

    林墨晗点点头,“好,咱们走吧。我妈也在等你呢。”

    此时,隔壁别墅内,一道娇柔的身影,正站在二楼的阳台前,默默的注视着隔壁的动静。

    这时,另一道年轻的身影,脚步略显沉重的走了过来。

    “妈……你在等那个人过来吗?”

    周慕瑶站在惠琳身后,淡淡的问道。

    惠琳回过头,看着周慕瑶,轻叹了一声。“慕瑶,你不能这么称呼他。他是你的亲生父亲,不是陌生人,你明白吗?”

    周慕瑶低下头,脸色肃然。“妈,我知道,但是做不到现在就开口叫他爸爸。你也应该理解我,毕竟,我从来都没有和他在一起生活过。而抚养了我将近二十年的人,此时却在……”

    其实周慕瑶的心思,惠琳也能理解。

    她说的确实没错,虽然林宗男是她的亲生父亲不假,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生活过,想要让她现在就改口,显然是不可能。

    能做到让慕瑶不排斥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于是,惠琳心疼的摸了摸周慕瑶的头发,“慕瑶,不着急的,你可以慢慢接受他,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嗯,知道了,妈。”周慕瑶淡淡的回应道,然后抬起头,看着她,“妈,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想去医院,和爸一起过年三十,可以吗?”

    此时,周慕瑶口中的爸,自然指的是周博文。

    惠琳的脸色有些难看,大年三十,是一家团圆的日子,周博文虽然对周慕瑶不错,但是他对自己一家人的伤害更大。

    不过,看在周慕瑶很难一时改变心思的份上,她还是点头答应了。

    “慕瑶,这样吧,年三十那天晚上,让萧阳和墨晗,一起去陪你去医院,要不然,我不放心。你在那陪他一会儿,然后再回来吃年夜饭,你看可以吗?”

    周慕瑶想了想,点点头,“好吧,我同意。”

    两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家里的保姆静静的走了过来,恭声道:“夫人,小姐带着一个男人过来,已经在客厅等你了。”

    这个保姆姓王,和刘妈差不多,也是一脸和善,人很不错。她是林墨晗花了大价钱,从燕京最好的家政公司找来照顾惠琳和周慕瑶的。

    惠琳的脸色微微红了起来,她的神情略显紧张,对保姆道:“王妈,我知道了。我马上下去。”

    “好的,夫人。”王妈点点头,然后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

    惠琳朝周慕瑶看了一眼,道:“慕瑶,走吧,咱们下楼吧,你姐姐和……你爸来了。”

    周慕瑶的身子一震,顿了顿,点点头。

    于是,两人便变朝着楼梯走了过去。

    此时,林墨晗和林宗男,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惠琳和周慕瑶的到来。

    林墨晗倒没什么,反正和她们已经很熟悉了,但是林宗男肯定不同啊,他此时的心情,算是活了这么大,这辈子最紧张的一次了。

    “爸,别紧张,妈和妹妹又不会吃了你。”林墨晗笑了笑,故意说句玩笑话,为林宗男调节紧张的状态。

    林宗男讪讪的笑了笑,嘴硬道:“我哪里紧张了,你看我紧张吗……”

    正在他极力表现的不紧张的时候,两道柔美的身影,从楼梯走了下来。

    当林宗男看到这两道身影时,顿时呆住了,愣在那里,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惠琳也差不多,站在那,看向林宗男,目光之中,似乎有无尽的情绪包含其中。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纠缠在一起,似乎时光一晃,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让他们心碎的夜晚……

    林墨晗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主动道:“妈……我爸刚下飞机,一刻没停的就赶了过来,还算有诚意吧?而且,我爸知道您喜欢喝红酒,把家里珍藏了二十年的拉菲都带过来了。”

    听到林墨晗的话,惠琳的眼神,明显闪烁了下。

    她能猜得出来,林墨晗所说的珍藏了二十年的拉菲,应该是当初自己还在林家的时候,她亲自从法兰西托运回来的。

    想不到,这些红酒,竟然被珍藏了二十年,而且这次全部都被带了过来。

    林宗男沉默了很久,然后微微笑了笑。“这些红酒,放在家里时间太久了,正好这次我来燕京过年,听说你也在,就一起带来了……”

    惠琳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朝身边的周慕瑶看了一眼,“慕瑶……你是不是应该,打个招呼?”

    周慕瑶咬着嘴唇,沉默了很久,抬起头,看着林宗男,淡淡道:“林叔叔好。”

    林宗男听到林叔叔这三个字,心里自然有些失落。不过,他也没指望小女儿见到自己第一面,就喊自己爸爸。

    所以,他微笑着看着她,温柔道:“慕瑶比我们去年在东瀛见到你的时候,又变漂亮了。”

    “你们去东瀛干嘛?”惠琳看着林宗男,好奇道。

    林墨晗在一旁笑了笑,“我们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去的东瀛,我爸说,想去东瀛看樱花,而且,回来的时候,我爸还从东瀛带回了几株樱花树,现在已经栽到了我们家的院子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