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你的血-我的老婆是总裁-
我的老婆是总裁

第九百五十七章 你的血

    伊莎贝尔被黑衣人挟持着身子,却也挡不住她狠狠的瞪了萧阳一眼,“臭萧阳,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我玩笑呢。”

    萧阳微微笑了笑,“我只是想告诉你,有我在,不用怕,他走不了的。”

    说话间,他的话音刚落,便已然向着那黑衣人,攻了过去。

    那黑衣人,冷哼了一声,再次对着萧阳,推出了一掌。那黑色的幽灵黑雾,嗖的一声,从他的掌心钻了出来,冲向了萧阳。

    面对这诡异阴冷的黑雾,萧阳不敢怠慢,毕竟,这黑雾刚才逼得天啸都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所以,萧阳在黑雾飞来之时,猛然击出了双掌,暴喝一声:“破!”

    万佛手第二式——一佛出世!

    一道闪烁着金光的佛印,和那黑雾,撞击在一起。

    轰!

    那黑雾,在碰到佛印之时,忽然像碰到了克星一般,砰的一声,散开了。

    那黑衣人,看到幽灵黑雾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顿时皱紧了眉头,看着萧阳,用那无比阴冷的声音,质问道:“你是谁?”

    萧阳淡淡的笑了笑,“你管我是谁,把伊莎贝尔放下,或许,我可以让你走。否则,你今天,可能就要永远留在这里了。”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黑衣人暴喝一声,忽然双掌合十,念动咒语。

    只见,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黑衣人的身体之内,一个巨大的黑色幽灵,忽然从体内飞逝而出。

    只见,这团幽灵黑雾,足足有五六米之高,并且在咒语的催动之下,还在快速的增大。

    当这团黑雾,足足增大至十米高的时候,黑衣人对着萧阳,猛然击出了双掌!

    那十米之高的幽灵黑雾,顿时朝着萧阳,飞速而去。

    面对这团巨大的黑雾,萧阳自然也再次拼劲了全力。

    他双掌合十,调集全身内力,轰出了万佛手第五式——泰山压顶!

    那泰山之巅般的佛印,朝着那团巨大的黑雾,快速的飞去。

    砰!

    又是一阵剧烈的撞击,众人都被这剧烈的能量波动,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很显然,在这次交锋过程中,萧阳的万佛手,再次占据了上风。

    只见,那山巅般的佛影,刹那之间,击散了幽灵黑雾,而后,向着那黑衣人,重重的撞击了过去!

    砰。

    那黑衣人,虽然已经及时的做出了反应,可奈何,这一招泰山压顶,实在太过于霸道,所以,他还是被萧阳这一掌,重重的击倒在地。

    噗。

    黑衣人的口中,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惨白。

    这时,萧阳赶紧把伊莎贝尔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而后对着那黑衣人,淡淡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你的幽灵黑雾,好像很怕我的万佛手,让你失望了。”

    那黑衣人,眼神一阵变幻,他捂着胸口,眉头皱成了一团。

    “束手就擒吧,或许,还可以留你一命。”萧阳对黑衣人道,然后慢慢走向了那黑衣人。

    然而,就在萧阳走过去的时候,那黑衣人,却忽然嗖的一声,拍地而起。

    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站在了司空婉容的身后,一只手,已经掐住了司空婉容的喉咙!

    “都给我让开!”黑衣人怒吼道,然而他的眼神中,却满是恐惧之色。

    天啸站在一旁,脸色相当的难看。

    按理说,以他的实力,刚才及时的挡住黑衣人,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这家伙因为自己被萧阳打了脸,刚才脑子一团糟,反应明显了迟钝了不少,所以才让那黑衣人,有了可乘之机。

    此时,天啸知道自己不能再犯错误了,否则,他很有可能,失去司空婉容的信任。

    “放开夫人,我让你走!”天啸对黑衣人怒喝道。

    黑衣人冷笑了两声:“你算什么东西,根本没有资格命令我。如果是他,或许还有资格来跟我说话。”

    黑衣人口中的他,指的自然就是萧阳了。

    萧阳冷眼看着他,道:“放了夫人,我让你走。”

    黑衣人冷笑,“你还真以为我要听你的吗?好,如果你想让我放了她,也可以。但是,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你说吧。”萧阳对他道。

    “我要你,自废武功!”黑衣人看着萧阳,露出一丝阴狠的神色。“如果你做不到,那我就杀了她。大不了,我和她,同归于尽!”

    尼玛……这孙子还真是会要挟啊。

    萧阳不禁有些肉疼。到底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呢?

    要是答应了,他肯定也是做不到自废武功,但是要是不答应,司空婉容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是不可能让司空婉容被他杀了的,所以,萧阳微微沉思了下,便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你不要伤害夫人。”

    他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很显然,这小子只是想拖时间,找到其他更好的应对办法而已。

    可那黑衣人也不是傻子,他催促道:“给你半分钟的时间,废了自己的武功,否则,我立刻杀了她!”

    说着,他的手指在,再度捏紧了司空婉容的脖子。

    萧阳心说,你大爷的,老子该怎么办啊……难道真要自废武功吗……

    就在他骑虎难下的时候,忽然,意外发生了。

    只见,那司空婉容,忽然从旗袍下,抽出了一柄绑在她大腿处的黄金匕首,而后,她右手握着匕首,对着黑衣人的胸口,重重的刺了过去。

    “你找死!”那黑衣人的反应,自然要比司空婉容快得多。

    他手掌一动,已然把黄金匕首给抢了过来。

    而后,他握着匕首,朝着司空婉容的脖子,重重的刺了过去。

    “妈!”

    “夫人!”

    草!

    在那把金光闪闪的黄金匕首,即将刺入司空婉容的脖颈之时,萧阳和天啸,几乎同时做出了反应。

    不过,他们的反应,却是截然不同。

    天啸是对着那黑衣人,轰出了拳头,而萧阳则是,在那匕首刺在司空婉容的脖颈之前,用自己的手掌,挡在了那匕首之前。

    噗哧!

    锋利的黄金匕首,轻松的刺穿了萧阳的手掌,仿佛和刺穿一张白纸,没什么区别。

    毕竟,这把黄金匕首,是司空婉容平时放在身上防身用的,乃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工匠,为其亲自打造,锋利程度,自然毋庸置疑。

    萧阳确实没想到,这把匕首会如此锋利,以至于,在刺穿了他的手掌之后,刀尖竟然又有一部分,刺入了司空婉容的肩头。

    好在,在刀尖刺入的程度,并不算深,而黑衣人,此时被天啸重重的击了一拳,倒飞了出去。

    那黑衣人,捂着胸口,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他似乎知道,自己肯定是逃脱不了了,所以,他忽然再度像司空婉容,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砰!

    萧阳和天啸的手掌,都重重的记在了他的身上。

    黑衣人再次轰然倒地。

    然而,在他倒地之后,他却惊愕的发现,刚才被萧阳带着鲜血的右掌击中之处,他的身体,竟然像被侵蚀了一般,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洞!

    黑衣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萧阳……

    他的脸色惨白,口中,喃喃自语道:“你的血……”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忽然断了气,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

    我的血?

    萧阳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满是鲜血的右掌,又看了看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左边胸口却出现了一个诡异血洞的黑衣人。

    尼玛,这什么情况?

    萧阳知道,那血洞,不是他的掌力所致,否则,那天啸的击出一掌,必然也产生一个血洞。

    但是,不是掌力所知,又是什么所致?难道,和自己右掌流出的鲜血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