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会儿,还有更漂亮的-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章 一会儿,还有更漂亮的

    “xiǎo jiě,xiǎo jiě,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一阵焦急的女子声音传入白清秋耳内,身体不停的被人摇晃,原本就头晕的她,此时更晕了。

    “停停停,别恍了,我脑袋都快被你晃掉了。”

    “xiǎo jiě,你,你终于醒了?”丫鬟喜极而泣。

    醒了?

    什么醒了?

    白清秋看着这个又哭又叫的古代丫鬟:“苍天,我这是在哪里?”

    她不是练习针法“走火入魔”了吗,怎么突然崩出个丫鬟?

    她的华阳针法啊,只要再努点力,就可以突破最高层第八层了。

    该死的,她不应该扎百汇穴1;150850295305065的。

    “啊,痛。”

    白清秋双手抱头,剧烈的疼痛袭向头部,此时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疯涌了进来。

    她竟占了别人的身体!

    这副身体也叫白清秋,是南渊国礼部尚书之嫡女,现年十三,生得性情乖张,脑子愚笨,是京城有名的痴傻xiǎo jiě,就算是府中倒夜香的婆子都可以踩上两脚的人物,但有时发起疯来,连白远涛都打。

    白远涛,是她老爹!

    而且不止如此,前日里在大街上将人家兵部徐尚书的女儿给疯揍了一顿,徐xiǎo jiě到现还没敢出门。

    这个傻的,若是真想凑人那也得找个御史闺女揍去,至少文艺,找人家兵部,人家可是有巡防营的,一个火了带着几个兵将你礼部抄了都有可能。

    今日一早便听李姨娘说父亲生气了,要将她嫁给那个病得快要死掉的十二亲王,吓得她赶紧钻了狗洞逃了出来。

    李姨娘说,若想为自己求得好姻缘,只有跛子峰的庙里才可以,可就在半路上,被两个土匪盯上了,慌乱之下滚进小沟里一命呜呼。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为现代针神的她,因为突破华阳针法而不小心将自己送了过来。

    白清秋太阳穴一紧,这身体,也是有够了。

    “啊,xiǎo jiě,xiǎo jiě快跑,快跑。”丫鬟小新神色焦急,不断的将白清秋推出杂草丛生的暗沟。

    可惜,想跑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土匪已经发现她们了。

    “大哥,人在这里呢,这俩不妞长得可真特么水灵啊,尤其是这个,身子虽未长开,可那标致的小模样,比春花楼里的姑娘还要好看,哈哈哈,别害怕哟,一会儿小爷让你舒服舒服。”

    土匪张嘴淫笑露出一口发黄的牙,从他嘴里发着奇臭之味,小新闻了简直就要晕过去。

    “不错不错,没想到还真被那娘们儿说对了,只要今日在这里等着必有两个送shàng mén儿的女人供兄弟我玩乐。哈哈哈。”

    一道长长的刀疤爬在脸上,笑起来刀疤抽动,更加的可怕。

    丫鬟小新一个咬牙,挡白清秋面前:“大但贼人,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还有,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可是礼部尚书的嫡女,若是xiǎo jiě有半分损伤,我家老爷绝不会放过你们的。”

    “什么礼部尚书,什么嫡女?你以为我哥俩会怕了吗?在这跛子峰,我们就是这里的王法。”黄口牙哼道。

    “二弟,别跟他们废话了,先爽了再说。”刀疤脸已经忍不住了,吐了口唾沫星子磨拳擦掌,一连串的猥琐笑响在头顶,一把抓过脸色发白的小新,伸手便向白清秋抓去。

    白清秋猛的抬起头来,乌黑的眸子里蹦发出两道冰冷之光,勾起唇角,绝美异常。

    “真,真漂亮。”俩土匪看得眼都直了。

    “是吗,一会儿,还有更漂亮的。”

    就在二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白清秋拔出头上银钗,银钗尖发着寒光,对着那伸过来的咸蹄,狠狠刺下。

    卟。

    只听得银钗磨擦肉的声音,钗尖刺入刀疤脸的手腕列缺穴上,白清秋又从肉里快速拔出银钗,一柱滚烫的鲜血随之喷射出来。

    “啊,啊啊啊。”刀疤脸瞬间痛苦大叫,捂着手腕倒退数步,他的手好像没知觉了。

    “啊?你?”黄口牙震得目瞪口呆,这,这怎么可能?那娘们儿没说她会功夫啊?

    “现在,该轮到你了。”

    白清秋脚下不停,带血的银钗对着黄牙狠银刺去,黄牙倒退一步,想要避开,可是哪成想,白清秋早有所预料,抬脚便往黄牙小老二踢去。

    “哎哟哎哟,痛死老子了。”黄牙双手捂住裆部,瞬间倒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

    这?

    小新张大嘴巴不敢相信,两个高大的土匪就这样倒在地上了?还,还是被她家xiǎo jiě给打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白清秋拉起呆若木鸡的丫鬟小新,沿着官道一路狂奔了出去,你当她还真是原先的白清秋呢,难不成傻站在那里等着其他跛子峰的土匪来?

    许久过后。

    “xiǎo jiě?奴,奴婢跑不动了,歇会儿吧。”小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清秋立即摇头:“不行,天色越来越晚了,若是找不到住的地方,只怕不是死土匪手上,也要丧生野狼口中。”

    白清秋目测,她们已经离开跛子峰了,可是却误入密林之中,具体位置不清楚。

    “xiǎo jiě?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小新呆愣,样子没变,可是这周身的气度却变得十分陌生起来,哪里还有原先的痴傻模样,眼睛里的清明比天上的星星还要亮。

    可还未当小新想完,便听xiǎo jiě一声怒喝。

    “什么人?大半夜的竟敢在此深山密林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白清秋对着暗中来人便是出拳揍过去。

    “哎哟,痛痛死我了。”男子抱头。

    “还是个男的?一定是坏人。”白清秋下手更狠了,手脚并用,比打兵部尚书徐xiǎo jiě时还要猛烈。

    小新立时低头,她错了,不该以为xiǎo jiě变了,变得聪明了,而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的疯狂更加的傻气了。

    “啊,啊啊,二师兄救我。”

    二师兄?

    “滚你娘的球,我还大湿姐呢,臭土匪,别以为说这话我便真信了你是和尚?”

    白清秋她可不是好惹的,虽说是个高级针灸师,可平常的跆拳管没少去,钱没少花,学的东西自然不差。

    一把纠起那人的手臂,来了个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那个小湿弟和尚倒地不起,头一歪晕了过去。

    “呵。”

    就在此时,一个冷笑响了起来,虽然极为短暂,可是白清秋还还是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