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记住你的身份-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章 记住你的身份

    住手?

    你以为她白清秋是乖宝宝吗,你说住她就住手,她白清秋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白清秋手下不停,“针棍子”再度挥下,张肥猪身体肥胖,根本躲不过,身上再次多出几道深深的血痕。

    “啊,痛,痛死老奴了,夫人,夫人啊,您快救救老奴吧,疯,大xiǎo jiě她,她要杀了老奴啊。”张婆子惨痛呼救。

    李姨娘脸色本来就不好看,再看厨房几乎被白清秋砸了个干净,还打敢在她面前打她的人,脸色就更加的铁青了,眸子里放射出狠毒之光。

    “大xiǎo jiě,你,你这是在干什么?难不成疯病又犯了?还有你们几个是死人不成,大xiǎo jiě疯,你们也跟着一起疯?”李姨娘怒不可揭。

    “这,禀夫人,奴婢们根本制不住啊。”

    众丫鬟婆子满脸惊恐的看着白清秋手中那根可怕的“刑具”,上头还挂着张婆子的“肉丝”,谁敢上前?

    “你们?混账东西。”李姨娘气得脸色由青转黑,一个个不成气的贱奴。

    李姨娘转而对着白清秋冷道:“大xiǎo jiě,一大清早的这是干什么,难不成,她们又没给你开门?”

    真是有够了,昨天打守门小陆子,今天又来他的厨房闹事,还真当她这个白府主母不存在吗?

    “大胆李姨娘,你竟然敢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本xiǎo jiě说话?”

    白清秋冷喝回去,只不过一个姨娘而已,若她没记错的话,古代这种等级制度可是很严格的。

    “你?你说什么?什么姨娘不姨娘的,你应该尊称我一声母亲。”李姨娘咬牙。

    “母亲?我母娘个球啊,李琼花,别以为你跟我父亲睡了这么多年又生了两个庶子庶女就可以白府主母的身份存在了,记住你的身份,1;150850295305065你应该更加恭敬的尊称我一声大xiǎo jiě。明白吗?”

    白清秋冷笑,要比身份,她要更高贵一些,毕竟她占了个嫡字,而李氏只不过是个姨娘,说得不好听的,她丫的就是个高级暖床的。

    睡?

    李姨娘听到这里真的要气晕过去,她与老爷的感情怎可用“睡”来形容?

    不过,白清秋一句身份的话,深深的刺中了她痛处,当日娶进门时,老夫人刚好病发,根本就没有赐过她荷包,也没有喝过她的新妇茶,于是,她李琼花的地位在白府甚至整个京都各府夫人口中成了一个笑话。

    但是经过她凌厉的手腕和三寸不烂之舌,已经在白府和众夫rén miàn前坐稳了白府主母之位。

    哼,别人笑话她就算了,她绝不能让一个傻子也笑话她。

    “大xiǎo jiě,你真是疯得可以了,本夫人可是堂堂正正的进白府的门,我便是这白府的主母,哼,我可以当你的方才之言是疯言疯语,只是今后像这样的话还是别说了。”否则,有她好看。

    李姨娘说罢,便向身后的江嬷嬷使了个眼色。

    江嬷嬷活像是个接收器,立即反应,对着身后粗壮的婆子喝道:“你们两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大xiǎo jiě身体不舒服,还不快扶她回清秋院?一点儿小事办不好,仔细了你们的皮。”

    “呃,是,江嬷嬷,老奴这就送。”说罢,两个婆子伸手便抓。

    白清秋不用看也知道,这两条是专门绑人的狗,手上力道自然不差,不过,这可不代表白清秋会怕了。

    勾起唇角冷笑:“想抓本xiǎo jiě,那就得看看你们的手硬不硬了。”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闪闪发光的银钗落在白清秋娇小的手上,银钗尖部被磨得尖利无比,二婆子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处传来钻心的疼痛。

    “啊。”

    “哎哟。”

    两声比张肥猪还有惨烈的叫声响了起来,众人倒抽口气,只见二婆子手腕处均多了个血洞,血流如柱。

    众人一见,心中大震,大xiǎo jiě她,太可怕了。

    小新,兰香暗吞了吞口水,原来xiǎo jiě昨日洗澡时交代的磨得尖尖的银钗,是用在这处的?

    “你?”

    李姨娘脸色大变,昨日还只当是这个傻子发了疯,没怎么在意,可是今日她却不得不重视了起来。

    “李姨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这么难看。若是身子不适,可千万别勉强啊,你都这把年纪了,像这种房事的体力活儿,还是交给张姨娘吧,至少,她比你年轻,比你有力。”

    白清秋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跟着一红。

    什么房事?什么年轻有力?像这般在露骨的话她怎的就面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呢,还有没有半点官家xiǎo jiě的气质?

    若是白清秋知道她们心中所有想,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怼回去,咋地,现在才让她注意气质,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你?白清秋,你大胆,护卫何在”李姨娘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激怒挑衅,饶是再好的脾气也火了。

    “夫人。”两个护卫听到叫喊,立即从院外走了进来。

    “去,将大xiǎo jiě给我捆起来,关进柴房。”李姨娘怒极。

    关进柴房?

    哪里有一个姨娘将嫡xiǎo jiě关到那种下作的地方的,不过,白府除外,而且丝毫没有感觉到惊讶,习以为常了。

    “是。”护卫一左一右就上前。

    白清秋冷眉一横,摆出跆拳道的姿势:“我看你们谁敢?”

    “哼,这里是白府,本夫人是这里的主母,有什么不敢的,给我抓。”李姨娘快要气疯了,今日若不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只怕以后的日子她会疯得更厉害。

    “是。”

    护上前,白清秋目光一冷,若是他们敢来,一定让他们的小老二吃不了兜着走。

    “夫人,夫人,东方府送贴子过来了。”就在此时,一个小丫鬟急急跑来禀报。

    东方府?

    “什么东方府,哪个东方府?”李姨娘一时转不过娈弯来,她是被这个白清秋气糊涂了。

    “就是,就是南渊第一首富的那个东方府,东方公子亲自着府中管家前来送上请贴的。”

    丫鬟惊得说不出话来,传说东方公子是个jí pǐn美男,她虽未见过,可是光管家就这般的迷人,她相信东方公子一定不差。

    李姨娘身体一怔,睁大眼睛不敢置信:“是那个东方府?快,快随我出去迎迎”

    只是刚走出三步,猛的一回头,恶狠狠的对着白清秋说道:“等我回来再收拾你,哼。”

    白清秋双手抱胸露出个夸张的表情:“哎哟,我好怕怕呀。”

    还不知道谁收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