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镇定,镇定,现在不是看美男的时候-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章 镇定,镇定,现在不是看美男的时候

    第一百章镇定,镇定,现在不是看美男的时候

    君若凌的情况比她想像的要糟得多,炎炎夏日里,他的房内居然放了四个碳盆盖上了两床厚厚的棉被。

    再看他,苍白的脸色竟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冰霜,白清秋倒抽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你们几个死人不成,他竟伤得这般重你们也不与我说上一声?”

    白清秋一股无名之火从心中怒喷而出,冷冽的目光射向岚翔岚宽,那模样活像是被激怒了的雌狮一般让二人狠吞了吞口水。

    “是,是主子不让说的。”

    此话一出,更让白清秋发狂,“他不让说你们便由着他吗,碧落花毒的厉害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若是他有事,老娘我杀1;150850295305065你们十次都不够赔的。”

    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她看到君若凌这样会狂躁,会生气,更会心疼?

    岚翔岚宽互视,随即低下头去,白大xiǎo jiě说得没错,如果主子有事,他们就是死上一百次也不够抵的。

    “大xiǎo jiě放心,我,我们再也不会了,若是日后主子有事,属下一定找到xiǎo jiě。”

    “行了,别在这里说那些个没用的,去将这些东西全部给本xiǎo jiě撤了,岚宽给我一个小炉子一坛烈酒,记得一定要是最烈的酒,岚翔烧几桶热水来,越多越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真是有够了,君若凌你纵然是有计世奇才,腹黑之极,可是眼光倒不怎么样,这两个手下一遇上正事儿便一个个跟木头桩子似的笨得要死。

    白清秋快速解下腰间针囊,手指利落将布囊摊开,一排排粗细不等,长短不一的银针赫然呈现在她面前。

    白清秋铁青着张脸一把将君若凌的被子给掀了,准备施针。

    “住手,你,你居然敢动王爷?你到底是谁?”

    方才在外间吵叫的玳瑁再次出现在白清秋面前,她的目光当接触到躺在大床之上俊美无双的男子之时,脸色顿时羞红了起来。

    “出去。”

    白清秋沉声冷喝。她没功夫去探索少女的娇羞,君若凌的碧落花之毒一刻控制不住,他便多一刻的痛苦。

    “你?”

    玳瑁身躯一震,她可是凌王府唯一的女人,就算是岚宽岚翔见着她也会恭敬三分,可是这个女人算什么,居然敢对她吼?

    胸中愤愤难平,“不行,今日就算是要我玳瑁的命,我也绝不让开。”

    玳瑁再次挡在了白清秋面前,她绝不允许有任何女人靠近王爷一步,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冰冷而又高贵的气息,这种气息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拥的,她怕,她怕王爷醒来之后眼里只有这个女人而没了她。

    白清秋清冷的目光之中闪着道道极寒的碎冰,勾唇冷笑:“既然你不想活,老娘便成全你。”

    咻。

    白清秋纤长手指一翻,一根银针赫然出现,长针直直朝玳瑁狠袭过去。

    玳瑁根本没想到这个女居然敢在王爷房中对她动手,那道银针带着阵阵杀气,顿时吓得她惊声尖叫。

    “真特么怂包一个,给我滚。”

    白清秋抬起脚来,对着玳瑁的胸口便狠踢过去。

    砰的一声,玳瑁身体如破布般从窗户飞了出去,而后砰的一重重落地,身体就在地面擦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卟。”

    一口如泉般的鲜血自在玳瑁嘴中狂喷而出,最后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嘶,白大xiǎo jiě下脚不轻,一出招便是毫不留情的力道,不过,这玳瑁也算是惹到恶魔头子了,白清秋就是连皇上也敢对着干的女人,她算哪根葱?

    白清秋根本没心思管那般多,对着昏迷不醒的君若凌,三下子除二的给扒了个干净,那一点重要部位则快速被一块白巾遮住,也只是能遮住而已,那隐隐突起的巨大让人浮想连翩。

    主子身材不差,可以说是男人中最完美的存在,连他们暗卫看到被扒光的主子都会脸红心跳,可是,可是白大xiǎo jiě她,她居然淡定如斯,一点感觉都没有?

    佩服,真是佩服了。

    可谁又知道,白清秋嘴里念了多少个阿弥陀佛,**空即是色的佛谒,又是如何将眼睛尽量的不放在君若凌的硕大之上,又是如何的暗吞了吞多少口数不清的口水才勉强控制住的呢?

    “镇定,镇定,现在不是看美男的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以后有的是机会。”

    白清秋努力的催眠着自己,长长的做了个深呼吸,当再次睁开之时,古井深渊般的黑眸内已是清明一片,将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君若凌身上。

    只听他浑身的血液流速极慢,犹如处于冬眠的动物一般,可是人不是属于冬眠的动物,人的体温一但下降到某个程度,那么他周身的器官便会随之衰竭,直到死亡。

    可是君若凌是个例外,因为他的内力紧紧的护住了心脉,心脉不断,人便不死,可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君若凌,只能试试了。”

    白清秋在现代拥有第七层华阳针**力,到了这里她的针法并没有退步,反而在君若凌上次输送内力之时突破了第七层。

    “喝。”

    白清秋轻喝一声,运起内息,将银针慢慢加热到人体温度,而后一针刺下,就从离心脉三寸的地方开始下针。

    她的手法极快而且极为精准的怪异,就在在下第二枚针之时,玉手弹在第一枚针的针尾之上,通过针的震动频率,刺下第二枚针,如此类推,很快,她便成功的护住了心脉这一片区域的血流和温度。

    她的手法奇异鬼诡,若是换作北神医池老他也不一定敢这么下针。

    白清秋不会告诉他们,这就是华阳针法的精妙之处,不仅奇,而且突出的就是一个险字,常言道,险中富贵求,可同样的,险中还可以求命。

    不过,这不是人人都可以求得到的,若是换作别人,只怕是夜郎自大了,可白清秋不同,因为,她天生就是个针者。

    很快,岚翔岚宽便将酒,小火炉和一捅热水准备好了。

    白清秋满意点头:“下去吧,一个时辰之后,送碗补血的进来,记住,是补血汤药,越补越好,明白吗?”

    东西齐备,她便要开始第二轮的抢战。

    只是

    “你们两个什么眼神?难道还怕我将你家主子吃了不成?”

    白清秋火了,她想吃,可也要你家主子能行才好啊,更何况她白清秋在这个时候还没有那方面的想法,不过,如果他们继续用这种眼神,她一定会让他们如愿的。

    如愿的让君若凌成为她的人。哼。

    “属,属下告退。”

    岚宽岚翔尴尬退下,并很有眼色的将门窗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