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小女人,你真傻-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一章 小女人,你真傻

    第一百零一章小女人,你真傻

    华阳针法,威力无穷。这是白清秋从小就知道的。

    她是一个孤儿,是在孤儿院里长大,听院长说,捡到她的时候,她包布里就放着这么一本古仆的书,“华阳针法”这四个字比认得她的名字还要早。

    当别的小朋友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她就端着本厚厚的繁简互通的字典一字一句的看,当别的小朋友被领走去上学的时候,她早就开始抓个野猫野狗练习针法,学习听血脉流动的声音。

    这就是她的童年,相对于别人来说,她是枯燥的,可是独独她却乐在其中,她比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穴位,经脉的运转,哪怕血液中一个不规则的跳动都能准确的找到相应的穴位加以救治。

    这就是她,白清秋,一个针师的自我修养与日常。

    可是这还不够,华阳针法第七层便已经有这么厉害,那么第十层呢,是不是可以从阎王爷手里抢人了?

    咻咻。

    白清秋手中不停,耳朵更不停,她听准君若凌的血流而随时改变针向。

    但此时,君若凌的情况并未有多大的改善,那层白霜退了又重新覆盖上来,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白清秋咬牙,“君若凌,你帮了我这么多,回报你一二也是应该的。”

    她来到这个世界也快半年了,第一个遇到的人便是他,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也同样是他在身后支持着,若不是他给的消息,不是他暗中挡去皇上和太子两方的暗力,她只怕也不能这般顺利的做这一切。

    回想这一切,白清秋心中感慨万千。

    哗啦,将所有银针倒入滚烫的烈酒之中,给银针消毒,这里的医疗太差,而她下一步要走的,绝对不可以有任何闪失。

    而后脱下上衣,将嫩白的整条手臂露了出来,银针毫不犹豫的将针刺入自己的心脉之上,让她的血速与他的齐平。

    “她,她要干什么?”

    暗中的东方睿不可思议,这个女人不但脱了君若凌的衣服将他刺成刺猬,现在,还脱自己的衣服对自己下针?

    难以想像,真是难以想像。

    可是池老却越看越痴迷,若说当初在行云寺中白清秋的针法让他咋舌,那么现在便是让他大开眼界,并开启了针法的另一种新的境界。

    “她,她是在用自己的处子之血输送给凌王。”如果池老没人看错的话,那应该是送血的针法。

    “什么?送血?”

    “不错,以血换血,这个白清秋,果然不简单,这个女娃娃我池老要定了。”

    东方睿没有听到池老的下句话是什么,只是一个以血换血将他震住,这个女人,她竟然会这么做?

    他还以为,白清秋只不过是看中了君若凌强大的势力,和他绝美的外表,可是绝没有想到,她会以自身之血输送给阿卿。

    难怪,难怪阿卿说什么也要帮白清秋了,这个女人的大胆,强势,不顾一切,她的每一样都比别的女人不同。

    想到这里,他同时也明白了,阿卿只怕早就对她动了心,所以同样的才会这般的助白清秋。

    “什么?那是什么血位?”池老惊道。

    东方睿目光再次看向底下,只见白清秋正用一个奇怪的管子扎向她的手腕,管子的另一头,同样也是君若凌的那处,一道血流正通过管子源源不断的送进君若凌的体内,而君若凌另一只手正滴下一点点的如冰水般的血液。

    “这?”

    二人齐齐倒吸一口气,这一系列动作统一而又和谐,也就是说,血流出多少,她的血便送多少,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保持着人体平衡。

    可是其中若是有任何一丝的差错,不仅是她的命就是君若凌的命也会给没了的。

    他们应该说白清秋大胆,还是大胆?可是,他们只怕更佩服这样的女人吧。

    “傻”

    当君若凌睁开眼睛的时候,凤眸之中看到的,便是这个女人为他送血的那一刻,一股暖暖的血从他的手腕之中流过,并慢慢的他的体温增高一些,虽然只是一些,可是却是白清秋大半的血换来的。

    他可以拒绝吗?

    显然,他连动都动不了,哪里有拒绝的权利?

    “呵,君若凌,你终于醒了,我可以说,这真是太好了吗?”

    她原本想将话说得更为有气势一点,可是没想到这般的软弱无力,完了,好像眼睛也有一点看不清了,头也有点儿晕了,她很清楚,这是失血过多表现。

    好?

    他可不这么想。

    君若凌强吸了口气,一把将那根该死的与他相连的管子给拔了,一道滚烫的血自管中而出,就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血线。

    “你?君若凌,你疯了不成?”

    可是君若凌根本没有回答她,而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将她一掌打晕,白清秋身体摇晃几下,便一头栽倒一个结实又冰冷的胸膛之上。

    昏过去之前,白清秋一万头草尼马从心里奔腾而过。

    君若凌抱着她,飞快的在她的手腕上点了出去,血,瞬间止住,而他的,则随意撕了块白布条牢牢缠住,怀抱着白清秋娇弱的身子上了大床,扯过蚕丝被便将二人身体盖住。

    “看,看够了吗。”

    君若凌冰冷的声音响在空荡的屋子里,就算是碧落毒引发出来的寒毒,他的气势力依旧不弱。

    东方睿,池老互视,果然,任何人的房间可以tōu kuī,唯独君若凌的偷不得。

    二人身影一闪,稳落在他面前,虽然他脸色依旧苍白,但体表那层薄霜已然不见,看来,白清秋的以血换血,很有用。

    “池老,再过些日子你的同门师弟便要进入京都,你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面对吧。”

    “东方睿,半月后要从云瑞号中支取十万两黄金,记住,本王只要金砖。”

    什么?他要将姓韩的引入京都?

    什么?他要十万两黄金?

    “君若凌,你疯了吧。”

    二人异口同声震惊道,这时他们才了解,自己是惹了怎样一个腹黑之主,不仅讨不到半点好,还会让你脱层皮。

    “岚宽岚翔,扔他们出去。”

    君若凌不1;150850295305065再说话,随手一挥,将床上帘蔓落下,盖住他与白清秋的身影,不管池老东方睿如何叫唤,他,只当没听见。

    “小女人,你真傻。”

    大手搂过那肯娇小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中,不肯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