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不想看到你流半分血,哪怕是为了救我-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二章 不想看到你流半分血,哪怕是为了救我

    第一百零二章不想看到你流半分血,哪怕是为了救我

    白清秋第二日在君若凌的怀抱中醒来,你能想到那种尴尬吗?

    一个光着身子一个光与不光都差不多,白清秋的衣裙不知什么时候被凌乱的抛至一边,身上只剩下一个肚兜还有她自制的小短裤,而君若凌则是她昨晚亲自剥光的。

    “早。”

    一道低沉中带着略嘶哑的声音响在白清秋头顶,若是她此时抬抬头必定会看到君若凌脸上的谙足之色。

    这一夜,是他六年来炎炎夏日睡得最沉最美的一夜,不必包裹着那层冰霜,不必压着厚1;150850295305065厚的棉被,更不必睁开眼时就有四个碳盆对着你烤,没了这些东西,全身说不出的自在与轻松。

    当然,更重要的是,怀中抱着的是软香糯玉,大掌随意的感受着嫩滑和温热,她,就像是一个小火炉般的驱散他冰霜。

    白清秋还没回魂,张着的小嘴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君若凌不急,她只管神游天际就好,大手不客气的抚摸着白清秋完美的裸背,他从未想过,一个女子的肌肤能让他这般喜爱,若是可以,他愿每天醒来都做同样的事情。

    只是,总有几个不长上眼色的。

    “玳瑁,你干什么?这里不需要伺候了,回吧。”岚翔尽量压低声音,可是二人依旧听到了。

    “岚翔,你又不是不知道,整个凌王府就我一个奴婢,此次有王爷身子不好,若是没个细心之人照顾着,那怎么行?”

    全府就一个奴婢?

    白清秋听到这里愣了一下,她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过有关于凌王府的事,若不是这次他毒发,只怕连凌王府门头朝哪里开都不知道吧,不过,现在她也不知道,因为一路之上的满脑子都是君若凌中毒的模样。

    “怎么,不舒服吗?”

    君若凌声音再度响起。

    “不,不是没有,没有不舒服。”本能应道。

    可是下一刻白清秋小脸瞬间爆红,因为她发现自己半个身体都贴在了君若凌的怀里,而且她的小手搭在了极不该搭的地方君若凌的小腹之上,甚至,她还能感觉到指尖摸到了超级不该摸到的东西。

    脑子嗡的一声响,瞬间空白起来。

    “我,我想我该起身了。”

    慌忙抓起身边的衣裙随意套在身上,狼狈的从床里侧翻身下床。

    可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上好的蚕丝被突然随着她的下床而一齐滚下床来,君若凌完美的身材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嘶,白清秋倒抽口气,立即闭眼,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该看的地方一样没落下。

    “要死了,长针眼了长针眼了,君若凌,你个混蛋是不是有暴露癖啊?你就不知道档着点儿吗?”

    真是懊恼,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丢死个人。

    “白清秋,你以为我想暴吗,是谁将本王衣服扒了的,又是谁将本王扔进浴桶之中的?还有,你以为经过昨夜,本王还有力气穿衣服?”君若凌万分无辜的说道。

    白清秋一怔,他说得好有道理,她竟无言以对。

    可是想起昨夜,白清秋怒气刷的一下又冲了出来,一个猛的转身,飞速捡起地上的被子将君若凌白花花的身体盖从头再来,而后咬牙怒道。

    “你知不知道昨天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如果一个操作不当,我们俩都要嗝屁了知道吗?

    真是气死个人了,君若凌,要知道我才是针师,而你才是病人,输多少血,用多少量,我心里自有定数,而且我还让岚宽准备了补血药,根本就不会有事,可是你这么一闹,你知道自己的病情会再次加重吗?”

    白清秋清冷的黑眸之中满是责怪,要知道,做任何事最不应该有的便是半途而废,那是比不下针还要惨烈百倍,若是一个不好,她对他的医治便前功尽弃了知道吗?

    想到这里,白清秋吃了他的心都有,一个二十岁的成熟大男人了,难道就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流半分血,哪怕是为了救我。”

    君若凌看着小女人如小狮子一般的发着狂,他很高兴,这个女人总是不敢面对他,每一次与她相处,她虽是笑着的但并不是她真实的情绪,那种似有似无的疏远让他很是不满。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能看到她真实的一面,看来,碧落之毒还是有点作用的。若是白清秋知道君若凌此时的想法,真的要气得跳脚了,用毒发来泡妞,亏他想得出来?

    不过,白清秋被君若凌此番极为霸宠的话震住了。

    不想看到她流半分的血,哪怕是为了救他?

    白清秋心头似被棉软的重重锤过一般让她心脏跳漏一拍,更有股窒息之气夺走她的空气,让她忘了呼吸。

    “可是可是”

    白清秋呆愣了半天才吐出这几个字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好像说什么都是不对的,可是,又不能不说。

    君若凌大手将她散在额前的碎发撂到耳后,柔声说道:“我明白,你是想清除我体内之毒,可是我这般拒绝于你,是不对的,是吗?”

    白清秋乌黑清亮的眸子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绝色男子,“对,那你”

    “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还有,解毒之人也将在不日到达,所以,这几天的冰霜我还能忍。”

    能忍?

    可是她却一刻都不想让他忍,此事不知道便罢,既然知道了,那她绝不会看着君若凌受苦的。

    “他来便来,可是没来之前,你得听我的。”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这般继续下去了。

    对于这句话君若凌倒没反对,有她在,说不定还能时常的抱着这个小火炉,那也是件极美之事,想罢,长臂便将白清秋捞入怀中,准备。

    “啊?小贱人,你干什么,居然敢爬王爷的床?而且,而且还穿得这般妖孽?”

    “哇,不会吧,这画面也太香艳了。”

    岚翔一时失手,将玳瑁放了进来,但二人看到的,正好就是白清秋身体向君若凌自上爬的模样,而且那雪白的祼背,修长的大腿,还有主子求结实的手臂无一不在诉说着一个“爬床”的事实。

    君若凌极速将厚厚的帘蔓打下,传出冰冷的肃杀之声。

    “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