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要打便打,何需用鞭-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三章 要打便打,何需用鞭

    第一百零三章要打便打,何需用鞭

    岚翔玳瑁被岚宽齐齐扔了出来,而后砰的一声快速将门关上。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是最难做的事,不是搞天上的星星,亦不是河水倒流,而是如何消主子的怒气。

    岚宽一脸同情的看着岚翔,真是活该,居然好巧不巧的在那个时候冲进去,哼,别说是主子了,换作是他,他也会生气的,坏人好事,天打雷劈。

    “你”

    岚翔刚说第一个字,便见一道白色身影带着极不爽的面色走了出来,心下狠狠一提,不得了了,了不得了,白大xiǎo jiě出来了,瞬间岚翔便感觉背后发凉。

    白大xiǎo jiě与主子一样,是个不好惹的主,岚翔乖乖等待处置,可是这世上总会有不懂眼色之人。

    “贱人,狐媚子,竟敢勾引王爷?你可知他是何人,他是凌王,是皇上的亲弟弟,若是让皇上知道了,就算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玳瑁对着白清秋便怒吼了起来。

    她自小便生活在凌王府,是府中唯一一个丫鬟,自从六年前第一次见到王爷,她的芳心暗许,不能自已,日日想着成为王爷的女人,原本与管家之子有婚约在身的她也硬逼着给退了。

    可是她不后悔,就算是不能每日看着王爷,就是远远的看着凌宵院她也甘心情愿,可是王爷极少露面,因为病弱更不喜外出,所以她能见的机会少得可怜。

    但是机会还是落在了这个痴情女子的身上,几日前,那送药的小厮因为拉肚子半道之上将王爷的药托付给她,这可是上天给她的大好机会啊,终于可以离王爷更近一步了,她心儿从未这般的猛跳过。

    当她见到王爷之时,那种想要成为他女人的念头更如杂草般的疯长起来,占据着她整个心房,于是更加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将自己完美的一百展1;150850295305065现。

    这几日,府中上下所有的小厮护卫看她的眼色都不同了,这就是王爷女人的味道,那股得意,荣耀让她飘飘然了起来,这种万众瞩目之感让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

    可是,可是这一切都来得太短,来得太让人愤恨,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竟然可以命令岚翔岚宽?还敢踢她,今早居然还爬在王爷的床?

    玳瑁要晕了,要被这个女人的行为气晕过去。不,不可以,她绝不可以让这个女人继续呆在这里。

    “贱人,贱人,岚宽岚翔,你们两个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将这个女人拿下,碎尸万段了喂狗?”

    什,什么?拿下白清秋?

    玳瑁她是疯了吧?

    “玳瑁是吗?你的娘亲王嬷嬷知道你现在的所做所为吗?”白清秋向来不把疯狗看在眼里。

    白清秋一提起王嬷嬷,玳瑁满是怒气的脸上带着异色,她,怎的会知道娘亲的?玳瑁这世上从来没有怕过人,除了她的娘亲,只要一个眼神扫过来,她便犹如泰山压顶般的不敢乱动。

    难道她是想用娘来压她?

    “呵呵,就算是你提我娘也没有用,你以为我什怕了吗?告诉你小贱人,就算是娘亲今天在这里,我也一样要将你千刀万剐了。”只有这样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白清秋正好怒气没地方撒,君若凌同时也默认了她的行为,那,就别怪她在凌王府发一次虎威了。

    “好,很好,既然你不放过我,那我也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岚翔,有鞭没?”

    她除了这个,似乎也找不到称手的兵器了。

    岚翔正当要答有时,却从屋内传来君若凌的声音。

    “要打便打,何需用鞭?”

    此话一出,岚翔等人便知道玳瑁只怕是活不过今晚了。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的本分,要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玳瑁只不过是端个汤药而已,便自以为是的将自己当成主子的女人看待,岂不知她自从端着这个药碗便是走向死亡之路的开始。

    “不,不,不是这样的,王,王爷,玳瑁做错了什么竟让您这般对我,可是,这个女人,这个狐子”

    啪。

    玳瑁话还未说完,一道响亮的巴掌响了起来,这掌打得极狠,她脸顿时侧向一边,半边脸连同牙齿都发麻了起来,耳朵更是嗡嗡作响,她还没回过神来,便听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响在头顶。

    “老娘容忍了你一次,可却不会容忍你第二次,玳瑁,在你活在这世上最后一口气时,我便免费教你一次,让你再次投胎时候能够记住,什么是规矩。”

    白清秋目光之中发着冷意,昨夜没有收拾她并不代表永远不能收拾。

    “你?”

    玳瑁猛的抬头接触到的是眼前这个女子冷冽的神情,让她为之一震。

    这种神情她看过,那是王爷在处置一个吃进而扒外的小厮时才有的,那冰冷的一撇在她脑海之中挥散不去,她更将此眼神视为崇拜。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那根本不值得崇拜,那是,可怕。

    她不死心,王爷怎么会将她的真心贱踏?

    “王,王爷,你,你不能这样,奴婢对你是真心的,奴婢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情,只求王爷将奴婢带身边就好,王爷,王爷”

    玳瑁不管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可是白清秋会让她过吗,dá àn是肯定的,不会。

    “给我滚。”

    白清秋一脚再次当胸踢了过去,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个力道,只是玳瑁的骨头却再也承受不住了,咔嚓一声,胸前肋骨震断,如破布般的身体连着一大串血珠齐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重重的砸落在地。

    玳瑁胸口传来钻心的疼痛,那疼痛就像是有人死死的将她的肉拉起,纠住不放。

    “疼吗?”

    白清秋举步慢慢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着玳瑁疼得发白的小脸。

    “疼就对了,你这点疼其实不算什么,可是你知道,昨夜你阻止我的行为,让君若凌多受了一刻的疼痛,不,不止如此,他的疼痛比你的还要厉害上十倍。”

    白清秋手指紧握,当她赶到之时,纵是隔着门窗,隔着厚厚的棉被也能听到碧落花之毒他身上的肆意乱撞,比平日毒发之时还要疼上几倍。

    那一刻,她才知道为什么君若凌会不吭一声了,原来相比起这个疼痛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

    所以,玳瑁今日非死则残,这是白清秋的打算。

    “什么?王爷他?”

    玳瑁面如死灰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