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谎话说得这般正经-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四章 谎话说得这般正经

    第一百零四章谎话说得这般正经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玳瑁在拼命摇头,她那么爱慕王爷,怎么可能又怎么舍得让王爷受苦呢?

    “你胡说,你胡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你胡言乱语罢了,王爷只是得了寒症,只要关好门窗,只要将屋子弄得热热的,王爷的寒症便会好了。”

    好?

    白清秋脸色越来越难看,目光之中透着渗人的冰冷:“是谁告诉你王爷得的是寒症,又是谁让你用这种方法救治王爷的?”

    “当然是娘亲。”玳瑁脱口而出。

    汪嬷嬷?

    白清秋不仅是神情冷洌,就连目光也从冰冷转而了肃杀的怒气,好好好,好一个汪嬷嬷,居然用这种方式来对待君若凌,让他的痛苦增上一倍不止。

    不是所有的冷都需要热来中和,相反,越是热,越能将君若凌体内的碧落毒运行速度加快,虽然不至死,可是**的煎熬却能让你生不如死。

    毒,真是毒啊。

    “你,你那是什么表情?可是王爷今日不是,不是好些了吗?”玳瑁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好些?你哪只狗眼看到君若凌好了,还是说,你娘说他好了就好了?你知不知道这么做会害死君若凌,难道,你真的要看着他死在你面前才开心吗?”

    说到这里,白清秋纤长的手指紧紧握住,指关发白,内心却有滔天的怒意,这凌王府铜墙铁壁,更有二十四铁人把守,可是饶是这样也架不住别人的暗害,这里的水看似平静,可平静之下隐藏的又是怎样的一道暗涌?

    “住口,我,我怎么可能想让王爷死,我这么喜欢他,这么在乎他,为了他我可以抛下一切的,你这个贱人,你才是加害王爷的那一个。”玳瑁厉声道。

    白清秋一句更比一句重的话狠狠的打玳瑁的心头,听着她的话,玳瑁感觉背后犹如针扎似的难受,惨白着张脸拼命摇头。

    喜欢他,为了他可以抛下一切?

    “你以为这就是真的为他好吗,你的喜欢只不过是听从你娘的话让他多受层皮肉之苦,你以为自己抛弃一切就是喜欢?简直可笑愚笨。”

    她是个深受现代教育的女人,她不会看不起任何爱恋,对于真心相爱的人,她只会尊重和佩服,可是像玳瑁这样的,她却是深深的鄙夷。

    玳瑁这哪里是喜欢,她喜欢的不过是君若凌俊美无双的外表和那无尚的亲王之位,说到底,她爱的只不过是虚荣,是荣华富贵和她心底里散发出来的高傲。

    她以为,整个凌王府里全是男性,而唯独只有她一个青春少女,这种让浮相连篇的情境之下也将她自以为是的心给勾了起来,造就了现在的玳瑁。

    “老娘没功夫在这里跟你废话,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白清秋绝不手软,若是她现在一时心善放了她,她相信得到的绝对是玳瑁绝底的反扑。

    因为有一种人,要么极爱,要么极恨。白清秋不是庙里的菩萨,不会度佛济世,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要心软,那迎接她的便是死亡之门。

    什么,死?

    玳瑁猛的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绝美又面色如铁的女人,她,她竟真的要杀她?

    可是,白清秋丝毫没有给玳瑁任何说话的机会,抬脚再次踢了过去,踢断的那根肋骨猛的刺入她的心脏,心脏血液瞬间倒流,只几息便感觉死亡降临。

    “你你”

    玳瑁直到这一刻才晃然,她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可是世间绝对不会给她第二次机会,腹内之血顺着气管逆流而上,泉般的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头一歪,死了。

    一具尸体,一大滩血迹就在这青石铺成的凌宵院内,所有的声音在此刻安静了下来,岚翔岚宽见过白大xiǎo jiě的手段,自然不以为意,可是凌王府的护卫暗卫们没有见过,硬生生震在当下。

    这个女人出手快准狠,更有不输他们的铁石心肠,若她是个战场杀敌的男子,只怕也是人人闻风丧胆的一员猛将吧。

    “岚翔,清理了。”

    白清秋看也不看这具没了气息的尸体,转身进入屋内。

    “是。”岚翔领命,不过,“为什么是我?”

    岚宽斜了他一眼道:“难不成,你想让我帮你清理吗,这是你的错,当然得由你清理了,不过,以我看这血流得这般多,只怕没个十几桶水是洗不干净的了。”

    说罢,岚宽同情的目光看岚翔,自顾回到自己的岗位,守起院子来。

    白清秋撂帘而入,便见君若凌躺在软榻之上,悠闲的泡起了茶来,初升的阳光正好照射在他身上,竟像洒了金粉般的让人着迷了起来。

    白清秋暗道了声,妖孽,腹黑之极的妖孽。而后便抬腿走过去,重重的步子显示着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开心,一屁股自顾的坐到了大冰块的对面。

    “说吧,汪嬷嬷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个时候杀了她的女儿?”

    君若凌每做一件事情都有他的理由和出发点,绝不是那种无的放矢之人,还有那个汪嬷嬷,心思狠毒到利用自己的女儿来对他下手。

    一个奴才敢对主子这般,这绝不是一句大胆能说得过去的,其背后又有什么样的阴谋这凌王府的水比白府还深。

    “何必在意那些无关之人,来,喝口茶消消气。”

    君若凌身体里有一部分是来自白清秋的血,也不知是她血的功效好,还是她的针技出神入化,现在的寒气他能抵御了。

    白清秋看着眼着一杯清茶,那修长骨感的手指还是惨白得毫无血色,应该是体温不够所致,脑子一抽,手一把握住了君若凌冰冷的手。

    寒冰般的手从她的手心扩散开来,竟比她房中那四角降温的冰块还要冰。

    “看来,你的病还没能到达想要的效果,一会儿再扎几针。”

    说罢,便又将手抽回,原本抓住的那一刻就想抽回的,无奈找不到现由,于是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只是,君若凌绝不是那种跟好运作对的人,既然握上了,便无须收回,大掌一拉,另一只手掌将碍事的小桌一推,那个软香再次回到他的怀抱。

    “我晕,你能不能别这样?”

    “别动,这样抱着,本王便不感觉那么冷了。”

    呃,“真,真的吗?”

    “真的。”

    谎话说得1;150850295305065这般正经的,除了君若凌这天下无人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