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大开杀戒-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五章 大开杀戒

    第一百零五章大开杀戒

    君若凌的毒远远超出白清秋的想像,饶是她绞尽脑汁也不知道如何解此毒。宁神静气,将华阳针法从脑海之中全都过了一遍。

    十二正经,五脏一心,六腑一胆,三焦,再将人体所有经络和各大穴位虚化成个模拟人体出现在眼前。

    不过,经过这么一梳理,她猛然发现一个问题。

    华阳针法,虽然针法奇异,可是本质上是调整阴阳平衡,损其偏盛,补其偏衰,强身健体,可是对于如何解剧毒没怎么提,所以,她在某种程度上只能让君若凌减轻痛苦而不能根除碧落之毒。

    白清秋真是烦1;150850295305065恼了,君若凌的病情耽误不得,听岚宽他们说,一到寒冬,他的身体便如火炉般灸热。

    夏冷冬热,根本不符合人体阴阳之气的平衡,对于本体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亏得他居然还撑能过这五年,若是换作常人,只怕早就挂了吧。”

    不过,这毒到底是谁下的,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能让他对君若凌这般愤恨?

    白清秋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那个熟睡的男子,凌厉的凤眸此时紧闭,完美的五官如雕刻般的俊美绝伦,只是脸寒白得让人发颤,虽然没有一层寒霜,可是身体却依旧冷得可怕。

    “不行,再这么下去,君若凌非死不可了,更何况,我也不能永远的呆在凌王府。”

    这,绝对是个问题,君若凌毒情耽误不得,这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任务,白清秋目光如水,捏了捏君若凌的被角,迈着重重的步子走了出去。

    只是白清秋不知道在她走后,君若凌深遂的凤眸猛然睁开,而更有一道无人察觉的暗卫立身在前,听着他的一声号令。

    凌王府侧院,池老正对着一个木偶扎针,若是仔细看便会知道,这是当日替君若凌解毒之时的刺的穴位。

    “不对不对,为什么会是这个穴位呢,这不是气门吗,气门封死,那其他穴位又如何能通?”

    池老再次抓了抓头,原本就不怎么整齐的头发现更加的凌乱了。

    “臭老头,你给我出来。”

    “啊,痛死我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池老吓了一跳,手一歪,那枚针便直直的刺入他的手指之上,血瞬间流了出来。

    砰的一声,池老还没反应过来门便被无情的踢开,白清秋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他面前。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这么突然冲进来是很没礼貌的?万一老头子我在洗澡呢?”池老啜了口流血的手指,十分不满。

    他早晚会被她给吓死!

    “洗澡?”白清秋一脸嫌弃的打量了池老,“就你这模样的,你以为自己有多大看头,还有,别跟我提什么礼貌不礼貌的,那天在行云寺里,是谁冲着本xiǎo jiě窗户大喊大叫的?”

    真是奇了怪了,这里的人难道都是宽于律已,严于他人的吗?君若凌是这样,就连这个臭老头还是这样。

    “行了,别说那些个没用的,听说你是这里的神医,那么,你应该有点儿用处了。”

    白清秋坐下,看着桌子上那个扎得跟刺猬一样的木偶,穴位倒是对了,只是这力度有点儿用力过猛,有些地方该轻的没轻,该重的没重,不过,练练应该还算过得去。

    池老要是知道白清秋此时的想法,必定找块豆腐撞死自己得了,他堂堂北神医在她的眼里只是能得个“过得去”的评价?

    “什么叫有点儿用处了,那用处可大了,金匮要略皇帝内经神农草本脉经,这些有名的在医书老头子我倒背如流,还有各样医学杂书,我也读过不少。”池老摸花白的胡子摇头晃脑的卖弄道。

    可得来的却是白清秋一个大白眼:“行了,知道你是神医你得瑟,不过,现在本xiǎo jiě有个重要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完成任务之后,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做我徒弟,要知道这世上想做我徒弟的人可以从这里排到”

    “有完没完,什么徒弟不徒弟的,别人想那是别人的事,本xiǎo jiě我可没想过拜师。我就问你一句,这任务,你到底接是不接?”

    白清秋清冷的目光扫了过去,池老吓得缩了缩脖子,若他敢说半个“不”字,绝对会变成她手中的木偶。

    池老吞了吞口水:“接。”

    白清秋这才满意点头,从随身的布袋之中取出另一个木偶,一个与君若凌身体成等比缩小的木偶,只是此木偶与别个完全不一样,上头根本没有任何经胳穴位图。

    池老看到这里,惊得倒抽口气,“这是?”

    “这是你现在练习的木偶,现在,我做的每一步你都给我看仔细了,若是有任何差池,本xiǎo jiě我一定将这里的针如数刺到你的身。”

    好,好凶啊。

    不过池老的脸色变得认真了起来,这个小丫头真心比那个韩芊芊强太多了,光是这份沉稳的心思和那不顾一切舍身为他的气势,便是那人所不能拥有的,他此生都不会后悔拒绝了韩芊芊的拜师,在遇到白清秋之后,他更不后悔了。

    幕黑的星光之下,一老一少就着几盏灯光,对着一个小木偶细细练习了起来,就在白清秋讲解的过程中,池老根据他的经验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白清秋也听得极为认真微微点头,脑海之中浮现出一个新的治疗方案。

    医学的海洋是庞大的,二人不知不觉在各自的理念之上有了很大一进步,直到东方发白,还意犹未尽的模样。

    “好,我们就这么办,不过,这几味药草”

    “不好了,大xiǎo jiě,主子他,他又不好了。”

    岚翔急急来报,主子的病一夜都是好的,方才还用过早餐,可是早餐后不久,主子突然晕倒,身体之上的冰霜再次覆盖起来,看上去比之前来得还要凶猛。

    “什么?”

    白清秋脸色大白,她有种不好的感觉,沉了片刻,立即吩咐:“池老,君若凌按照我们昨夜的方法去救治,岚翔,将凌王府给我控制起来,任何人只能进,不能出。”

    只进不出?

    他们脑子嗡的一声响,那也就是说,主子的病发不是突然,而是有人谋害?

    想到这里,众人的脸色变得极为阴厉,而白清秋更是隐隐释放出大开杀戒的神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