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将他的皮给我扒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六章 将他的皮给我扒了

    第一百零六章将他的皮给我扒了

    凌王府算不上精美,但足够大气,虽是同样的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可是搁在这里却隐隐透着股子别样的气息。王府正院是一个可容纳百人的院落,院落除了几棵松树和一根立在中央的大柱,便什么也没有,正是因为如此,才越发的显得凌王府的威严肃穆。

    屋檐之下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个绝美的女子,众人即好奇又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那个女子散发出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白清秋冰冷扫过院中每一个小厮护卫的脸,心中冷哼,竟然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果然是活得不耐烦了。

    “凌王病重,这个你们是知道的吧。”冰冷的声音不大,可却足够让这里的人听见。

    知,怎会不知?

    这也是老毛病了,夏冬两季逃也逃不掉,所以凌王爷才有了这么一个药罐子的称号。

    “这位姑娘,王爷病重,我等自然知晓,老奴会好生伺候王爷的。”吴管家恭敬的回着话。

    凌王府管家是个年约五十的微胖老者,脸上挂着老实又憨厚的笑容,可如果你真的这般看他,那你就输了。

    白清秋勾红唇,随手把玩着手里的白鞭,这是岚翔今日找来的,鞭色纯白也不知是何材料制作,看上去不错,就是不知道一会儿打起来是不是与她的黑鞭一样好用。

    “岚翔,将他给我绑了。”

    冰冷声音突然发作,所有人还来不及细想之时,岚翔已然上前抬手扣住吴管家的手臂,轻而易举的将他绑在粗壮的柱上。

    “啊,你,你干什么?这里可凌王府”吴管家哇哇大叫,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啪。

    吴管家话还没说完,只听一道清脆鞭子响在他的头顶,眼前只感觉一道白影闪过,紧接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了起来。

    “你?”

    吴管家身体一震,虽然未伤皮肉,可立即红肿了起来,突然被绑又同时被打,眼睛闪过一丝阴霾,不过他很快又回恢了镇定。

    “姑娘,老奴说什么也是凌王府的管家,你,你身为客人,怎的可以对老奴下手?”他义正严词的说道。

    要知道,一个府的管家代表的是什么,是这个府主人的面子,就如徐太傅送贴子,若是徐府管家亲送,那与主子亲到是同等重要的存在,甚至,有些公候之府的管家甚至可以替主子送上结亲的聘礼。

    所以,管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负的,更何况吴管家是南渊唯一一个亲王府的管家。

    可是她?她竟然二话不说便对他出手?

    周围小厮护卫暗抽了口气,这样的道理连他们都懂,难不成她不懂?还是说她太大胆了,还是疯了。

    “哼,好一个凌王府管家,怎么,想用凌王的身份压我?那你看看,我打了你之后,凌王他会不会找我的麻烦?”

    白清秋乌黑的眸子越发的冰冷了起来,目光深处那道冰冷的寒箭毫不客气的射向吴管家那老实憨厚的面孔。

    吴管家心肝儿一缩,竟被这个女人看得遍体生寒了起来,不过,依旧不死心的哼道,“姑娘,这里是凌王府,还请姑娘莫要在王府闹事?要知道,王爷可是皇上的弟弟。”而他则是王爷的管家。

    吴管家暗暗咬牙,他做王府管家少说也有十年了,凌王虽说不受皇上重视,可是身份却是搁在那处的,水涨船高,他的身份在南渊管家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可是今天,今天他却无故的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给绑了打了,你说他心情会好到哪里去。

    这个凌王,病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可没想到,今年却突然出现个女人进府?可那又怎样,还不是如外头女人一般,看中的不过是王爷的皮囊而已,不值一提。

    “皇上的弟弟?”

    白清秋冷笑出声,他是在告诉她,这的主人是君若凌而非她吗?

    “吴管家,我看你是想多了,君若凌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不过,搞错了的人是你,凌王身份高贵而且又1;150850295305065是唯一一个争战沙场深受百姓爱戴的南渊战神。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君若凌给了你这个管家一职,你现在在哪里讨饭都不知道。别在这里用他戎马半生的高贵身分和地位与你相提并论,因为,你根本不配。”

    白清秋重重的话响在正院,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如一座小山般的狠狠的砸在众人心头。

    她说得没错,吴管家纵然是管家,可说到底还是奴才一个,主子给他脸,那他就有光,主子若是不给他脸,那他就是比地上的泥还要不如。

    照顾主子本就是他份内之事,可是吴管家却并不以为然,总以为熬上药送进院里便成了,根本不在乎王爷的病情如何,甚至连递牌子进宫请太医的举动都没有。

    这,难道就是一个王府管家该有的姿态吗?所以,白清秋抽死他都是应该的。

    “不不,不是这样的。”

    吴管家一阵懊恼,他后悔了,他应该将表面功夫做足,可是那个凌王每次病重都跟快要死了一样,他哪里会知道他的命那般的硬,每回都死不了。

    “不是这样?那你告诉我是怎样的?王爷今早病情突然加重,可是你呢,你却窝在姨娘怀里享受人生?

    身为管家,你竟然如此失职,还真是让老娘我大开眼界了,你这个管家是不想干了,岚翔,将他的皮给我扒了吧。”

    什么?

    扒皮?

    吴管家一听,狠狠的吞了吞口水,本能的挣扎起来,可是粗绳将他绑得紧紧的,连动上一动都极为困难。

    “不,你不能这么做,我,我可是凌王府的管家,你,你这个贱女人,你到底是谁,凭什么管我凌王府之事?不服不服,我不服。”

    贱女人?

    她这是在凌王府第几次听到这个词了,“好,骂得好,那什么也不用说,受鞭吧。”

    白清秋话音一落,手中白鞭便呼啸而起,鞭子破空而来,卷起一上一片片落叶,鞭内的气势强大到不是这里的人所能接到的。

    啪

    鞭子直直的扫过吴管家的脸,打在第一道鞭子印过的地方,只不过留下的不是一道红肿的鞭痕,而是带起一连串的血珠。

    嘶。

    众人倒吸口气,那道鞭子仿佛打他们脸上一样的疼,同时震惊,震惊这个女人手段真真是一点也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