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服就打得你服-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七章 不服就打得你服

    第一百零七章不服就打得你服

    可是,这才不过只是一个刚刚开始,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吴管家的血,只不过是个战场开篇之时一个祭旗的,只有用吴管家的血,才能开启另一道血路。

    啪啪啪,白鞭毫不留情的打在吴管家的身上,鞭鞭见血,鞭1;150850295305065鞭见吴管家凄惨的叫声和那皮开肉绽的肌肤。

    “你?你个贱人,凭什么,凭什么打我?”

    “我,我又做错什么了?不服,我就是不服。”

    “啊,救,救命啊。”

    小厮护卫就这么看着,听着,眼里,耳里全都被眼前惨烈的画面给生生震住了,凶狠的女人他们见过,可是像这般凶狠的女人他们从未见过,眼睛紧紧的盯着那道带血鞭子,生怕它会落在他们身上?

    “不服?不服就打得你服。”

    白清秋冷眉一横,鞭子就在手中一抖,再次打了过去,只不过打的不是吴管家的身,而是吴管家的嘴。

    啪。

    鞭子带着超强力道而去,瞬间吴管家的嘴连同他嘴里的牙齐齐被鞭子卷飞出去,他鼻子以下皮肉外翻,滚烫的血不断涌出沿着他脖颈流入暗青色衣襟之中,瞬间胸前便被鲜血染红,血腥之味随风吹了过来,让心头发颤。

    “泥?”

    吴管家再也忍受不住竟被生生痛晕过去,可是他的血还在流,似要将体内的血全部流出才够甘心。

    此时,众人竟连惊呼都忘记了,那个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吴管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肉模糊,他们不敢相信,甚至是做梦都梦不到吴管家会被一个女人打残?

    “好了,现在你们该告诉我,今儿个一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岚翔,将他们带下去,一个个的给我审。”

    白清秋手持白鞭气势凌厉的站在台阶之上,还是那个绝美的女人,可他们也绝不敢有任何造次了,白鞭变成红鞭,若是有丝毫异样,那鞭子之上一定会染上他们的血。

    “是。”

    岚翔领命,一声令下,院子里三十几号人便分别带入王府另一处早已准备好的的房间内。

    分开审问是最好的方式,串供的机会微呼其微,只要将他们的供词,一个接着一个的核对,那么,就能够从中找出差异,找出不同,而且有了吴管家的先例,他们哪里还敢不说实话?

    “擒贼擒王”。

    好厉害的手段,好深的智谋,谁都不会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少女竟如此聪慧。

    不多时,几个没有佐供之人便浮出水面,可是这几个里面,白清秋挑出三个人,一个是厨房里的小厮阿陶,而这个小厮正好又是负责君若凌今日早膳,另有一个是负责打水的叫郭阿柄,还有一个,居然就是被她打残的吴管家。

    岚翔若是换作以前,根本不会将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因为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目光转向白清秋,只见她乌眸之中透着让人猜不透的眼神,这种眼神主子也有,不知怎的,岚翔竟安心了,他请白大xiǎo jiě来,是对了。

    “姑娘,冤枉啊,我们,我们没有做什么。”

    “是的姑娘,我只不过是个打水的,怎么可能去害王爷呢?请姑娘开恩,放,放了我们吧。”

    二人磕头如蒜,有了吴管家的前车之鉴,他们哪儿还有胆子敢说谎?

    “你说你们没做什么,那你告我,为什么凌王吃了你**丝燕窝粥会突然病重?还有你,你说你在打水,可是我已经命岚翔将那水井封住,王府所用之水都从天泉山庄而来,哼,你们还是老实交代得好,以免再受那皮肉之苦。”白清秋冷哼。

    阿陶,阿柄身体猛的一震,怎,怎么会这样?哪里就那么巧王爷是喝了他的粥而病发的,而府中井水里的水,居然也不用了?

    这一震,岚翔便看出不对,难不成,真的是他们两个?真是不可饶恕,居然敢暗害主子!

    “我说,我说,奴才,奴才昨夜逛了花窖,昨夜一夜都呆在小桃红房内,若是不信,姑娘大可以去查。”阿柄最先交代。

    “姑,姑娘,小的冤枉,小的真的不知啊。”他昨晚只是在睡觉。

    阿陶吓得浑身发抖,他,他好像没什么可交代的,可是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王爷会吃了他做的东西而这般了。

    事情到了这里,应该很清楚了,一个有证人,一个没证人,傻了都知道在该如何判断。

    “阿陶,你让我很失望,岚翔,带下去好好审问,此事绝不是一个奴才能做到的,凌王身体最重要,涉事者,一个不留。”

    说罢,白清秋执鞭而去,留的是阿陶早就瘫软的身子。

    暗中一道阴冷的笑容扬起,什么白府大xiǎo jiě,什么聪明过人,还不是一样被他胡弄过去了?

    凌宵院,一股比原先还要浓的药气从那处传了出来,还是昨夜那个浴桶,还是昨夜那个中毒之人,不同的,则是此时施针之人换作了池老,这让君若凌很不开心,他还是喜欢小女人为他施针。

    “主子,白大xiǎo jiě已经开始行动了。”暗卫前来禀报,谁也没想到,毒害主子的人居然是后厨的一个小厮。

    君若凌张开凤眸,一道凌厉自目中射了出来,“这世间,没有比小女人还要聪明的女子,若是加以时日,给她势力,只怕整个南渊都会被她翻过来。”

    “主子,那,我们要不要”助上一助?

    “不必,你只要好生保护她就好,还有,将这个给宫里那人送去,定要亲眼看着他喝下去,明白吗?”

    君若凌将放置一边的白色瓷瓶交于暗卫,命令道。

    “是,主子。”暗卫接过瓷瓶领命而去,立时消失原地。

    一边的池老嘴角猛抽,要是他所记不错的话,那瓶中装的是这里浴桶的药水和刚刚散发出来的碧落花之毒吧,不过,称他的洗澡水更合适不过。

    “怎么,你想告诉那人,他喝的是本王的洗澡水?”君若凌挑眉。

    池老猛吞了吞口水:“小老儿我老眼昏花,什么也看不见。”

    君若凌满意点头,算他识相,只不过,他倒是更担心小女人那处,要知道她要对付的人,是南渊心机最深,手段最厉,权利最高之人。

    不过,他的好皇兄,一切才刚刚开始,是不是也该让你尝尝碧落花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