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恭喜你,你可以去死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零九章 恭喜你,你可以去死了

    第一百章恭喜你,你可以去死了

    可不是废了吗,直到现在郭阿柄都感觉身下异样的存在,想想方才真是愤恨得让人咬牙,岚翔居然在那种时候冲了进来,那是他最为激荡的时候,也是男女欢爱最关键时刻。

    郭阿柄暗暗紧握手指,怒气直线上升。

    “嗬,还有时间在这里发怒?郭阿柄,你是不是该想想如何逃脱本xiǎo jiě的手掌?”

    一道雪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还是那个倾国倾城的脸,还是那个冰冷的笑容,郭阿柄看着却十分刺眼,潜伏凌王府也有七年之久,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可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还未及笄的女子给算计了,真是让人愤恨。

    “原来是你?”

    郭阿柄怎么也想不到,抓他居然白清秋?难道,这不是凌王的主意?真是可恶,他被高高的绑在正院大柱之上,他没忘记这里六个时辰之前可是绑过另一个人的。

    想想吴管家这死,他便感觉头皮一阵发麻,可是

    “哼,白清秋,你想杀便杀,若是想从我的嘴里套出任何消息,那是绝不可能的。”他就是死也不会说出幕后主使者。

    白清秋秀眉一挑,“你居然知道我是白清秋?那这可就有意思了,凌王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没见过我,可你却知道了我的身份,让本xiǎo jiě想想,到底是谁告诉你我会来凌王府的?”

    白清秋古井深渊般的眸子微眯,脑子里第一个浮现出来的便是白清竹,因为只有她才像黑暗中的蛇牢牢的盯住清秋院。

    只是,白清竹又怎么会与凌王府的细作勾搭?想到这里,白清秋只感觉眼前迷雾重重,可是,她相信,只要能找到二者之间的联系,这团迷雾便不难解开。

    “你?”郭阿柄一顿,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一不小心便着了她的道。

    可是,你以为不说话便能让白清秋无计可施吗?那你就太小看她了。

    “啧啧啧,你还真是个硬骨头,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与你一样,宁死不屈的,岚翔,去,将那个小桃红给我带来。”

    “是,大xiǎo jiě。”

    岚翔领命而去,不多时,一个头发凌乱,身上随意披着衣裳的女子出现他们面前,为了不污白大xiǎo jiě的眼,他们可是好心的替此二人穿上衣服。

    “你,你想干什么?”郭阿柄看着小桃红,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干什么,只是想让她看看,她心爱的男人是如何死她面前的,还有,就是顺便表演一下本xiǎo jiě超高的鞭法。”

    白清秋手中白鞭啪的一声,就在空中甩了个漂亮的鞭花,白鞭被清洗得干干净净,可是这里的每一个都知道这白鞭可是灌饱了吴管家的血的。

    郭阿柄脸色瞬间惨白,难道现在,这条白鞭也要染上他的血不成?

    “你?白清秋,你这般的心肠狠毒,就不怕遭报应吗?”郭阿柄嘶声大喝。

    “报应?若是老天要报应,那也是报应在你们身上,怎么,你敢对君若凌下毒,就不敢承受下毒的后果吗?”

    白清秋也怒了,君若凌的毒受到控制,可是他们却以更加阴毒的手段将毒给引了出来,而且比原先更多了双倍的痛苦。

    先是玳瑁闭门关窗,再1;150850295305065是郭阿柄引毒发,若不是有她在,君若凌今年夏日又不知受上多少的痛,吃上多少的苦?

    想到这里,白清秋的心如针扎般的疼痛了起来,手中白鞭紧捏在手,周身上下杀气猛然腾升而起,让郭阿柄心尖儿发颤。

    “你,你要干什么?”郭阿柄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他从未见过杀气这般重的女人。

    “干什么?哼,你既然知道本xiǎo jiě的身份,那那个人一定也告诉过你,小心着本xiǎo jiě吧,因为,本xiǎo jiě的鞭子,从来都不吃素。”

    白清秋手下发狠,抬手便将白鞭狠狠抽去,啪的一声鞭响,鞭子破空而出,对着柱顶之上的郭阿柄袭卷而去。打出的白鞭不过是在眨眼之间,可是这鞭子撕下的却是人体薄薄的一块皮肉。

    “啊。”

    一声惨叫响震在整个凌王府。

    白清秋丝毫不被这声惨叫而感觉自己的残忍,因为是他们残忍在先的,手中不停,手腕一抖,白鞭就在空中打个旋便再次抽过去。

    还是同样的一块地方,还是同样的一块肉片被活生生的撕下,郭阿柄比方才叫得还要惨烈,可是这里没有一个人同情他,因为他该死。

    小桃红睁着大眼,不敢相信眼睛里所看到的一切,这个女人太可怕有了,若是这样一层层的撕下阿柄的皮肉,那又与凌迟又有何区别?

    不,不,她不要,她不要看着阿柄受罪,她挣扎着想开口,想上前求饶,可是却说不出话来,因为她早就被他们点了哑穴。

    “怎么,看到你的男人受苦,心痛了是吗?那恭喜你,你还可以更心痛一点。”

    白清秋此时早已化身恶魔,不是她想成魔,而是他们逼得她成的魔。

    郭阿柄就凌王府,他哪里来的药粉将君若凌毒引发,靠的不就是这个叫小桃红的女人?现在知道心疼自己的男人了,早特么干嘛去了?她的男人是人,那她白清秋的男人就不是人了吗?

    啪啪啪,连续打出三道响鞭,鞭子就像是一把把极利的刀片,一块块的割着郭阿柄的肉。

    这割肉不会死,但是会生不如死。

    “啊,白清秋,你,你个贱人,有种,有种就杀了我吧。”

    他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这比一刀结果了他还要难受,钻心的疼痛一波接着一波的席卷着他的肉身,额前冒着密密冷汗,这才只有五鞭,五鞭便让他这般痛苦。

    他后悔了,后悔没有听那人的话小心行事,否则,否则自己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可是,这又能怪谁?

    “杀了你,哈哈哈,你知道吗,杀一个人那是对他善良的惩罚,若是在他死前让他尝尽苦楚,才是给他最狠的报复。本xiǎo jiě现在要做的,是从你身上抽下一百零八片肉而不让你死,若是那个时候你还活着,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去死了。”

    什,什么?

    抽下他一百零八片肉?

    郭阿柄目光爆怒,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人,她就是从地狱里出来的索命恶鬼。

    “我,我死也不会让你这般对我!”

    郭阿柄狠了狠心,张口便要咬舌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