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完犊子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一章 完犊子了

    经过厨房一事,府上所有的丫鬟小厮越发的不敢靠近清秋院了,当然,待遇方面也不敢造次了,该给的xiǎo jiě待遇一个不少,原本杂草丛生的清秋院不到半日工夫便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白清秋满意的点点头:“不错,算你们有眼色。”

    众丫鬟一字排开,紧张的缩着脖子聆听训示,生怕这个痴傻xiǎo jiě再次发起疯来,张婆子和那两个婆子伤得不轻,一个扒了皮肉,两个废了手腕,府里的大夫说,刺穿了手腕的经渠穴,没用了。

    “谨尊大xiǎo jiě之命,我等再也不敢造次了。”众丫鬟齐声道。

    白清秋眼底清冷的看着这些个丫鬟,一个个的就是欺软怕硬,捧高踩底,现在看起来对服从,可是她更相信,若是有朝一日她没落了,一定会比以前更惨。

    “不敢就好,记住你们今天的话,若是让本xiǎo jiě知道你们还存着别的心思,就别怪本xiǎo jiě辣手摧花了。”

    啪,白清秋苍蝇刑具一棍打在一盆盛开的玫瑰花上,瞬间,花朵残破不堪。

    众丫鬟见此,连忙说道:“不,不敢。”

    “哈哈,好,不敢就好,端的看你们表现了,小新,本xiǎo jiě累了,让她们下去准备吧。”

    白清秋转身进屋,外头丫鬟这才松了口气,以后得罪谁也别得罪大xiǎo jiě。

    “没听到xiǎo jiě说累了吗,还不快去准备晚膳和沐浴用的香粉?”兰香不给她们半口松气的时间。

    “呃,是,春兰姑娘。”

    “春兰那是以前了,xiǎo jiě赐名兰香。”

    xiǎo jiě赐名?那岂不是表明春兰,哦不兰香已经不是李姨娘那边的人了?

    白清秋在屋内听到外头对话,微微点头:“有个得力的丫鬟就是不错,省事儿多了。”

    晚饭,白清秋带着两个丫头狂扫桌子上的菜,水晶肘子,白玉馒头,翠玉菜心再加上个鲍鱼清烫,要多奢华就有多奢华。

    兰香小新也是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菜,就差将自己舌头给吞下去了,xiǎo jiě对她们实在是太好了。

    “xiǎo jiě,你对小新真好,以后,奴婢会更加用心的照顾xiǎo jiě的。”

    “兰香第一次尝到吃饱饭的滋味,xiǎo jiě,兰香以后便跟在xiǎo jiě身边,伺候xiǎo jiě。”

    嗝

    白清秋在此时打了个饱嗝,二奴婢齐汗:xiǎo jiě,在这种情绪高涨的时候打嗝真的好吗?

    “没想到,一顿饭就让你们一个个感动成这般模样,要是别人天天请吃山珍海味,那是不是转头就将本xiǎo jiě忘了?”白清秋装作一副痛心的模样。

    兰香小新一听,赶紧摇手:“没有没有,不是的xiǎo jiě,我们只听忠心于你。”

    “噗,好了好了,看你们紧张的,本xiǎo jiě不过是在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言归正转,那个东方府是怎么回事?”

    白清秋不解,李姨娘听到东方府来人,就屁巅屁巅的跑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来找她的麻烦,难道,这个东方府比天王老子还要管用?

    “东方府?xiǎo jiě,奴婢不知道什么东方府,只知道太阳从东方出来。”小新老实回答。

    白清秋扶额,真是败给这个丫鬟了:“小新,你能不能学学兰香,要是你再这么单纯,只怕被人卖了还在替别人数钱呢?”

    “xiǎo jiě,奴婢的卖身契在老夫人那里,没有人会卖奴婢的。”小新一脸认真的说道。

    白清秋一听,顿时泄了气了,真是服了。

    “xiǎo jiě,奴婢听李姨娘与三xiǎo jiě闲聊时隐约说过,东方府是南渊第一首富,据说金山都有好几座呢,东方府虽说不是朝廷官员,可是李姨娘好像很在意。”兰香如实禀道。

    白清秋了然:“怪不得李姨娘跑得比兔子还快,原来,是看中了人家第一首富的名头啊。”

    白府,琼雅院。

    一只白嫩的小手挑了挑灯蕊,娇美的声音发出万般不愿的语气。

    “娘,本xiǎo jiě看中的不是什么天下第一财富,而是将来的荣华富贵。”白清月要的是太子妃之位。

    “女儿啊,你可别小看了东方府,虽说不是朝中官员,可是如今的东方家主东方睿不仅年轻有为,而且富可敌国啊。”

    相比权谋之争,李姨娘更希望白清月过那无忧无虑的锦衣玉食的生活。

    “不去,就是不去,哼,东方睿再年轻有为,能敌得过太子?还不是贱民一个。”

    李姨娘见白清月这般不听,目光转了转,而后柔声道:“清月,难道,你就不想试试,你的美貌与才学到底能够吸引多少人吗,若连东方睿都败在你的石榴裙下,那太子,更不在话下了。

    再者说,要当天下之母,也应该有个依仗的不是?这东方府,也许就是你的后盾啊。”

    白清月美目一转,心思大动:“你说得不错,太子妃,不可能没有实力的,要让人看得起,就得有资本。”

    于是,白清月脑海里已经幻想出巨富东方睿拜倒在她脚下的模样,身边还有高贵的太子

    画面转动

    白清秋一个指头点在了小新脑袋上:“我说你们两个做什么白日梦呢,还让本xiǎo jiě打扮得漂亮去赴宴?我看你们是小人儿书看多了吧?”

    只有笨蛋才会将自己往那死路上推,你看她白清秋像笨蛋吗?

    “xiǎo jiě,那东方公子一表人才,而且”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没用的,本xiǎo jiě我要去洗澡了,警告你们,别偷看啊,否则,我挖了你们的眼睛,哼。”

    白清秋转身进入屏风,三下五除二将自己扒了个干净,美美的享受了一番真正古代嫡xiǎo jiě的沐浴。

    不许偷看?

    哪个xiǎo jiě不是由奴婢们服侍着的?可是xiǎo jiě自打从跛子峰回来之后,性情大变,不过,这样的xiǎo jiě,她们更喜欢,该打时绝不手软,更重要的是,对她们也极好,就是有点太不为自己着想了。

    兰香,小新无奈互视,齐齐叹了口气,收拾桌子,关上房门,出去了。

    就在门被关上的那一刻,白清秋突然将舀了瓢洗澡水,猛的朝着窗子口泼去。

    “老娘让你偷看。”

    可是话还没说完,便见她泼去的那瓢水突然反扑回来,白清秋根本没有想到,那水还会返回来的。

    卟,一声响,原封不动的罩了过来。

    “啊。”

    1;150850295305065

    白清秋立时成了落汤鸡。

    一道白影恍过,她手腕一痛,白清秋暗道,完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