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一条毒计涌上心头-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章 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第一百一十章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咬舌自尽?你当她白清秋死人不成?

    啪。

    白鞭疾速袭出,鞭子狠狠的抽了过去,这下却是打在了郭阿柄的下颚,只听咔嚓一声,颚骨脱臼,别说是咬舌自尽了,就是想开口说话也是不行了。

    郭阿柄满脸惊悚的看着白清秋,怎么,怎么会这样?难道他连求死不能吗?

    不能,当然不能。

    “没有本xiǎo jiě的命令,谁允许你死的?”白清秋冷声而道。

    众人的心也随她这句霸气无比的话而震了震,她当真是个可怕的女人,手段狠烈,心肠极硬,若是换作一般xiǎo jiě,别说是拿鞭子shā rén了,就是见个血也会吓得花容失色。

    可是又不得不说,具有这种霸凌之气的她,更美,一袭白衣长裙就像是天上的女战神,高贵,美丽又让人不敢靠近。

    众人再将目光放到郭阿柄,全身上下也只一道伤口,比起吴管家的血肉模糊,他还算是干净整洁的,可是他们都知道,这样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凌迟一百零八片,现在连个零头都没有,剩下的一百零三片肉还不知道在哪里,想想都可怕,真是狠啊。

    狠吗?

    不,当然不狠,君若凌知道,对敌人狠不下心的人,将来你只会死得更惨,所以,像他们这种人,只有不折手段,狠下心来杀出一条血路,才是他们最终的生路。

    君若凌抬头看向天上繁星,勾起绝美的唇角,“我的好皇兄,只怕你自己也不知道十四年前留下来的小人儿,现在会将你的爪牙一个个拔除吧。”

    听,一道鞭响就是一块肉的落地,小女人的鞭子对任何人都是绝不留情的,相信很快凌王府的,白府的爪牙一个个的都会被清除,而那个时候,你是不是会后悔当年决择?

    皇上的毒此时也应该发作了,明日,不,也许今夜便就能够听到从宫中传来的皇上身染恶疾的消息。

    正如君若凌所料,皇宫之中一团乱麻,林公公看着龙床之上翻滚着痛苦嘶叫的皇上,急得直跺脚。

    “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上前伺候着?”

    所有宫女太监全都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若是皇上驾崩了,只怕他林公公也会跟着陪葬。想到这里,林公公越发的如1;150850295305065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慌乱得失去了主意。

    “慌什么?皇上不过是吃坏了东西而已,说不定明日就会好了,太医不是在诊治吗,不会有事的。”莲妃铁青着张脸沉声道。

    皇上突发病重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皇后娘娘那边,否则,太子执政决不是什么好事。

    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她的娘家秦府现在正如日中天,若是在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之下换了天,那么秦府绝不会再有这般的辉煌。

    更何况,她自己也有私心,凭什么皇后的儿子可以是太子,而她的儿子,却只能是个皇子呢?

    林公公精明的老眼微微一转,“娘娘说得不错,皇上只不过是吃坏了东西而已,不会有事的,你们几个听明白没有?”

    能进宫的都是人精,宫女太监们齐声称是。

    可就在这时,殿内又传来一声惨叫,这像是吃坏东西不会有事的模样吗?只是谁也不敢说不是。

    莲妃美目一沉,眼睛里射出一道阴霾,银牙暗咬,“林公公,看来得请太医院老院首走一趟了,你拿着本宫腰牌亲自出宫一趟,务必要将徐院首给本妃弄进宫来,听明白没有?”

    林公公心下一惊,倒吸口凉气,难道皇上竟真的到了那种要请徐院首来的地步?

    说起前任徐院首,那也是个chuán qí般的人物,他是徐太傅之长子,不爱字画爱医术,而且医术造诣深厚,年轻之时救过苏太后之命,皇上龙颜大悦,任其为太医院院首之职,皇上和苏太后的平安脉都是他请的,多少年来一直相安无事,这也是徐院首过人之处。

    可是六年前却突然辞去院首一职,而且态度坚硬得让人咋舌,宫门之前他说过一句至今让他记忆犹深,他说:此生不再进宫。

    这般的绝决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可如今莲妃娘娘竟然要请他再次进宫,只怕皇上是真的不好了。

    “是,娘娘,老奴一定办到。”

    林公公带着腰牌而去,莲妃脸色依旧沉得吓人,听着身后皇上痛苦大叫,她的心也如开水般烫过一样难受。

    “娘娘不必担心,只要皇上还在我们宫院,一切都还未有定数。”

    莲妃抬头看着这个从小便跟在身边的老嬷嬷,微微点头:“你说得不错,只要皇上还在我的宫里头,保证不叫皇后见上半分,而且,若是真的不行,那我们便只有兵行险招,越过太子,立我扬儿为皇也不是不可以。”

    莲妃是个狠的,同样也是个有魄力的,以秦府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盖过太子那方。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她从来不会认为这么做是错的、是大逆不道的。

    皇上果真有多爱她吗?宠她,只不过是做给世人看而已,莲妃目光中闪着平日里从来没有过的愤恨。

    宽大的龙床之上,皇上痛苦嘶叫,那种分离着骨肉的痛楚瞬间将他折磨得不chéng rén形。

    可就在这时,他,他居然看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在他心中隐藏了十四年的女人。

    那日,天气清,他私自出游至一个不知名的山林,从林中突然走出个美丽的仙子,只一眼,一眼他便爱上了,他从来没那般的喜欢过一个女子,当下便瞒着太后将她送入宫中。

    可是女医官却说,她怀有身孕?

    这道晴天劈雷震得他体无完肤,她居然已为人妇?这实在是让他不可接受,可是,他又不甘心,当下便命人送去一碗花红,孩子不能要,她必须留下。

    但是等待宫女们回复的则是,她不见了?怒极之下,拔剑便将那里的宫女们一个个刺死。

    此事不能张扬,更不能大肆去寻找,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再次得到消息时,她却已成为白远涛的正妻?

    她居然没有选择他而选的是个小小的白府嫡子?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当初的那股爱意瞬间化为恨意,他要报复,他要让这个女人知道,她所做的决定是错的。

    可是又一个消息传来将他震住,她居然是西临纳兰氏?而且那个孩子,也极有可能是西临皇室血脉,而且还是唯一的公主

    震惊之下,一条毒计涌上心头。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南渊国一直屈于西临之下,那么,这个孩子就是他的筹码,他的棋子,若是运用得好,将西临吞并也不是不可能。

    他开始计划,开始布置这一切,将一个西临公主养成傻子,这是他最开心的一件事。

    看到了吧,你的女儿成了傻子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傻子又突然变得聪明了起来,而且长得越来越像她死去的母亲?

    卟。

    一口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溅在龙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