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成为他的王妃?-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成为他的王妃?

    第一百一十一章成为他的王妃?

    皇上吐血了。

    当君若凌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只是一笑笑,并没有太大的惊讶。

    而此时,白清秋的一百零八道鞭子也甩得差不多了,郭阿柄离死只差一口气,若是这时谁再给他任何一道小小的伤害,他便真没命。

    地上散落的不止有血,还有一片片带着血的肉片,画面极为血腥和残忍。

    小桃红瘫软在地,全身力气被这可怕的一幕抽走,她看着那个手持白鞭的女子,竟然面色如常?

    她低下头来,若是不说,阿柄便不能死,若是说了,他也许还能给死得痛快些。

    “白大xiǎo jiě,别打了,我说,我说就是了。”所有的意志在这一刻全部瓦解。

    白清秋停下白鞭,听着小桃红的招供,越听越是心惊,越听越是感觉这南渊根本无药可救。

    深夜是宁静的,凌王府正院之中只有小桃红声音响起,那惊人内幕让这里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原来,原来指使这一切的居然是他们的皇上?

    这在意料之中,却又意料之外。

    因为皇上早在登基之时便对君若凌存有杀意,若不是当年一连两次天灾,卿天鉴的星象显示不宜再造杀孽,只怕凌王也活不到现在。

    过后几年西临大军压境,十几岁的凌王请自上阵,数年争战,军功赫赫,一度让西临人闻风丧胆,被南渊百姓们尊称其为“战神”。

    可就他们以为凌王就要崛起之时,一道皇令突然让他回京述职。

    述职?

    一名武将岂能用文官的那一套?

    刚一入京,皇上便在大殿之上直言要取回那百万大军的虎符?到了这一刻,南渊所有的百姓们都知道了,他们的皇上是有多么的在意凌王手中的兵权,不,说他更在意皇权才是真的。

    而就在那一年,凌王突然病重,凌王府派出大量护卫四处搜寻珍贵药材,从此南渊战神便消失在世人眼中。

    死里逃生,兵权被收,重病不起,三个不同时期,三个不同的重大决定,君若凌成功的让皇上的戒心放下。

    可是。

    白清秋古井深渊的眸子看着这个脸色依旧苍白的男人,朱唇轻启,“好个凌王,果然是计世奇才。”

    这一切都不是巧合,也许就是君若凌一手策划,皇上登基,那个时候他才多大年纪,竟能够让“两大天灾”和一个钦天监为他说话,让皇上错过了最佳杀机。

    那时候皇上不能动君若凌,到后来他却是动不了他了,从一个被动转到主动,这是怎样的一个历程,又怎样的周密计划才能实现,若是其中有任何差错或脱节,那等待君若凌的只有一个死字。

    可是君若凌却不以为然。

    “当你心中有执念时,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难不倒你,只是你愿不愿意去做了。”

    白清秋身子一怔,他说得没错,人若无念,哪里还会活在这世上,她的执念是摸清身世和将华阳针法练到最高层。

    皇上的执念是将皇权紧握在手。

    白远涛李姨娘的执念是荣华富贵。

    而白清月的执念是做太子妃

    只不过他们的执念是在贱踏和伤害别人的基础上进行的,她白清秋自问也不是什么好人,可绝对不会去故意害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这种执念无处不在,也无法消散,只要有人的地方,便就有执念。

    “不过我更好奇,你的执念又是什么?”

    什么样的执念让小君若凌迅速成1;150850295305065长成为腹黑之祖?

    君若凌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的撂起白清秋鬓边散落的秀发,“想知道?那就成为本王的王妃。”

    啥?成为他的王妃?

    白清秋猛然一怔,心儿控制不住的怦怦直跳,脸色瞬间爆红。

    他也能说出这么霸道的话?真是要死了,长得帅,多金又聪明,真的很让白清秋抵挡不住啊。

    可是,她也很明白,古代的男人一向都是三妻四妾的,尤其是像君若凌这样的身份,一正妃,两侧妃都是定制,虽然他硬件不错,可是却压不住ruǎn jiàn配套啊,算了吧,她白清秋不适合当那种在院门前等着夫君临幸的深闺怨妇。

    “小女人,你”

    就在君若凌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岚翔突然急急来报。

    “主子,不好了,白府传信过来,说是贺氏带着白老夫人冲入清秋院,说,说要见大xiǎo jiě一面,此时兰香小新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什么?

    贺氏和白老夫人?

    君若凌眉头一蹙,其他人就算了,可是这白老夫人,目光看向白清秋,只见她眼内极快的闪过一丝受伤,果然还是很在意的。

    “不必挂心,一切有我。”君若凌大手握住小手,定定的说道。

    被他这一握,白清秋心头那抹受伤无故抹平。

    白清秋微微一笑,“没什么,也许,这就是我与她的缘份吧。”

    收拾好心情将君若凌的软被捏了捏,“针法已经交给池老了,药浴对于你来说也很有用,只要坚持,你的毒终有一日会被清除。”

    她这一回白府,只怕很长时间会见不到他,这心里,感觉还是有点空落落的。

    “岚宽,岚翔,好生照应着你们的主子,不要什么人都往院里放,该挡的就得挡,若是有不听话的,直接杀了扔去喂狗,还有,所有吃的用的,甚至是闻的,你们都要让池老在场,让他先用了再给君若凌,明白了吗?”

    白清秋快速交代,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君若凌再发生此类之事。

    “大xiǎo jiě放心,属下明白了。”

    岚宽岚翔知道,这是在说玳瑁和郭阿柄之事。

    也是他们的错,若不是白大xiǎo jiě此次清理凌王府,只怕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手底下的小厮存的是这样的心思,果然,王府里还是缺了个女主子啊。

    不过,池老不高兴了,胡子一颤一颤的说道:“凭什么让我先吃?难不成,毒死了我,凌王就能保得住了吗?”

    真是气死个人了!

    可是白清秋却没心思管这些,身影在暗卫的帮助下消失在凌王府的夜空之中。

    君若凌看着白清秋消失的地方,久久才开口而道:“小女人不好过,皇宫里的那位也别想好过,去告诉徐院首,本王不想在的期内见到他。”

    嘶,好狠,为了自己的女人,而置皇帝的性命于不顾,果然有护妻风范,白清秋若是知道,一定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