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门,开是不开?-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二章 门,开是不开?

    第一百一十二章门,开是不开?

    白清秋喜欢,可是徐院首却不喜欢了。

    当接到君若凌的指示之时,郁闷得无以复加,更大骂君若凌你个骗子。

    什么知道了比凝香丸还要厉害的方法能够控制碧落之毒?他根本就是诓他替他办事。

    “近期不想见到皇上?你是想让他再受一份痛苦才对。”徐院首哼道,这世间能毫不客气的让皇上受罪的人,除了他君若凌便再也找不出别个了。

    “徐院首,皇上的病情如何?”莲妃焦急问道,徐院首脸色不好看,难不成皇上真的没救了吗?

    徐院首抬眼看了看莲妃,而后一本正经的沉声道:“皇上病情有点复杂,此病来得突然和极为古怪,莲妃娘娘,皇上近日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这话若换作别的太医是绝不敢问的,可是徐院首却是直言不讳。

    莲妃脸1;150850295305065色瞬间尴尬了起来,暗暗一惊,这徐院首果然有一手,皇上能这般,还真是喝了不该喝的东西。

    白日里,皇上突然对她起了那种心思,她哪里会拒绝,一场欢爱过后,皇上顺手便端起她平日养颜喝的汤药,她还记得当时皇上说了句,这味道怪怪的,几个时辰之后,便成这般了。

    像这般私密之事她哪里敢说,更不敢说是她的汤药有问题,否则一个弑君之罪扣下来,也是有够受的。

    “汤药?”

    徐院首精明的目光一转,如果他所探不错,皇上的体内有碧落之毒,而碧落之毒只有凌王身上才有,难道凌王放血将毒下至莲妃的汤药里?但他又闻不到任何血腥之味。

    这就奇怪了,那碧落之毒又是通过什么逼出凌王体外的呢?

    暗中之人才不会告诉他,那是主子的洗澡水所至,按主子的意思,他们示先在空中洒了道合欢粉,皇上**难耐自然得找人消火,消火过后,皇上会有一个小小的习惯,那便是到处找水喝

    这,就是他们下手的好机会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白府那处,虽是深更半夜,可是白府清秋院却是灯火通明,一大帮子的丫鬟婆子将清秋院站满,为首的则是一脸焦急,担心的贺氏。

    “你们,你们两个丫鬟到底在干什么,大xiǎo jiě病得这般严重,你们居然还拦着不让我们进?兰香,小新,我知道,我只不过是白府新妇,你们对我有防备那也是正常的,可是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伤害白府中的任何一个人。

    更何况,身为女子嫁鸡随鸡,我即嫁远涛为妻,自是一切以白府为重,大xiǎo jiě虽非我亲生,但我会像老爷一样的疼爱大xiǎo jiě。”

    贺氏苦口婆心,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到众人的心坎里去了

    虽进门不过三日,可是一应之事做得无一不让人烫贴,无论是每日对白老夫人的细心照顾,就连梳洗这样的小事都仔细过问,还是老爷每上朝都会站院前恭送,这可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相对于李氏,这贺氏才真的像个一府主母。

    可是尽管这般,兰香小新也不会认为她是一个好人,若不是早知道她的底细,只怕这种面慈之相也会让她给骗了。

    “夫人,不是奴婢不让夫人和老夫人进去,而,而实在是xiǎo jiě身体不适,更重染风寒之症,老夫人身子刚刚才好,若是过了病气那可如何是好,还请夫人莫要再为难奴婢了。”

    兰香年纪稍长,而且心思也沉,她绝不会因为贺氏的花言巧语而心动的。

    贺氏眼内闪过一丝惊讶,原本她这翻话无论搁在谁的身上都会感觉到一丝松动又或是异样,可是在这两个丫鬟却死不松口。

    丫鬟饶是如此,那主子又岂是好对付的?难怪李琼花和白远涛斗不过了,不过,如今却不同以往,这两个丫鬟态度越是坚决,就说明这清秋院越是有鬼。

    “兰香,你是个好的,你说得也不错。”贺氏转过身去,温柔的对着白老夫人道:“母亲,劳您在这里呆会儿,让媳妇进去瞧瞧。”

    贺氏的举动让白老夫人身边的王嬷嬷暗暗点头,这个女人是比李姨娘强上许多,别的不说,光是这层时时的体贴与温驯做的就让人无可挑剔。

    “夫人放心,老奴会照应好老夫人的。”

    “有劳王嬷嬷了。”贺氏依旧恭敬。

    若是白清秋见到,定然会大赞她的心机深沉,连一个老嬷嬷都这般算计到位。

    王嬷嬷是什么人,她可是陪伴了白老夫人大半辈子的,在那十四年里唯一能与老夫人说话之人,虽然身份低微,可是只要利用得好,那便是一把捅向她的利器。

    贺氏安顿好白老夫人,款款来到兰香身边,兰看在丫鬟当中算是个子高的了,可是贺氏却比她高了三寸,再加上那主母气势,无形之中便将兰香打压了下去。

    “兰香,老夫人身子弱,可是我的身子不弱,这,总可以我进去探望xiǎo jiě了吧。”

    贺氏声音轻柔,可是听在兰香耳中却是如雷般的沉重,听上去就像上一个主子做事要过问奴婢有一般。

    这如何了得?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兰香是那种不听话的恶奴?

    她倒是无所谓,可是这里还有老夫人在,若是老夫人以为xiǎo jiě也是那样的人,那,那可就糟了,xiǎo ji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老夫人从那地方出来,可别到时候竟真的让便宜都让她贺氏给占了呀。

    想到这里,兰香额前冷汗直流,她竟开始相信,那贺州一府灭门是真的存在了。

    “奴婢,奴婢”

    她该怎么办?一时间她竟真的陷入两难的境地了,若是让她进去,以贺氏这般精明指不定岚轩就要被发现了,可是,可是若不放?

    兰香手指紧握,在心里将贺氏骂了个千遍。

    贺氏看着兰香变幻无测的脸勾唇而笑,她知道她是顶不住了:“兰香,开门吧。”

    最后一句话不是寻问,而是命令。

    兰香心头狠震,死死咬唇,她绝不能让贺氏进去,就算将她当场杖毙,也绝不能让她有机会抓住xiǎo jiě把柄。

    “夫人,请恕”

    就在她就跪在下受罚的那一刻,吱呀一声,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