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们几个都是死人不成-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们几个都是死人不成

    第一百一十三章你们几个都是死人不成

    门开了。

    众人抬眼一看,便见一个脸色苍白,眼底一片青肿的女子站在那处,一件白衣随意披在身上,头发略略散乱。

    可饶是如此,贺氏也不得不说,白清秋是个绝美的女子,甚至比皇上给她的画卷上的还要美,乌黑的眸子古井深渊,唇边的笑容透着三分清冷,三分邪魅,周身散发着华贵之气让人不可轻视。

    若说白府嫡女,当如是。

    “大xiǎo jiě”

    “这就是父亲刚抬的平妻吧,果然不错,柳眉杏眼,肌肤雪白,父亲好眼光。”

    贺氏刚一开口便被白清秋截住话头。

    好眼光?这是在说她以sè yòu人吗?

    白清秋开口便是夹杂着暗箭的,贺氏自然不甘落于后,带着慈母般的笑容上前道。

    “大xiǎo jiě”

    “那处可是祖母?”白清秋突然惊道。

    只是贺氏未能如愿再次被白清秋打断。她的目光越过贺氏看人群之中的白老夫人,眼睛里盈盈充满着激动的泪水。

    你?贺氏隐藏在袖下的手指紧紧一握,慈母般的表情僵在脸上。

    被白清秋连续两次打断,心头早已准备好的那些话被梗在喉间,吐不出咽不下,着实让她难受之极。

    可是她又不能这个时候露出一丝的不满来,祖孙相见,温情满满,若是这个时候再说些什么,只会让人说你不懂事,她可不能让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贤良给毁了。

    “祖母,真的是祖母,岚轩,快快,快扶本xiǎo jiě下去。”

    白清秋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情意,那是久未见亲人之时的想念与欢快,不待岚轩扶住,她脚步早已跨了出去。

    “xiǎo jiě小心。”

    白清秋显些摔倒,岚轩赶紧一把扶住,就这样白清秋脚步虚浮的上前,更是在离老夫人三步之是砰的一声跪了下来,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

    这一幕让在场所有人为之一震。

    别人不知道,可是白府的丫鬟婆子们相当清楚,白清秋的强势,霸凌,还有她的心狠手毒,纵然是shā rén,她也不眨下眼睛的主。

    可是,像这样的一个女子这个时候却卟通一声跪在了老夫人的面前,这让她们无论如何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和震惊。

    但是大xiǎo jiě脸上的那份真执不像作假。

    “祖母,孙女儿终于见到你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白清秋再次抬首之时,脸上满布泪珠,她没有哭声音,可是这种无声的哭泣更让人心疼。

    白老夫人不过是五十多岁,可是鬓边早已布满白发,眼角的皱纹也藏不住了,在那种地方过了十四年,怎会好过?

    白清秋眼中带着丝怜惜。

    这种怜惜被白老夫人看在眼里,顿时老泪纵横了起来。

    “好,好好,清秋,清秋”

    白老夫人没有想到,她们见面会在这种情况之下,带着皱纹的双眼同样布满泪水和激动,一旁的王嬷嬷见此也忍不住鼻头发酸。

    十四年了,被关安福堂十四年,若说白老夫人不关注外头,那是假的,每当听到大xiǎo jiě又闯出个祸事,老夫人便起身跪至小佛堂念经,求菩萨保佑。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夫人吃的苦外头的人不知道,她王嬷嬷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更何况,当年老夫人也是因着大xiǎo jiě而被囚禁的,如今见大xiǎo jiě清醒了过来,二话不说下跪磕头,这让王嬷嬷觉得,这十四年所受之苦值得。

    “起来,起来。”

    白老夫人一把上前,亲自将白清秋扶起,十四年了,当她离开之时,她还是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没想到眨眼间便成长为一个绝色少女,心中竟是感慨万千。

    不过,当她第一眼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个少女之时,心脏更是猛然一怔,像,真是太像了。

    可是仔细一看,却又不像,因为眼前的女子眉眼间隐隐透着霜寒,而那个人则是温婉如水,跟她的名字一样,婉儿。

    “祖母,你受苦了。”

    白清秋展颜一笑,可是她并没有错过白老夫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和异样,掩下长长睫毛,老夫人果然是知道她的身份的。

    “哎呀,真是恭喜母亲,贺喜母亲了,孙女儿个个不错,一个貌美勇救太子,一个听话乖巧细心,还有一个孝义两全,真是羡慕死妾身了,只可惜,妾身,妾身身子弱,不能为白府开枝散叶”

    贺氏捏着锦帕,眼眶同样挂着泪上前说道,声音真切,竟叫人瞧不出她心中任何真实的心思。

    如此心机深沉的人,白清秋不由的感觉到了种充满寒气的压力。

    她那两回截断她的话,非但没有让她撕破脸皮,而且还要在脸上该笑的笑,该赞的赞,句末竟还自责了起来,婉如一个白府贤良主母。

    不过,白清秋更相信,她心里其实也舒坦不到哪里去,1;150850295305065毕竟她进白府的目的,可不止是做这些。

    “祖母,母亲说得对,您可是人福全之人,不过”

    白清秋后退了三步,离老夫人再远了些,王嬷嬷看到这里心下又一惊,难道大xiǎo jiě不喜老夫人了吗?

    “孙女儿前儿个寒气入体,祖母身子原本就不好,可别过了病气,能见到祖母清秋足矣。”

    王嬷嬷暗暗点头,大xiǎo jiě的心,还是向着老夫人的,只是接下来的动作更让王嬷嬷震惊。

    只见白清秋脸色一变,对着满院的丫鬟婆子大声怒喝,虽然底气不足,可是语气之中的音调却让人生生惊住。

    “你们几个都是死人不成,此时正值仲夏,地上热气扑面,你样难道就这样由着她性子出来?还有,祖母身子不爽利,你们就是连椅子,一把团扇都没有吗?

    白府大把大把的银子花在你们身上,还真不如养条狗了,兰香,传我之令,明日一早,这里的丫鬟婆子都给我打十大板子,也让她们长长记性。”

    白清秋此话一出,丫鬟婆子齐齐一震,卟嗵一声跪倒在地。

    “大xiǎo jiě饶命啊,奴婢老奴再也不敢了。”

    看着满院子跪着的众人,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王嬷嬷更是喜不自胜,这大xiǎo jiě是众rén miàn前给老夫人立威呢,十四年的空白,有几个人知道老夫人的存在,如今出来,虽说她们恭敬,可是心里怎么样的还不知道。

    如今大xiǎo jiě这般立威,竟比其余之人做得更加高明,白老夫人越发的欣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