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好像,这个主意不错-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四章 好像,这个主意不错

    第一百一十四章好像,这个主意不错

    清秋院之事贺氏不仅没能给白清秋下上套,还让她借此机会在老夫rén miàn前露了脸,想到白老夫人笑得合不拢嘴的有表情,还有对出院之时对她的淡淡,贺氏内心万分不爽。

    “夫人,看来这个白清秋是个难对付的。”曹嬷嬷转动着一双精明的老眼。

    贺氏又岂会不知道她是个厉害的?要知道,她还没进门的时候就给她弄来个杨姨娘,甚至还带着个儿子?

    想到这里贺氏更是咬牙,不是因为多了个女人与她分享夫君,而是不喜欢还没开始便就已经被人算计了的感觉。

    当初在贺州,她可是步步为赢的存在,何时吃过这样的暗亏?

    “难对付又怎么样,左不过一个十四岁少女罢了,就算手段再厉害,那也是孤立无援的,更何况本夫人有的是地方将她拿捏。”比如她的亲事。

    贺氏充满阴戾的目光看着手边那盆缸水中洁白的白莲,她能在贺府蛰伏十六年,自然是有她自己的手段,若不是皇上早有命令,不能让白清秋死留下任何垢病,她早早的便动起手来。

    而这个也困了她的手脚,这白老夫人就是其中之一,在计划成功之前白老夫人不能先死了,否则,白清秋亲事便要因守孝而推后三年,而这三年的变化谁都难料。

    所以,白老夫人那边她还得供着。

    福寿院。

    白老夫人略带疲惫的坐榻上,不过她却半分睡意都没有,脑子里全是白清秋和那个女子交错的身影。

    “像,真是太像了,王嬷嬷,你说,我这是怎么了?见到清秋脑子里便对十四年前之事,越发的清明起来?”

    当初那个神仙般的女子落在她面前之时,着实惊住,可同时,也是她另一个恶梦的开始。

    王嬷嬷将不冷不热的帕子送到老夫人1;150850295305065面前,她的心情她很明白。

    “老夫人,何必想太多,那人也已经死了,皇上那处虽然有气,可是事情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哪里还会再提及?更何况,您也从那个地方出来了,这不正表明着皇上已经恩赦了吗?”

    经过这几日明里暗里的探究着老爷,都说是皇上的意思。

    老夫人点点头:“你说得没错,这世间除了皇上能将我放出来,还会有谁?总不至于是我那逆子吧。”

    逆子白远涛。

    “所以,老夫人,是该您享享清福的时候了,大xiǎo jiě明年便及笄,找个好点的人家,也算是报了当年那女子的恩情了。”

    王嬷嬷长长的叹了口气,目光看着一闪一闪的烛光,思绪却飘向了远方。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年夫人进白府之门也有两年,可是肚子却依旧不见动静,情急之下去观音庙里求子,半路大雨躲入茶寮,却没想到茶寮之中竟有几个山匪,就在她二人以为要被污辱受死之时,一个贵妇及时出现救了主仆二人。

    那贵妇人不仅救了她们的命,更将老夫人的不孕之症给治好了,不过,那人说她此生只能有此一胎。

    老夫人自是兴奋,哪怕是只有一胎也好,好在上天保佑,老夫人第二年便产下一子,为感其恩,老夫人命人将恩人的画像给画了下来,直到有一日,那个叫纳兰婉儿的女子将一块玉佩送到她的面前,让她助上一助。

    直到此时老夫人才知道,那贵妇人原来是西临国纳兰氏的人,纳兰氏,一个等同于西临皇室般的存在,就算她这个南渊妇人也知道,当年若不是纳兰氏的退位让贤,只怕也没有现在的西临皇上,皇上为感纳兰氏,将国姓改为纳兰。

    也就是说,西临纳兰氏虽不是皇族中人可是却是高于皇室中人的存在。

    只可惜

    “老夫人,还是安歇了吧,我们能保住纳兰氏一脉也算是不错的了,要知道纳兰氏不比以前,尤其是大房,听说早就没落了。”王嬷嬷一阵唏嘘,当日的辉煌早已不在,留下的只不过是一片苍凉。

    白老夫人任王嬷嬷伺候,轻轻点头:“你说得不错,人已逝,最重要的是看眼下,还是不要让清秋知道这些好了”

    声音越来越当王嬷嬷抬头之时,老夫人已沉沉睡去。

    王嬷嬷另有一翻思虑。

    老夫人只怕是错了,照今日看来,大xiǎo jiě已然不是原先那个痴傻之人了,以大xiǎo jiě现在的聪明来说,早晚会知道自己的身世,而老夫人这般有意隐瞒,只怕到头来会惹大xiǎo jiě不快,毕竟,这天上下有谁不愿认祖归宗,哪怕是个残宗。

    老夫人十四年未理宅理,难道真的早就忘了宅中的争斗了?今日贺氏与大xiǎo jiě明显的就是一出,结果是大xiǎo jiě完胜。

    想到这里,王嬷嬷原本稍有松懈的心再次提了上来,更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应对。

    而白清秋此时,顶着个熊猫眼倒床上,连翻了几滚都睡不着。

    “xiǎo jiě可是怕热?奴婢在这就去取冰块来。”

    当xiǎo jiě顶着个虚脱的身子出现在她们面前的时候,三丫鬟吓了一跳,几日前还是活蹦乱跳的,现在却是脚步虚浮的比岚轩还软。

    白清秋并没有阻止,而是她现在真的想冷静了,将所有之事全在脑子里过一遍才能安心睡觉。

    她想的不是贺氏,反而是老夫人第一眼看她时的眼神,那种惊讶绝不是因为她的美貌,反而像是看到了不应该出现的人。

    “照这种情况,十有**是本xiǎo jiě长得像已故的亲娘了。”

    亲娘?你到底是什么人,白府居然连一个牌位都不给你?还有老夫人的脸色,绝对不是出一般的事情才能表现出来的。

    “等等,牌位?”

    白清秋猛的坐了起来,她看牌位不就行了吗?所有主母的牌位都是要进祠堂的,就算没有画像,只有一个名字也好啊。

    可是,她又要如何看,总不能杀进白府祠堂吧,那样白远涛不气死,老夫人都要气死了。

    “头大了的。”

    白清秋身子一软,又重重的倒了下去,“难不成,直接跟老夫人说让贺氏祭拜?”

    咦,好像,这个主意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