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说吧,你想怎么报答本xiǎo jiě-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说吧,你想怎么报答本xiǎo jiě

    第一百一十五章说吧,你想怎么报答本xiǎo jiě

    白清秋是个行动派,对于祠堂一事,在第二日给白老夫人请安之时便直接提了出来,连掩饰一下的功夫都没做。

    贺氏猛的嘴抽,抬眼便见一个身着白衣长裙,眉眼弯弯的绝色女子冲了进来。

    更重要的是,白清秋竟然一点病态都没有,犹如昨夜看到的那个脚步虚浮,眼底发青的女子不是她一般。

    “母亲看我作甚?本xiǎo jiě肚子饿了,赶紧让她们将早饭端上来。”

    白清秋毫不客气的指挥着贺氏,一屁股坐在白老夫人身边,清亮的声音说着话。

    “祖母,昨夜自从你走后,我的寒症突然之间就好了,你说,是不是托了你的福?”

    白老夫人也奇怪,可是当听到她说是托了她的福,高兴的哈哈大笑,“我怎么就没发现你这般的会说话?”

    白清秋的亲热感染了白老夫人,更将这福寿院的气氛带动,并完全的将贺氏隔开,贺氏的恼怒一闪而过,却并没有逃出白清秋的眼。

    1;150850295305065

    “大xiǎo jiě真是会哄人开心,竟将三xiǎo jiě四xiǎo jiě给比了下去。”贺氏不动声色的给白清秋拉了个仇恨。

    拉吧拉吧,一会儿你就知道拉仇恨的后果了。

    “母亲说得对,本xiǎo jiě是白府嫡女,自然会有嫡女该有的气质,父亲常常教导本xiǎo jiě,一定人要做到礼仪悌孝,不能让人轻看了去,母亲,祖母你们说对不对?”

    白清秋挑挑秀眉。

    贺氏又是一怔,她怎的感觉白清秋这话像是以给她下套?无论你怎么回答,都是错的。

    不要礼仪?错。

    要?那你便成功的落入白清秋的套中。

    “大xiǎo jiě果然知书达理。”贺氏脸上笑容不变的说道。

    想敷衍过去?

    啧啧啧,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既然母亲也同意我的说法,那么,母样什么时候给我娘亲上个香敬个茶?”白清秋笑容加深,想逃,没门。

    白清秋话音一落,别说是贺氏了,饶是白老夫人也是一震,手茶盏跟着一振,怀中热茶洒在了手中,王嬷嬷赶紧在擦拭,心中跟着一紧,这可是想什么来什么,昨儿个夜里老夫人还提及此事呢,没成想,今儿个大xiǎo jiě便正的开了口了。

    不过

    “清秋啊,你怎的好端端的说起此事?”

    白老夫人一句问话意味不明,又像是试探,又像是一句平常的问话。

    贺氏将目光转向白清秋,她也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会将她的命留下来对付一个少女?她也很好奇,她到底是哪个女人生出来的女儿。

    只见白清秋唇角笑容不变,表情和眸子里的清澈也没变。

    “祖母,如果我说昨儿个夜里梦见娘亲了,你信吗?”

    梦见她了?

    白老夫rén miàn色有一瞬间的发白,王嬷嬷暗中紧握了白老夫人的手,手中传来的疼痛让她回过神来。

    “清秋有这份孝心,是应该的。”老夫人木然说道,隐藏在暗绿色衣袖之下的手,紧紧一握,努力控制好她好的情绪。

    白清秋清冷的乌眸深处一道寒冰碎裂,不过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绝美了,美丽的容颜将整间屋子都跟着亮了起来。

    “祖母应了,那便太好了,母亲,你虽为平妻,可到底是妾,我娘十四年前不幸花折,可是她的身份摆在那处,母亲可不要与我娘亲计较才是。”

    白清秋吐字清晰,声音竟带着让不可抗拒的气势。

    白老夫人,贺氏,王嬷嬷都感觉到了,心头本能一紧,看来,这祠堂之事是势在必行了。

    贺氏捏着的帕子一紧,了解她的人便知道了,贺氏怒了,她绝不会让白清秋就此好过。

    “大xiǎo jiě说得对,婢妾一定会做好准备的,不过,此事还是要支会老爷一声,大xiǎo jiě,你说呢?”

    白远涛一定不会同意,因为皇上没有这方面的指示。

    可是贺氏怎么也没想到,白远涛居然同意了?

    当从福寿院出来之时,便直接回了如意院,而沐休在家的白远涛似乎正等着她的到来,听到他这般爽快的回答,让贺氏有些转不过弯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不知道祠堂开启,对她是一种怎样的伤害吗?那就是活生生在告诉世人,她贺碧如无论如何做,都不能成为正室,只能终身为妾?

    贺氏指甲掐进肉里,掌心的血顺着指尖渗入锦帕之中。

    贺氏只怕想不到,白远涛能答应全亏了杨姨娘,若是不答应,便将白清风真正的身份传出去,白远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白清秋听到岚轩报来的消息之时,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深了起来,漫步在园子里的脚步同时一轻。

    “xiǎo jiě,你怎的会知道贺氏会问白远涛?”岚轩不是没规矩,只是像这种渣男,她也只能给出这个称呼。

    白清秋随手折了朵花,放在鼻间闻了闻,花香瞬间吸入,“这有什么不可预测的,只要你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

    她不是未卜先知,只不过是将自己站贺氏的位置上,你就很清楚她的一举一动了。

    一个贺州知府官xiǎo jiě无论是因为哪种原因成为小妾,她的官xiǎo jiě的本质和骄傲根深蒂固,无法改变,如今她以为可以“转正”,却又被她再次旧事重提,还要在祠堂之上对已故的主母行礼,当然不会乐意。

    “可是,又如何让老爷驳了贺氏之请?”毕竟,他们两个是皇上手底下做事的人,都是奔着同一个目标而来的。

    “这个,就更简单了,你说是不是啊,我的五弟?”白清秋看着蛹道转弯处那被一棵结了桃子却尚未成熟的桃树处清声说道。

    五公子?白清风?

    “我的大姐姐真是聪明,手段也够凌厉。”

    一袭蓝色锦袍,身材笔直,可是脸色却有些苍白的十二岁少年走了出来。

    白清秋眼前一亮,清风这个名字很适合他,眉清目秀,再加上一些微微病气,周身带着不同常人的气质,更让他还未长开便已然俱备了美男子的气息。

    “五弟你也不错啊,居然没有听白清竹的话,好好与我作对,你知不知道,你失去了一个好联盟。”

    白清风脸色一怔,白清竹找到他时极为隐秘,她怎的会知道此事的?

    “那可不一定,虽然少了个联盟,可本公子去逃过了做别人枪手的命运。”

    这个白府,他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一个不过比他大两岁的女子心机深沉,步步算计,一个看似乖巧的女子也会找到他,与她一道对付白清秋。

    白清风冷哼,白清竹低估了她的对手,这,可是很致命的。

    “没想到,你来到白府,反而变聪明了,说吧,你想怎么报答本xiǎo jiě?”

    白清风饶是再镇定,听到这样的话也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