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她绝不会做这种工具-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她绝不会做这种工具

    第一百一十六章她绝不会做这种工具

    报答她?

    白清风看着这个手持一朵鲜花,笑得比花儿还要灿烂的女子,漆黑的眼睛古井深渊,无故,白清风的心在此时狠狠一跳。

    这一跳,将他愣住,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和异样。

    “哼,你居然还敢说?原本我与母亲好好的生活,是你,是你将我们弄到这里来的,害得我们母子分离,你,你居然还让我报答你?简直可笑。”

    白清风冷哼一声,侧过脸去,正好一枚小青桃映入眼睑,气得他一把将它摘下,捏了又捏。

    见到白清风这般气鼓鼓的模样,白清秋笑得越发的开心了,“小屁孩,还知道生气?行了,你现在可是白府五少,好好干,以后考个状元回来,不正好也可以给你母亲正名吗?唉,小孩子的脑子,真是笨,不好玩,岚轩,我们走吧。”

    考状元,为母亲正名?

    “等等,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还有,我,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虽然你是我大姐姐,可同样是我的仇人,只要我有能力了,我就不会放过你。”白清风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更讨厌白清秋。

    可是白清风这样的表现,在白清秋眼里,就是孩子赌气才有的。

    “好,仇人便仇人,不过”

    白清秋突然射出一道冰冷射至白清风身后的那个丫鬟,丫鬟是贺氏前日里从牙婆子买来的,梳着平髻低头垂首,看上去老实之极。

    “奴婢见过大xiǎo jiě。”丫鬟规矩行礼。

    正当白清风不明所以之时,白清秋猛的抬手一巴掌狠狠的甩丫鬟脸上,丫鬟顿时被打得懵了,不明所以,捂着通红的脸委屈的看着白清秋。

    “大,大xiǎo jiě,奴婢好歹也是五公子的丫鬟,您,您怎的?”丫鬟咬唇愤道。

    白清秋冷哼:“你也知道你是五公子的丫鬟,可是,一个丝毫不关心主子的丫鬟,白府要来何用?”

    什,什么意思?丫鬟一脸茫然。

    “五公子的衣袖破了个口子,难道你就没看见?还有,你这头上的钗又是从何而来?只不过是个二等丫鬟却能得今年最新款的银钗?别告诉我,这是你被卖时,牙婆子给你的。”白清秋厉声而道。

    若不是白清风抬手,她居然还不知道这小屁孩穿的是破衣?

    丫鬟吓得脸色瞬间苍白,手下意识的往头上摸去。

    她,她怎么会发现的?此银钗她一连戴了三日了,白府之人如同没瞧见一般,她还以为此事就过去了呢,没想到

    丫鬟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卟嗵一声跪倒在地:“大xiǎo jiě饶命。”

    在南渊,等级制度十分明显,尤其是丫鬟,几等丫鬟穿什么样的衣裙戴什么样的首饰都是有定制的,若是超出这个范围,那等待你的不是再次发卖,便是在被杖毙。

    白清风原本病白的脸色越发的透明了起来,丫鬟的表现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手指捏得咯吱作响,贺氏,现在就开始往他屋里送人了吗?

    “混蛋。”

    白清风手中小青桃对着跪倒在地的丫鬟狠砸了过去,可是这点痛在丫鬟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

    白清风一口气堵在胸口,脚下却拔地而逃,他不想让白清秋看到他挫败的一面。

    白清秋喝道:“还跪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伺候五公子?不过,若是以后让本xiǎo jiě发现你有半点不忠之心,便不会这般轻易的放过,明白了吗?”

    丫鬟如死里逃生般的松了口气,对着白清秋磕头如蒜:“谢大xiǎo jiě宽恕。”

    说罢,便爬起来,向白清风那处追了上去。

    “xiǎo jiě,干嘛帮他?”岚轩不懂。

    白清秋其实也不懂,只是白清风让她想起了孤儿院里的一个小屁孩儿,也是这般不声不响又别扭的跟在你身边,感觉,很奇特。

    “走吧,明日还要准备祠堂之事,岚轩,你说贺氏今儿个晚上是不是睡不着啊,明天她最好顶个青肿出门,要是没有,咱也得给她制造一个,岚轩,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什么?又是我?”

    “因为你武功高强啊。”白清秋戏虐。

    “xiǎo jiě,你又拿我开玩笑了。”岚轩气得跺足,就是兰香小新害的。

    二仆一路说笑着回到清秋院,可是白清风却没那么高兴了,因为他此时的心绪很乱很乱。

    烛光之下呆呆的看着袖口的破洞,他穿着这件衣服也有一天了,杨姨娘也没有发现,而她,却发现了?那个拿着花儿抵在鼻间的绝美画面再次出现在他脑海里,如何也挥之不去。

    “怎么会这样?”白清风十分懊恼。

    第二日清晨,白府所有之人难得齐整的来到福寿院前,白老夫人看这些晚生后辈,孙女儿貌美如花,孙子英俊潇洒,微微点头露出满意之色。

    “走吧。”

    一声令下,众人齐齐在白老夫人的领头之下,穿过一道林子,来到祠堂,高大的庙社令人不由的肃然起敬。

    然而有些人的心中心潮起伏,别说是肃,就连静都做不到,比如捏紧帕子的贺氏,脸色臭得要命的白清月和目光闪烁的白远涛。

    白清秋跟在白老夫人身侧,慢慢往前走,目不斜视,只是偶尔还能看到白清风无意飘过来的眼神,白清秋只暗叹一句,别扭的小孩儿。

    不过,白远涛也确定是个渣男,只怕连老夫人都没想到,养子白清风的确是府血脉,没错,杨氏就是白远涛养的外室,十三年来默默的为白府生了个见不得光的儿子。

    若说杨氏没有觊觎主母之心,白清秋根本不信。

    还记得那日她找上杨氏时,杨氏可是主动要求进白府的,那股子愤恨,白清秋到现在都记得,不过,她更记得的是白清风如天塌下来一般的脸。

    她知道,也许这不关他的事,可是他的身份却不容得他能逃出白府,逃出这个漩涡

    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难道身为古代女子,就1;150850295305065应该无条件的成为他们男人繁衍后代的工具吗?

    李姨娘也罢,甚至贺氏都已经隐隐约约透露出想生个嫡子的念头。

    将来,她也会,白清秋蹙眉,想到这里便有一股浊气突然涌上心头。

    不,她绝不会做这种工具,更不会攀附男人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