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想死太惨,最好将这份心思收起来-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想死太惨,最好将这份心思收起来

    第一百一十七章如果不想死得太惨,最好将这份心思收起来

    白府祠堂。

    堂正中如金字塔的架子之上一层层的摆放着漆黑的牌位,让人看了竟有些头皮发麻。

    白清秋一眼便从中找出那块极为特别的,因为上头端正的只有两个字:“婉儿?”

    众人当然看到了,就算是心头有千百个疑虑,可是谁也不敢在此多说一句。

    牌位的书写极为严格,必有先冠上夫姓而后再为某某之灵位等字样,可是这里却只有两个字?

    白清秋接过王嬷嬷点上的香,给婉儿上了香,又恭敬的磕下头去。

    “母亲,白府众人对女儿都很好,娘亲若是地下有知,便安心吧。”

    口中低喃说着这样的话,但当额头抵上冰冷的地面时,她在心里无声的说道:“婉儿是吗,我很抱歉占了你女儿的身体,可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替她好好的活下去,绝不让她白死。”

    白府所有的人都要为“白清秋”的死负责,尤其是白远涛和李姨娘,她绝对不会让这二人好过。

    抬首,清冷的目光中划过一道冰冷,勾起绝美的笑容看着贺氏。

    “母亲,该你了。”

    贺氏今日似乎特意装扮过,若不是今日的场合不适合着红,只怕她就要穿着代正红的长裙过来了。

    白清秋冷眼看着贺氏一脸伤心的模样,似乎死的不是自己的亲娘,而是她贺氏的亲娘一般。

    贺氏目光慈爱的看了眼白清秋,“姐姐,你放心,虽说我是平妻,可一定会将你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看待。”

    接过香,卟嗵一声跪在蒲团之上,贺氏声音悲切的说了敬词。

    “姐姐在天有灵,mèi mèi一定会将清秋视如已出,好生养育,姐姐万莫担心清秋是个好孩子,聪明懂事,惹人怜爱,mèi mèi将来一定会为清秋挑个最好的人家”

    白清秋隔着老远,却听得一清二楚,贺氏这是在告诉她,不要得意,不要自作聪明,她有的是法子拿捏她。

    可是她更听到了贺氏咬牙的声音。

    白清秋心中冷哼,恨吧,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便就别想着退出,想拿捏她?那得看你有什么本事了,到时候千万别退缩了。

    祭拜很快就过去了,贺氏的地位也就此真正的定下,平妻,也只不过是个平妻而已。

    祠堂一事,白清秋得到了她想要的dá àn,行走在林间的步子也越发的沉稳了起来。

    “岚轩,将这个名字交给君若凌,一定要给我查出结果。”

    她相信,这个世间叫婉儿的人多,可是却又并不多,若她所记不错,君若凌从她这里讹去的玉佩是极为珍贵的玉种,能用得起这种玉的人,身份绝不是平民。

    “是xiǎo jiě,我这就去。”岚轩快步走出在竹林,消失在林间。

    “xiǎo jiě,我们要小心贺氏了,奴婢方才听她话中的意思,似乎是要拿捏xiǎo jiě的婚事。”兰香愤然。

    这个贺氏实在是太狠毒了,居然脑筋用在了这方面?

    xiǎo jiě身为嫡女,这门当户对绝不能少,可是在对方人品方面却是可以大做文章,蠢笨的可以说成老实,暴戾的可以说成年少轻狂爱冲动,不学无术的可以说成家中长辈疼爱舍不得吃苦,甚至在家中通房小妾多的也能说成生性多情,容易开枝散叶

    不论是什么样子的人,总能编出花样来。

    兰香明白,白清秋更明白其中的道理和关节所在。

    那贺氏真真是吃了蝎子,毒得可以了。

    “若是想对付一个未出阁的少女,婚事永远是各大主母控制庶出xiǎo jiě们的最好把柄,不过,想从这方面对我下手,那也要贺氏拿出几分真本事来,别到时候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她的婚姻她做主,到时候让贺氏哭都来不及。

    “啧啧啧,原来我们的好大姐在这里,真是害得本xiǎo jiě好找啊。”

    一袭玫红色长裙拖地的俏丽女子走了出来,阴阳怪气的声音听着让人浑身起鸡皮。

    “白清月?怎么,你病好了?还是说,你的庶女位置坐得这般坚定,为自己喝起彩来?”白清秋懒得与她计较了。

    不过,她倒是很佩服白清月的小强精神,总是打不死,打不跑,甚至你打了她,她还会凑上前碍你的眼。

    庶女?

    白清月此生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两个字,十三年来她都是以嫡女自居,可是老天却给她开了个大大的玩笑,父亲十三年后抬了平妻,而且这具白清秋还让贺氏给那个根本没有任何姓氏的女人上香?

    想到这一切,白清月犹如猫抓般的难受,真恨不得将祠堂里那些个不长眼的东西一并给砸了。

    “白清秋,我是庶女又怎么样,总比你这个野种强上百倍千倍,哼,别以为这里的人都是傻子,那样一个牌位居然也好意思摆在白府祠堂受1;150850295305065子孙香火,难道她就不怕天打雷劈成为孤魂野鬼吗?啊”

    白清月越说越起劲,越说越痛快,可是到头来得到的依旧是白清秋毫不客气的掌掴。

    “你?”

    白清月半边俏脸瞬间火辣辣的疼,不用看都知道有多严重了,阴厉的目光狠狠的射了过去。

    “白清秋,就算是你堵住我的嘴,也堵不住悠悠之口。”

    她定要将此事泄露出去,让南渊所有的人都知道白清秋的真面目,让白清秋变chéng rén人喊打的落水狗。

    白清秋目光一冷,“蠢货,你以为我白府嫡女的身份有那么容易被破吗,如果你不想死得太惨,最好将这份心思收起来,不然,第一个饶不过你的不是我,而是你的好父亲,白远涛。”

    明明蠢得要死还在她面前显摆,真不知道李姨娘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女儿来,白清秋没时间跟她打太极,直接越过她,走出竹林。

    白清月死死的咬住唇角,“白清秋,若是不将你扳倒,我就不叫白清月。”

    连一个野种都斗不过,她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世上,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偏向白清秋?

    “唉,三xiǎo jiě也怪可怜的,原本堂堂白府嫡女,一跌竟然成了庶女。”

    正当白清月准备离开之时,却听到了竹林中传来似远似近的声音。

    “曹嬷嬷,可不是么,我们夫人就算是有心想帮三xiǎo jiě也只怕不能了,若是换作我,我一定要将白清秋的丑事公布出去。”

    “公布什么丑事?”曹嬷嬷问道。

    白清月竖起耳朵听,当听到那四个字时,她顿时感觉眼前开明了起来,不错不错,就算不是野种,那也是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