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南渊恶女-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八章 南渊恶女

    第一百一十八章南渊恶女

    南渊恶女?

    果然是够贴切,也够有杀伤力。

    一个恶女之名可比那个痴傻之名的让人愤恨多了,毕竟痴傻还能让人同情,可是恶毒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白清秋听到这四个字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贺氏,因为以白清月那个笨蛋根本想不出这么一个好点子来,她除了会抓住她的身世之外,脑子里想的全是屎,哪里会想到从她的清誉上去下手?

    “xiǎo jiě,你居然还有心思1;150850295305065吃葡萄?外头可都传疯了,若是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办?”

    小新急得团团转,连她这个守在清秋院的丫鬟都知道了,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卟,白清秋吐出葡萄皮,再往边上冰盘里摘了一个,优雅的吃了起来,“嗯,好吃好吃,也不知道从哪里产的,个大又甜。”

    小新无力的翻了个白眼,xiǎo jiě就是这样,好像天塌下来也一副个儿高顶的模样。

    “我说小新,你别这样好不好,难不成,你真想本xiǎo jiě嫁出去?我可不要从这个火坑里再跳到某个狼窝里了。”

    话说到“狼窝”她怎的不由自主的想到君若凌那处?还是只长相绝美的狼。

    白清秋本能的打了个寒颤,她不要,才不嫁给那只大桃花,光有秦墨语就够她恶心的了,若是真的有个啥,那她还不被南渊的女人给吃了?

    就在白清秋胡思乱想之际,岚轩急急从院子里冲了进来,最先感受到的是扑面而来的冰气,硬生生让她打了个喷嚏,抬眼便看到放在房中四角的大冰块,不禁打了个寒颤,xiǎo jiě真不是一般的怕热啊。

    “xiǎo jiěxiǎo jiě,不好了,白老夫人病重。”岚轩不管那么多,急急道。

    什么?祖母病了?

    白清秋抓着紫玉葡萄的手顿了顿,居然是在这个时候病了?

    这是给婉儿上香后第三天病的,时间不早不晚,早了会让人有谋害之疑,晚了却达不到预想的效果,而且,她的恶名远扬也是在第三天才进入到白热化阶段的。

    这,也太巧合了吧。

    “xiǎo jiě,还有一件事。”岚轩怔重的说道:“白老夫人病得突然,据府医说,除了常用之药外,还需要要一个特殊的药引”

    岚轩说罢,白清秋眸子抬起,脸上竟真的带有几分震惊了。

    “没想到,贺氏为了保住在白府的地位,居然可以牺牲这么大?”

    福寿院。

    白老夫人悠悠转醒,看到贺氏手腕之上紧包着的白布上溢出的血,触目心惊。

    “王嬷嬷,你怎的也不拦着她点儿,就算是需要那人肉作药引,那也不能用她的啊。”

    话虽如此,可是白老夫人眼底的满意让人不能忽视,贺氏果然比那个李氏好上许多,那个女人十四年里总共也就来了那么几回,哪一回不是指三喝四的,还指派了个杏花来看着她们,想想便让人糟心。

    贺氏带着忍痛的表情,恭敬一笑:“母亲这说的哪里话,媳妇才进门不久,还未给白府出力,媳妇想着心头很不是慈味,母亲突发疾病,侍奉左右本就是份内之事,只是一片肉而已,不碍事的。”

    说话间,眉头痛得又皱了皱。

    白老夫人怜惜道:“难为你了。”

    贺氏的一席话说极漂亮,一个媳妇的卑微和贤良很好的表现了出来,白老夫人心有所动,而后再次说道。

    “你才刚进门是没怎么出力,可是比那些个在府里十几年,又生下一对儿女的姨娘来说,却要好上许多。”

    白老夫人意有所指,明眼人都知道说的是琼雅院的李姨娘,可是贺氏却丝毫不在意这个,一个又残又臭的女人,她连斗的兴趣都没。

    不过,接下来的一句话倒是狠狠的戳中了贺氏的心。

    “碧如,虽说你的年纪不可是在你这个年纪里还有生养的却大有人在,若是可以,不如让清流将那余太医给找来,把个平安脉,如何?”

    还能生养?

    贺氏猛然抬头,眼睛里倒真的多了份真心,“母,母亲?这,这可以吗?”

    她所受的苦,又有谁能知道?为了让那贺州的那个对她放下戒心,竟安排了场主母伤害她的戏码,甚至因此而伤了根本,大夫说她从此便要失去做母亲的权利,代价极为惨痛,可也正因为如此,那人才与正室产生了嫌隙,而她才有可趁之机。

    如今她三十有五,许是年纪大了的原因,越发的渴望自己能有一个子嗣,哪怕是个女儿也好,可是,可是这种愿望,真的能实现吗?

    贺氏看着白老夫人,卟嗵一声跪了下来,“母亲怜爱,媳妇感激不尽。”

    白老夫人在这一刻从贺氏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年她也何尝不是为了子嗣如此的下跪呢?

    “王嬷嬷,去将清流给我叫来,若是他不应,便让远涛去请。”白老夫立时吩咐道,语气中更多了份不容抗拒。

    “是,老夫人,老奴这就去。”

    王嬷嬷又岂会不知老夫人想起的是什么,临走前深深的看了眼那个跪在地上的贺氏,什么话也没说,便踏出福寿院。

    贺氏破涕而笑,不过,她更高兴的是经此“割肉”一事,她在白老夫人心中的地位便无人可以憾动了,接下来对付白清秋,也更有筹码了。

    白清秋也是个有本事的,短短几日便哄得白老夫人高兴得要死,老夫人那压箱底的东西都快被她掏光了,当然那个白清竹也不差,一味的卖乖讨好,虽然不如白清秋那般得宠,但得的东西也不少,最惨的就是那白清月,每回请安都跟要了她命似的,当真是愚蠢,若不是还有个太子伴读的哥哥,只怕早就禁足了。

    但,这也正好是贺氏最先利用的地方,那日祠堂竹林内就让曹嬷嬷与翡翠演了出好戏,白清月果然上当,次日便花了个五十两银子让叫花子将消息散布出去,而她也在暗中加了把火,让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这般的渔翁,她做的极为轻松,而这个时候,也该是收的时候了。

    “不好了不好了老夫人。”杏花焦急来报。

    贺氏暗暗的笑意更深,来了,不待白老夫人开口,她便喝了过去。

    “杏花,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这般毛毛糙糙的成何体统,老夫人身体还病着呢?”

    杏花立即恭敬而道:“回夫人的话,不是奴婢不懂规矩,而是此事真的很,很吓人,今天儿个奴婢随府医外出拿几味老夫人的药材,可是,可是却听大街疯传,疯传”

    杏花声音越说越这更引起了白老夫人的注意。

    “疯传什么?”白老人不耐烦道。

    “传,传大xiǎo jiě是个狠毒之女,不仅清白尽失与两个匪徒有了首尾,而且更是shā rén不眨眼,甚至将那二人剥皮抽筋。”

    什么?

    白老夫人,顿时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了起来,忍住满胸怒气沉声道:“去,去将大xiǎo jiě给我请来,还有,还有将远涛也给我找来。”

    “是,母亲,媳妇这就去。”贺氏很喜欢看到这一幕,这,也正按她所想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