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礼部尚书府出了个恶毒嫡女?-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一十九章 礼部尚书府出了个恶毒嫡女?

    当白清秋被请至福寿院时,白远涛也黑着脸坐在白老夫人身边。

    这一幕好熟悉啊,那一日她从东方府宴会回来,面对的,也是这种情景,不过白远涛身边的李姨娘换成了她的祖母。

    没来由的,心儿一酸,喉头发涩,不过她唇边的笑容,越发的美了起来,别人想看到她哭,她却偏偏要笑,而且要笑得灿烂辉煌。

    “祖母,您这般的急着找孙女儿可是有事?哎呀,祖母你这是怎么了,怎的脸色苍白了起来?杏花,你这是干什么吃的,祖母昨儿个还好好的,今日怎的就如此这般?若是不想呆在福寿院早说便罢,怎敢对祖母下这般狠手?”

    堂上之人还未开口,白清秋便一个冷喝,喝了过去,那气愤的模样是真实的关心着老夫人的身子。

    “大xiǎo jiě饶命。”杏花吓得花容失色,她可承担不起谋害主子的罪名。

    白老夫人见此脸色稍稍放了下来,她纵然是恶女,可是对自己却是十分关心的。

    “大xiǎo jiě有心了,老夫人不过是偶感风寒,不碍事的,只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大xiǎo jiě您”贺氏一个暗道不好,白清秋这种先声夺人之势,她可是吃过大亏的,起身急道。

    成功将话题转了过来,白老夫人虽说多年未主事,可是身为白府老夫人,她自然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若是一个女子闺誉不好,影响的不仅是她自己,还有白府众子嗣。

    “清秋,你告诉祖母,外头那些个传言,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老夫人手指暗握,目光期然的望着堂下那个身姿挺拔,容貌绝色的孙女儿,不得不说她在几个子孙当中,不论外形和气质都是出类拔萃的,可惜

    可惜她并不是白府正真的孙女儿。

    老夫人这话问得可就真是诛了心了,身边的兰香小新听着极不舒服,xiǎo jiě自从知道安福堂里老夫人被困,便想尽方法将她救出。

    不惜在秦府独挑李晴儿,更遭遇纨绔欧阳振兴的调戏,还有进宫接受刑狱司的拷问,甚至是李姨娘残废之时二公子和三xiǎo jiě的大闹清秋院,还有相国寺上香的惊险,更有引来一只蛇蝎女人的觊觎。

    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能救老夫人于牢笼,可是只不过是短短半个月不到,老夫人竟听信外头传言,来此质问?

    不公,真是不公。

    兰香小新脸色愤怒之极。

    白清秋在内心苦笑出声,手指在袖中紧紧一握。她的神经极为敏锐,哪里不知道老夫人那诛1;150850295305065心的的想法?脸上的笑容不变,喉头却吞下那口不属于她的情绪,声音却变得微微清冷了起来。

    “祖母,您到底是听见什么了,居然让您在这里这般质问于我?”

    声音虽轻,可是却有种极强的气势,那种气势犹如高高在上的上位者让人压力。

    白老夫人忍不住身体一震,果然是那个世家出来的血脉,高贵之气就算是在南渊成长也依旧如此,这,难道就是天生的?

    “大姐姐,你这还不明白吗?当然是外头盛传,礼部尚书府出了个恶毒嫡女之事了。”

    白清月毫不客气的顶了过去,若说白府之谁最高兴,直她莫属了,更何况,这是她白清月一手造成,能看到她这般的被祖母质问,这世间再也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恶毒嫡女?”白清秋挑挑秀眉:“本xiǎo jiě大门不迈二门不出,哪里会知道什么盛传?难不成三妹你经常出府?这可就不好了,身为闺阁女子,还是呆在府里的好,抛头露面的,也不是我们身为xiǎo jiě做的事。”

    白清月不客气,她白清秋还会客气吗,一句抛“抛头露面”,便怼得人有口难言。

    “你?哼,白清秋别在这里说那些个没用的,还是想想如何与祖母交代吧,上回让你逃过去了,死无对证,可是这一次,绝不能让你轻意胡弄。”

    白清月是没看到白清秋如何杀跛子峰的两个匪徒的,听说很惨,可她如何也不信,经过这般多的事情之后,她依旧不肯相信,因为白清秋太过于强大,这种强大让她故意忽视某些东西。

    “胡弄?三妹说得真是有趣,本xiǎo jiě我怎么就胡弄了,若说当初之事,父亲和李姨娘都在场,是不是胡弄他们最清楚不过了,我说得对不对,父亲?”

    白清秋一句话再次将球踢了出去,白远涛只感觉胸口一窒,若非母亲昭唤他根本就不想理这些破事儿,尤其是任何与白清秋有关的,这几日他又不是没听见外头传言,只不过不想理会罢了,西临国下月就要来访,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在乎这个?

    “咳咳,好了,此事早已揭过,你们还是说些个有用的吧。”白远涛以拳抵唇间,尴尬说道。

    揭过?

    “父亲,此事怎么可能揭过,这一切可不都是由那日而发吗,那日白清秋失踪了整整一天一夜,那个时候她去哪里了?要不是发生了什么,她又何须将此二人毒害?还有秦府大宴过后,那一夜,她白清秋又去了何处?

    哼,远的不说,就说父亲抬平妻那日,酒席之上未见白清秋人影,直到三日后她才现身?这一切,又如何解释?”

    白清月才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白清秋心肠狠毒又能言善辩,死的都能让她说成活的,若说这其中没个猫腻,杀了她她也不信。

    贺氏目光微闪,先头还未觉得,可是这事情一连串的下来,白清秋还竟真有可能另有隐情,再看看白老夫人,只见她苍白的脸色一僵,贺氏再度暗勾唇角,白老夫人也不笨。

    她是深宅妇人,哪里会不知道其中不同?若不是清秋她心中有鬼,又何须三天两头的消失?

    白老夫人顿时疑惑,她这十四年来的付出到底值不值得?

    “哈哈,怎么样白清秋,你无话可说了吧。”白清月大声说道。

    白清秋挑眉,这个白清月平时没有脑子,这回倒灵光了一回,不是因为她变聪明了,而是因为她从来就没相信过她,所以才让她瞎猫碰到了回死耗子。

    啊呸,谁是死耗子?白清秋平白的将自己骂了进去。

    “清秋?清月她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此时,白清秋头顶再度响起白老夫人的声音,声音之中带着丝冰冷,冷得让人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