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她承认,她有颜控-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十二章 她承认,她有颜控

    南渊国的夜空,干净而又美丽,就一轮圆月挂一块大大的黑布之上,月亮从某种角度上看过去就像是盛装水晶肘子的大白瓷盘,可惜,肘子被她吃进了肚子里。

    不过,那个蔬菜也很好吃,还有汤,也不错,明天再来一份白清秋眼睛死死的盯住那个大盘子,漫天的想着,努力的忽视某男的存在,可是

    “白清秋,可有看够?”

    听到这比冰霜还要冰冷的声音,白清秋十分不情愿的回魂了,乌黑的眼睛看着这个绝世妖孽,展颜一笑,十分狗腿。

    说句大实话,他长得真心不错,在现代她也是见过美男的人,各种气质的都有,但都敌不过眼前这一个。

    白清秋挥挥小手:“嘿嘿,好巧啊土匪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真特么倒霉到姥姥家了,都住进白府了,居然还能遇到他?

    君若凌看到她这副狗腿的模样就来气:“收起你的笑容,本我可不是什么土匪。”

    土匪?真亏她想得出来,不知怎的,君若凌也不解释,就想看看,这个聪明又迷糊的小女人得知他身份之后的模样,一定十分有趣1;150850295305065。

    “切,本xiǎo jiě我又不是那种思想狭隘之人,这俗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也别太伤心了,以你这长像,早晚会出人投地的。”白清秋煞有介事的安慰道。

    “出人投地?”

    君若凌狭长的凤眸微眯,完美的唇角一勾,轻吐道:“那,白大xiǎo jiě认为,如何才是出人投地呢?”

    有意思,这个小女人居然在闺房里跟一个陌生的男子大淡特淡什么出人投地的话。

    他君若凌真的很好奇,到底这个白大xiǎo jiě是经历了什么,才使得她性情大变,就连说话的习惯也大不相同了,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没错没错,正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所以,土匪先生,从现在开始改邪归正还不晚”

    白清秋一直沉浸在如何将这个危险的男人支走,而没发现君若凌的脸色变化。

    知错能改?

    改邪归正?

    这个白清秋还真当他君若凌是土匪了不成?

    “啊,你,你干什么?”白清秋手腕又是一痛,原先青肿的地方越发的肿了。

    “我干什么?白大xiǎo jiě,你还真会装糊涂,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知道?”

    君若凌危险的声音再次响在白清秋头顶。

    白清秋暗暗回想了下,她好像没做什么吧,从他出现到现在,除了浇自己一身洗澡水之外,局面一直是他掌控的呀,真是委屈死个人了,她真心没做啥。

    “我,我没,哦,我不就是劝你回归正途吗,这,也没说错啊,像你长得这么帅的人神共愤的,不走个正途,实在可惜”

    白清秋的声音越来越她狠狠的吞了吞口水,这个男人的脸色,越来越冷了。

    “白大xiǎo jiě,我当不当土匪,改不改正都与你无关,不过,你的确是做了一件让我很不开心的事情。”君若凌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什么事?”

    “还记得,这件白袍吗?”

    嘶。

    经他这么一提醒,白清秋想起来了,那夜清晰再现,不过

    “可是,我那是在救你的命不是吗,再者说了,当时那种情况,也只有你的袍子是最干净的。”

    气啊那个气,这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不就是一件衣服吗,难道比命还要重要了?

    君若凌二话不说,一把将白清秋逼至墙角,双手臂将她牢牢困住,释放威压,白清秋不禁缩起脖子,连呼吸都变得小心了起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不然我赔给你好了。”

    “不行,我没钱。”

    白清秋都快在哭了,他到底想怎么样?

    君若凌挑眉,目光毫不掩饰的打量着白清秋,白清秋一把抱胸,警惕的看着他,心中暗骂:不会吧,她才十四岁,还没发育呢,大姨妈也没来,这个土匪该不会就此要了她吧。

    想到这里,白清秋脑子里闪动各种念头,踢他“小弟”?还是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不用掩饰,一马平川,根本没有任何看头。”

    就在白清秋胡思乱想之际,头顶响起一阵戏虐之音

    啥?

    没看头?

    白清秋火了,她自己嫌弃身材就行,可是别人要是这么说,万万不可以。

    “土匪头子,你给我听好了,本xiǎo jiě才十四岁,知道吗,十四岁,还未成年,癸水还没来,你怎么能就这样胡乱评价别人的身材呢?

    我告诉你,只要本xiǎo jiě多吃点木瓜牛奶,一定让它们傲然挺立,重振雄风。”

    真是有够了,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吐槽她的身材不好,什么一马平川,她还平板电脑呢?

    等等,一马平川?

    “这词怎么这么熟悉啊?”白清秋脑子暂时性短路。

    君若凌暗暗好笑,这是她自己说的,难不成给忘了?

    不过,他绝对不会给白清秋任何想出来的机会,勾起邪邪的唇角,身体再压上前,距离她很近很近,近得可以闻到她身上独有的少女馨香。

    “你,你干什么?”

    白清秋身体紧靠住墙,暗暗狠吞了吞口水。

    放大了的男子面容就在她眼前,如神造物般的完美容颜让她心儿砰砰直跳,男子独有的气息喷在她小脸之上耳根瞬间爆红,身体再度紧张起来,脑子也开始变得晕呼了。

    好吧,她承认,她有颜控。

    “不干什么,只是,你弄坏了我的衣袍,这件事,不能不算。”

    君若凌声音几近呢喃,淡淡的冷香喷在白清秋巧耳边,白清秋只感觉耳后一阵酥麻如电流般袭过全身,紧跟着脑子里也一片空白了起来,根本无法思考。

    “我,我,我”

    “所以,你要赔给本王,明白吗?不多,就三万两。”

    “明,明白”

    君若凌满意一笑,凤眸看到了她耳后根的潮红,唇边的笑容加深了一层,真是只有趣的小兔子,一只时而聪明,时而迷糊的小兔子。

    君若凌突然看到里衣之下一根红绳栓着的玉佩,凤眸微闪,二话不说将其抓入手心。

    “这个,就作是定金,若是三个月内你赔不出来,本王便要连本带利的收回。”

    白清秋还在云里雾里,君若凌俊眉挑起,手指一下便弹了过去。

    “啊,疼,你干什么?”

    白清秋瞬间清醒过来,捂住发红的额头,不过看到的却又是一道飞走的白影。

    良久良久,白清秋彻底醒了,不过开口便是。

    “擦擦擦,你爷爷的土匪头子,居然敢对老娘使美男计来害老娘,别让老娘我再碰到你,否则,有你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