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掌控棋局者,必须是她-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章 掌控棋局者,必须是她

    是不是真的?真的什么,真的烂女人一个吗?

    白清秋不再为此而付出任何情绪,她不是一个敏感而想不开的女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事也很清楚,那便是不要让这里针对她的人好过。

    没错,她不好过,谁也别想好过。

    白清秋长长的叹了口气,抬起黑亮的眸子开口道:“祖母,你为何不先问问三妹她为什么针对于我呢?”

    什么?

    白老夫人怔住,针对她?

    “白清秋,你又在这里胡说什么?”白清月大喝。

    “我胡说?我的好三妹,你怎的又不自问一番,为何要如此的针对于我,陷害于我?

    难道就因为我是白府嫡女,而且还是个痴傻了十四年的嫡女让你面上无光吗?又或者说,是你自己在意庶女之位,想要从我这里夺走嫡女之位?”

    白清秋厉声而道,什么一夜未归,什么解释,她做的事就算是要解释也不会向这些人解释,简直浪费口水,浪费表情。

    “你?”

    白清月一听到这个嫡女庶女,脸色便不好了,那种久违了的怒气再度而升。

    白清秋根本不管,带着她嫡女该有的气质再度说道:“三妹啊三妹,我知道,你这些年来想的是什么,不过,你也不能怪本xiǎo jiě,要怪也去怪那李姨娘为何当年没有给祖母敬茶,再不然也去怪父亲,为何不早抬了李姨娘为平妻?若是这些他们都做到了,只怕也没有今日之事吧。”

    怪她咯?

    她又不是神仙,可以让一切重来,不过就算是重来,也不会帮她白清月。

    白清秋一席话完完全全将自己给撇在一边,活像没她什么事儿似的,而且语气之中一连带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贺氏,因为她才是最碍眼的,若是没了平妻,她白清月又如何身份直降庶女。

    再有一个是白远涛,那个男人若是有半点本事也不至于弄得她身份不明。

    可是这两个人她都不能直言责怪,白清月唯独只有忍下这口恶气,等待太子的册封,局时她飞上枝头当凤凰,那便有他们好受的。

    “大xiǎo jiě嫡女身份的确不能憾动。”

    就此时,贺氏柔声道,却惹来白清月一记刀眼。

    贺氏暗哼,白清月果然上不得台面,被白清秋三两句话便挑拔得暴躁起来,乱了阵脚,现在的问题可不是嫡庶的身份和怨恨,而是。

    “母亲,老爷,恕婢妾多句嘴,无论三xiǎo jiě如何愤恨,可是大xiǎo jiě她也应该好好解释这些问题,虽说我们都相信大xiǎo jiě是清白的,可是外头人不知道啊,若是此等之言再度疯传,只怕也有碍白府xiǎo jiě们的亲事。”

    一语中的,紧紧的抓住关键不放。

    白清月经此一点拔,眼睛瞬间发出绿光,更何况还牵扯到了她的婚事,她更不能由着白清秋来了。

    “贺氏说得不错,白清秋,你还是说说跟哪个野男人幽会去了!”

    幽会?亏她想得出来。

    “既然母亲和三妹都想知道我去了哪里,本xiǎo jiě说说也无防,不过在此之前,本xiǎo jiě要处置个人,兰香,去将那人给我带上来。”

    白清秋一声令下,兰香领命而去。棋局既然开了,那么执棋之人将会是谁便由不得她们。

    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岚轩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扔了进来,卟嗵一声响,那人哎哟叫疼。

    叫花子身上发出一股难闻的气息,在坐之人无一不掩住口鼻。

    “白清秋,你干什么,这种人你也提进来,也不怕熏着本xiǎo jiě?”她怪会使这些小伎俩,可又是这些小伎俩让她恨得咬牙。

    “干什么?当然是像跛子峰上那两个土匪一般,剥皮抽筋了,再者说了,现在整个南渊国都知道本xiǎo jiě是恶女,若不使出点儿手段,倒还真是白费了某些人的心机。”

    说罢,白清秋素手一番,一枚长针赫然在手,针尖在阳光之下发着寒意。

    叫花子大惊,急急后退,“你你,你干什么?”

    他虽不知道这白大xiǎo jiě是不是真的如传言那般可怕,但是这二话不说便动用武力也**不离十了。

    “干什么?当然是毁我闺誉的代价。”

    白清秋目光一冷,手中长针毫不客气的刺了下去,只听卟的一声针稳稳的刺入他心脏部位。

    众人大惊,心脏是什么位置,那可是一个不好就要死人的,白清秋似乎想也没想在便往那处刺,而且下手极快,她们根本都来不及阻止。

    “啊,痛,痛死我了。”叫花子抱胸就在地上打起滚来。

    “滚,你接着滚,若是将针再压下去半寸,保证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白清秋冰冷的声音响在叫厅间,叫花子一听,哪里还敢乱动,虽然食不饱腹,可是却总归活着,只有强忍了灸心之痛拼命磕头求饶了起来。

    “大xiǎo jiě饶命啊,小的平日要饭,可没任何地方得罪过您啊。”叫花子磕头如蒜。

    “住口,你这等小人,还敢在此嘴硬。”

    岚轩再也看不下去了,一狠踢在叫花子胸口,那叫花子身体砰的一声倒地,本就心血运行不畅,此时却有一口血自喉管喷射而出,原本干将的大理石地板被血溅1;150850295305065污。

    “你?”

    叫花子顿时感觉自己的半条命都不在了,更暗暗后悔得了那三十两银子,这可真不是人干的事儿。

    “白清秋”白清月怒喝。

    “白清月你特么给我闭嘴,若是本xiǎo jiě查到此事与你有任何关联,那便别怪我不客气,那日清秋院之事,希望你别忘了那十几个丫鬟婆子是怎样的下场。”

    白清秋火了,一次二次三次都是这样,白清月就是个贱骨头,纵是那般惨痛的代价也没能让她从中清醒过来。

    李姨娘为何会被废,难道她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还有,李姨娘自从残废,她又去琼雅院里看过几回?

    真替李姨娘痛心,她千方百计的为着这一双儿女,可是到头来得到的却是不闻不问,真是可悲。

    “你?”

    “别说那些没用的,想要知道本xiǎo jiě接下来如何去做,你就乖乖的坐着,看着,别逼我向你动针。”

    又是一枚长针在手,吓得白清月脸色发白,狠咬着银牙愤愤坐了回去。

    这一幕众人倒是见得多了,可是白老夫人与贺氏却是第一次瞧见,那股在强势,霸气和果决,倒真是让她们对白清秋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不过,也更加证实了外界传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