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现在想死了,早特么干吊去了-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一章 现在想死了,早特么干吊去了

    外间日头高高挂起,院子里的花草被炙热的太阳将晒得无精打彩,可是福寿院内却又是另一番景像。

    看着白清秋凌厉的手段,无一不让人背后冷汗直冒。

    只见那叫花子身上插着数枚银针,一边身子高高肿起,而另一边则晃明显消瘦,那是种极为不正常的瘦,透过祼露在外的皮肤明显的可以看到那绝不是一个活人所拥有的。

    贺氏大惊,她自认是手上不留情的,可如今见白清秋这般,便深感这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

    “啊,啊,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叫花子一心求死,他实在受不了了。

    “杀了你?呵,你是在跟本xiǎo jiě开玩笑吗,杀了你谁告诉我幕后主使者,你以为你那三十两银子藏在灶王庙下本xiǎo jiě就不知道了?天真,真是太天真了。”

    现在想死了,早特么干吊去了?

    不是你能惹的人千万别惹,更何况惹到的是她这个南渊恶女不是吗?

    “我,我说我说”

    叫花子就要开1;150850295305065口,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居然连他收了多少银子,藏在何处都知晓了,若是再不说,只怕他真的没命了。

    “大xiǎo jiě,纵然此人将幕后指使说出来,是不是也有屈打成招的嫌疑?”

    可就在这时,贺氏又突然开口。

    在重刑之下确实是有这种情况,就算不是屈打成招,若是此人有心想冤枉于谁,岂不也是轻而易举?因为这时候开口,又多数人都以为这是真的。

    白清月暗暗放下心来,还真怕这叫花子将她供出来了,现在有了贺氏这句话,她也可以辩驳一二。

    “好一个屈打成招。贺氏,本xiǎo jiě尊称你一声母亲那是规矩,可是现在,哦不,从此以后,你便再也没有资格受本xiǎo jiě这声尊称了,因为,你着实不配。”

    白清秋冷声而道,黑白分明的眸子射了过去,眼中的讽刺,嫌弃当真是一览无余。

    贺氏在猛的一惊,她竟这般不顾白老夫人和白远涛的颜面?这话说得即直接又让人脸色铁青。

    “大xiǎo jiě,你这是什么话,我虽进白府门不久,可是老夫人也是喝过我的茶,祠堂的香我也是上了的,难道,这还不能成为你的母亲吗?”

    茶喝了,香也上了,她贺碧如就是白府主母,无论白清秋愿不愿意承认,她的身份就在这里,犹如她的嫡女身份一样,不可憾动,不是吗?

    白清秋冷冷一笑:“父亲,你还真是替我白府找了个好平妻,一句喝茶上香就能堂堂正正的做主母,天下间,哪儿有那么好的事?

    主母之责不仅是打理府中事物,照应府中老上少下,更重要的是维护府中的名声和利益,你虽入府不久,可是你曾经也是嫁过人,主过事的,这方面你应该比我这个闺阁xiǎo jiě更清楚才是。

    可是你,贺氏,你又做了什么?

    在本xiǎo jiě名誉受损之时一没有及时阻止澄清,二在本xiǎo jiě拷问之时你却又说什么屈打成招,替一个四处散播谣言之人说话?

    难不成,你根本不乎本xiǎo jiě闺誉,不在乎白府的名声了吗?还是说,你这个平妻在埋怨,埋怨本xiǎo jiě让你在祠堂给正室上香,让你伏低做小了一次?”

    白清秋声色厉冉,唇齿口吐边连珠,一字一句的响在堂间,声音清亮而又震入人心,最后一句更是深深的将在场之人震住。

    贺氏的来历她们根本不知道,但是她们知道但凡是女人绝不愿屈于人下,更何况是南渊国尚书府的主母,这种抬了平妻还要给死人上香磕头的,这世间又有几人能忍?

    更何况大xiǎo jiě说得也有理,别说是喝过茶了,就算是入了祠堂,若是只有主母之名而无主母之实,那,也是很难让人认同的。

    众人看贺氏的目光也有所改变了,难不成真是个口蜜腹剑之辈?

    贺氏被白清秋说得脸色青红交加,手指紧紧扣进肉里。

    这个白清秋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白老夫人会作何想,白远涛又会做何想?她这几日来的表面功夫就要被她几句给毁了,还有她刚刚“割肉”为引,那也岂不是白费?

    “母亲,老爷对不起,媳妇也是一时情急才这般说的,媳妇也是怕有所失,让外头的人抓了把柄,大xiǎo jiě,我绝非那个意思,若是那番话会让大xiǎo jiě误会,我也就不会说了。”

    贺氏很快便收拾好情绪凄声而道,声音不软不硬,语气万分中肯,竟让人听不出有一丝不妥之处。

    这就是贺氏的厉害,一句话能将局面扭转,若论宅斗,贺氏的手段更加的高明。

    不过

    “贺氏,那你以后就要说话说全呼了,以免以后有所误会。”

    白清秋勾唇一笑。

    贺氏以为胜了,可是白清秋留给她的,却是她在白老夫人和白远涛心中的一道裂缝,这道裂缝虽然不起眼,但在关键的时候却是致命的。

    说话说全?

    贺氏简直咬碎一口银牙了,看来贺州之事与此府相比,真是难办得很,尤其是这个白清秋,油盐不尽。

    “婢妾知道了,以后绝不会如此。”贺氏声音悲切,极尽降低自己的身份。

    白清秋冷目一沉,“贺氏,本xiǎo jiě又没有怎么样你,何必露出这番委屈的模样,要是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白府店大欺客了。”

    哼,想用这种方式翻盘,那她就错了。

    贺氏心尖儿一紧,此时升起的就不是愤怒,而是恨意了,“大xiǎo jiě误会”

    “行了,是白府主母,该怎么做无须我来教,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谁才是幕后主使之人。”

    白清秋利落转身,不理贺氏那臭得要死的脸,接着审问了起来,古井深渊般的黑眸之中对着那个倒地不起的叫花子射出道道冰箭。

    “你也休息够了,是时候说出到底是谁给你的银子让你这般的毁我清誉?”

    声音不大,但听在叫花子耳中那就是与地狱之声没有丝毫区别。

    “是,是,是她。“

    众人随着叫花子的手去,指着的正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