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放了你?看你表现-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放了你?看你表现

    “怎么会是你?”

    众人怎么想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贺氏身边的翡翠?居然是她散播的消息?

    别说是白清秋了,就是白清月也张着大嘴不可思议了起来,这消息不是她让身边的丫1;150850295305065鬟包了五十两去做的吗,怎的换成了如意院的翡翠?

    白清月见此,也不说话,反正有人顶包了,她可没那个好心上前若白清秋的不高兴,再者说了,这贺氏也不是什么好鸟。

    翡翠惊得脸色一白,卟嗵一声跪下张口喊冤,她哪里不知道这其中的重要性,毁主子名誉那可是要杖毙的。

    “大xiǎo jiě明查,此事与奴婢无关。”

    无关,谁信?

    白清秋双手抱胸,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真特么有意思极了,贺氏啊贺氏,本xiǎo jiě先前还以为你是个忠的,善良的,没想到,你却在本xiǎo jiě背后捅刀子,让你的丫鬟将本xiǎo jiě的恶名远播?”

    讽刺,绝对的讽刺,方才二人还从言语之上斗个唇枪舌剑,可是这下,却让叫花子一语将战斗升级了成了剑拔弩张。

    堂前的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白老夫人,白远涛目光齐向贺氏射来,这让贺氏如坐针毡般的难受之极。

    “冤枉,媳妇冤枉,饶是媳妇再不懂事,也不会做出这般有悖府中之事,更何况,媳妇这几日,日日都陪在母亲身边,怎么可能还有时间去做?”

    适时,贺氏抬起那只包了伤口的手腕晃了晃,时间不长不短,角度也刚刚好是白老夫人向看过来的那一刻。

    白清秋嘴角微翘,贺氏总有办法脱身,别说这几日她守在老夫人身边,就是今日“割肉”作为药引一事,白老夫人也会对她心存感念,那怀疑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了起来。

    “没错,清秋,你再问问他,到底确定不确定是这个丫鬟收买的他?”白老夫人开了口。

    白清秋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瞬间盖住眼底的那抹受伤和冷意,当再次张开之时,眼内却一片清明,看不出任何痕迹。

    这一切不过是在眨眼之间,任何人都未察觉到异样,可是,这样的白清秋,却让人更加的心疼起来。

    她才不过十四岁,便要面对府中种种,而且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得了她,孤立无援的身陷险境,尤其是白老夫人的态度,越发的让人心底生寒。

    不过,白清秋似乎越来越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了,白老夫人说到底与她不是真正血缘亲情,又如何让老夫人视她为亲孙女儿,是她奢望了才对。

    “祖母的话,清秋自然是听的。”

    白清秋踏着缓缓的步子走了过来,绣着碧绿柳叶纹的白色袖口下一双纤长细美的指尖上赫然一夹着三枚银针。

    叫花子狠狠的吞了吞口水,看着针本能的微后退去。“我,我都说了,你你还想怎么样?”

    “不是本xiǎo jiě想怎么样,而是她们得不到更好的dá àn,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比较好,毕竟,这是关乎性命之事。”

    “那,那我说了,你,你会放了我吗?”

    “看你表现和本xiǎo jiě心情。”

    “你?”

    叫花子语顿,他的面前是个他一生没有看过的绝měi nǚ子,可是,这个女人也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手段最狠的女子了。

    “好,我说,那日”

    那日叫花子照常在白府hòu mén蹲守,等着府里倒出的食物,突然有个模样俊俏的丫鬟出现在他面前,给了他三十两银子,让他传出白大xiǎo jiě不好的话来,这三十两足够他过上好的生活,自然喜不自胜。

    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只不过是传给了几个要好的要饭的朋友,并没有按要求四处疯传,可是不过是三天,满大街都是这种话,他瞬间感觉不对劲,事先将银子藏好,准备离开就京都的,可是半路之上被抓,进了白府。

    事情简单明了,可是白清秋却在脑中转了几转,那丫鬟为什么只找守hòu mén的叫花子而不是另外找一个不熟悉的,还有,叫花子能力再大,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内将谣言传了个遍。

    这其的原由和背后推手不用想都知道是哪个了。

    “我,我可什么都说了,大xiǎo jiě,你心情好了没?”

    叫花子都哭了,他快痛死了,若是有下次,他绝不会沾白大xiǎo jiě的边。

    心情好没?

    白清秋气得一脚踢了过去:“要是你被人说三道四,你心情会好?”

    真是被他给气笑了,若不是看在他只告诉了几个叫花子的份上,你以为她白清秋会这般好的饶过他?

    “是是是,大xiǎo jiě说的对。”叫花子忙不跌的认起错来。

    “慢着,你,你是说你见过那个给你银子让你放话之人?”贺氏抓住其中关键。

    叫花子点头称是。

    “那,那既然认得,就应该知道不是翡翠让你传的。”贺氏敢肯定,她的人没有与外界有过任何联系。

    叫花子依旧点头称是。

    贺氏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既然不是翡翠,那就好办了,不过,她依旧要表现的十分愤恨。

    “大胆,既然不是翡翠,那为何这般污陷于我?”贺氏转身,锦帕试点点泪珠:“母亲,老爷,总算是还我清白了。”

    说罢,贺氏竟嘤嘤哭了起来。

    白清秋不理会贺氏作对,再次问道:“那你为何又指认翡翠?”

    “因为她身上的香气与给银钱时钱袋子上的香气一模一样,我叫狗儿,又是属狗的,鼻子比一般人的好用许多。”狗儿老实说道。

    香味一样?这其中的猫腻可就多了。白清秋冷哼。

    事情到了这里,应该没她什么事儿了,起身清冷说道。

    “祖母,孙女儿想,若让狗儿将府里的丫鬟指认出来,那么害本xiǎo jiě闺誉的幕后黑手,便会水落石出了。”

    白老夫人被白清秋的话说得有些尴尬了起来,没想到最后她才是被冤枉的那一个,老眼微闪,竟不知该作何答,此剧闹到这里她若是再看不懂,那也真是白活了。

    “清秋,委屈你了,祖母也是心疼的。”白老夫人最后吐出这么句话。

    “祖母,孙女儿知道,孙女儿什么都知道,十四年来,孙女儿自问没有好好守在祖母身边尽孝,如今祖母出来了,孙女儿也理应是尽孝之时了。”

    这话说得人心酸,也看到了一场祖孙情深。

    可是王嬷嬷目光微闪的低了低头,别人听到的是那般,可她听到的却是大xiǎo jiě的疏离。

    “祖母,孙女儿累了,先行回院休息,若是幕后之人寻着了,你们自行处置便成,不用告之于我。”

    说罢,白清秋头也不回的走也福寿院。

    白老夫人伸出手,想将其叫住,可是不知怎的,她开不了这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