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是阴魂不散-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是阴魂不散

    幕后之人总算找到了,兜兜转转还是白清月搞的鬼,她身边的丫鬟一眼便被叫狗儿的叫花子给认出来了。

    白老夫人气得跺脚,直骂白远涛教女无方,本就气血体虚,此时硬生生晕了过去,吓得众人手忙脚乱,白远涛脸色发黑,对着底下婆子吼,将白清月关入祠堂思过,没有他的命令,不得放出。

    到了这里,闹了三天的南渊恶女一事才算是过去了,回思过来,贺氏险些失了白老夫人的重视,白远涛也是气得够呛,白老夫人那处更不用说了,病体加重,就算是割再多的肉也补不回来了。

    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居然是那个谣言中的主角白清秋。

    可真的没有受到影响吗?

    清秋院三个丫鬟小心的看着那个坐在榻上只顾着吃紫玉葡萄的女子,依旧是扔一个吃一个,可是她们知道,xiǎo jiě是伤心的。

    “白老夫人也太过分了,那样的话怎能问出口?”

    “可不是么,还有居然让xiǎo jiě问叫花子替贺氏洗清嫌疑?想想都呕气,那贺氏是什么人,蛰伏了十六年将夫君一门灭了的狠毒女人,老夫人只怕是糊涂了才会对这种人看中。”

    兰香小新越说越气,越发的替大xiǎo jiě不值起来,若是可以,倒真希望xiǎo jiě早早的找个人嫁了。

    想到这里,兰香小新齐齐看着岚轩,岚轩一呆,有种被猎物盯上的感觉。

    “干嘛,没有xiǎo jiě的命令,我不shā rén,虽然我武功高强。”

    “谁让你shā rén了,你以前不是凌王的手下吗,我们只想问问,凌王这人人品如何?”

    “没错没错,人品最重要。”

    兰香小新目光发亮。

    白清秋根本不知道,她的婚姻大事在这个时候已经被两个丫鬟锁定了目标。

    “你走开,若是再不走,本公子就要喊人了。”

    就在这时,院外传出一男子的声音。

    白清秋将漫游边际的神魂给拉了回来,其实兰香她们都错了,白清秋根本就没有为任何事情伤心,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是什么,无所谓伤心或开心,守住本心,就好。

    “xiǎo jiě,好像是五公子。”

    他来干什么?平日里见着大xiǎo jiě就是一副不开心的模样,也定然与白清月一样,是个与xiǎo jiě作对的人。

    就在众人疑惑间,一道宝蓝色衣衫的男子便急急闪身进了清秋院的院门,此时正好是洒扫的婆子带着扫帚进门时,所以院门还没来得及关。

    这个白清风,还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不是的公子,不是狗儿不走,实在是狗儿走不得呀。”

    狗儿一双脏兮兮的手就要伸过来。

    白清风脸色又是一白,赶紧躲开,那狗儿扑了个空,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而后听到的便是杀猪般的惨叫。

    可是下一幕却更让白清风嘴抽了,那狗儿居然不走了,翻起身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任人呼喝就是不听。

    就在众人毫无办法之时,突然一盆水浇了过来,只听卟的一声,将坐在地上撒沷的狗儿淋了个透心凉,而且那水中居然还有一些紫黑色的东西,白清风定睛一看,眼抽的越发的厉害了。

    若是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葡萄皮吧,整个白府除了白清秋喜爱,其他人就算是想吃,也都别想要。

    “再哭,信不信本xiǎo jiě给你来上一针,让你哭个够?”吵死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窗口直冲了出来,狗儿立即收声。

    白清风叹道:“当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我的好五弟,你说谁是恶人?”

    白清秋砰的一声将窗户开,黑眸直直的盯着那个个子还没她高的小屁孩,果然是不讨喜,话都不会说。

    “谁应,谁就是恶人,本公子还有事,先走了。”说罢,白清风竟真的走了。

    这一来一回不过几句话时间,给人一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白清秋咬牙:“你给我回来,白清风,你太不可爱了,还有,你别落在本xiǎo jiě手里,否则有你好看。”

    白清风听到院子里传来她惊吼之声,会意一笑,一边的丫鬟却不高兴了,。

    “大xiǎo jiě果然凶狠。”

    “住嘴。”白清风沉喝,“大姐姐的口舌也是你能嚼的?若是再让本公子听到你对大姐姐不敬,别怪本公子心狠的将你发卖了。”

    丫鬟赶紧收声,吓得连连赔罪:“奴婢知错1;150850295305065,奴婢再也不敢了。”

    白清秋凶狠?

    不,其实最后那句话反倒是在保护他,他将狗儿引入清秋院,就算做得再精密也会让人怀疑,可是若是加上白清秋最后的嘶吼,那么这份怀疑,也将去除掉。

    他的大姐姐,真是聪明,而且很能应点。

    白清秋又抱着个水晶瓷盆,盆里装着紫玉葡萄,一边吃一边看着狗儿,就算是再怎么看,他也只能是要饭的命,改不了了,看他那眼神,就跟狗儿坐等主子家赏根骨头似的。

    “大,大xiǎo jiě,饶命”狗儿被她看得心里直发毛。

    虽说他身上的针被拔除了,可以让他自由行动的去认给他银子的丫鬟,可是,可是好像还有一枚针刺在脖子后头,他的头已经隐隐作痛快四个时辰了,实在受不了,这才钻了狗洞,凭着味道一路闻了过来,可谁成想半道上遇见五公子。

    “饶命?好啊,只要能找出本xiǎo jiě的发簪,我便将饶了你?”

    白清秋就知道这个狗儿是个机灵的,否则他也不会见势不妙便撒腿就跑了,若不是君若凌暗中盯白府的几个暗卫,她哪里有那个本事一下子便将他逮住了呢?

    白清秋从乌黑的发间随意的拔下一根玉簪,飞快的在狗儿面前晃了晃,而后取针快速的出针将他的视觉,味觉,嗅觉,听觉封上。

    “岚轩,交给你了,给我藏好了。”

    岚轩接过发簪想了想,在一盆极香的花盆之下挖了个坑,而后覆了上去,掩盖痕迹,做好一切之后,回到原位,等待结果。

    然,事实证明,白清秋的猜是对的,那只簪子只在一盏茶的时间便交到她手。

    “这?”

    岚轩却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就算是经过训练之人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发簪,若是此人用得好,只怕是个不输于岚宽岚翔的奇才。

    可就在白清秋以为可以将狗儿留下之时,君若凌的暗卫突然出现,并在岚轩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将狗儿带走。

    “大xiǎo jiě,主子说此人身怀异技,得好生训练,待他日练成,必将完壁归还,还,还有”

    暗卫死死咬牙,接下来的话大xiǎo jiě只怕会发怒了。

    “还有什么?”白清秋脸色好不到哪里去。

    暗卫牙一咬,心一横:“还有,主子说,大xiǎo jiě要注意规矩,不该往的男人不要来往,若是实在想得紧了,主子会亲自过来,一解大xiǎo jiě相思之情。”

    说完,暗卫便使出十成轻功,立即消失,只怕晚走一刻,他都有性命之忧了。

    相思之情?

    白清秋听了果然发怒,一把将手中的水晶盘子摔了个粉碎

    “君若凌,又是你?”真是阴魂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