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时候也要主动出回击,那才叫爽利-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四章 有时候也要主动出回击,那才叫爽利

    第一百二十四章有时候也要主动出回击,那才叫爽利

    扎小人扎小人,她白清秋要扎小人。

    “该死的君若凌,混蛋君若凌,什么相思之情,什么不该往来的男人?我哪里有男人,哪里相思你了?”

    “别自作多情,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就这两个暗卫守着,本xiǎo jiě就会怕了你吗?”

    “要是惹毛了我,你也别想好过。”

    咻咻咻。

    白清秋手中一个小小人偶之上竟扎满了针,看得三丫鬟是一阵心惊,xiǎo jiě太可怕了,小人儿都扎成刺猬了。

    凌王府。

    君若凌那处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吓得岚宽赶紧将累趴下的池老再次纠了起来,池老顶着青肿的眼底把了把脉,确定无事,岚宽这才放过。

    “你们是不是太紧张了?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喷嚏而已。”

    “池老你别在这里说风凉话,若是主子没照应好,大xiǎo jiě第一个不会放过的是你。”岚宽哼道。

    池老胡子一抽,凌王府现如今哪个不知道他的弱处是白清秋,这可倒好,一个个将此要挟于他,南渊北神医混到这个地步,也是挺郁闷的。

    “主子,狗儿安顿好了,已由这方专门之人训练,想必不过,便可堪当大用。不过,我们走时,大xiǎo jiě脸色很不好看。”暗卫如实回禀。

    众人小心的将目光移向那个侧躺在榻上的绝美男子,白清秋发怒了,震势非同小可,主子要如何应对?

    只见那身着白色蜀锦的男子眉毛都没抬一下,狭长的凤眸紧紧的盯着手中卷宗,淡淡的说了句:“无事。”

    无事,怎么可能无事?

    就算白大xiǎo jiě现在不报,这事儿她也一定会牢记在心日后必报,到那个是时候来补救,是不是晚了点儿?众人心知肚明,但没人敢说一句。

    “皇宫那头如何?”君若凌的头依旧未抬。

    皇宫?

    “禀主子,皇上碧落之毒已被徐院首控制住,但过三个时辰便毒发一次。”暗卫说道。

    每三个时辰毒发一次还叫是控制住了?池老嘴抽得越发的厉害了,三个时辰毒发,一日日就要发作四次,这样的痛苦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受得了的。

    不过,相对于夏寒冬炎的君若凌,皇上的毒也的确是小巫见大巫了。

    君若凌满意点头,“好,让徐院首给本王看着,若是皇上有任何异动,便给他再进一瓶。”

    他的洗澡水还有很多1;150850295305065,若是有人不老实,大可以让他痛苦加倍,该给他解时自会解,只不过时候未到而已。

    “是,王爷。”

    众人心尖儿齐抽,这世间总有人是你惹不起的,比如君若凌,比如白清秋。

    可是,这世上却偏偏有人不信邪,白清月就是一个,而且哪怕是吃了那么多的亏,上了那么多的当,也没有一丝悔改,心心念念的是不放过一丝机会想治白清秋于死地。

    白府,祠堂。

    堂内左右两角各点着一盏天灯,可是相对于空矿的祠堂来说,那只不过是微弱的星光而已,根本不足以照明,再加上那一排排可怕的黑色牌位,看上去渗人得紧。

    白清月双手抱膝,坐紧靠大门的角落里,她越是害怕,便越是对白清秋愤恨,还有贺氏,还有那个老不死的祖母,出了这样的事情,全府上下没有一个替她说话,这让她的心越发的冰冷了起来。

    “三姐姐,夫人让我来探望你,老夫人病重走她走不开”

    就在白清月沉浸在愤恨之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白清竹?

    “探望?说得比唱的好听,是来看我好戏的还差不多,那个贺氏别以为本xiǎo jiě不知道你的本性。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也成了贺氏的走狗,替她办事?”白清月冷哼。

    走狗?

    这话说得可是有点儿伤人了。

    可是白清竹也不恼,接着柔声说道:“三姐姐,自古良禽择木而栖,再者说了,四妹我的婚事还捏在贺氏手中呢,哪里敢不听?不过,看在你我都是一府姐妹的份上,有句话我还是要说。”

    “什么话?”

    “以三姐姐现在的状况,根本就不是白清秋的对手,李姨娘身残在床,纵然是有心,也是无力的,二哥白清流虽是太子伴读,可是却只有双月才回府中,远水救不了近火。

    而如今白清秋风头正盛,老夫人对她看中,父亲也拿她没有办法,三姐姐想拿捏住她,也是极为困难的,以如今的形势来看,暂时找个人联合起来对付她,也不失为一个良策。”

    话说到这里,就算是傻子也该明白了吧,找人一起对付白清秋总比她孤掌难鸣的强。

    可是白清月,她会选择与贺氏同盟吗?毕竟,贺氏是那个将她从嫡xiǎo jiě之位拉下来的人。贺氏之所以要让白清竹来说服白清月,原因也是这个吧。

    祠堂内久久才传出白清月咬牙的声音。

    “去告诉贺氏,本xiǎo jiě同意了,不过她要是敢耍花样,就别怪本xiǎo jiě不客气,她应该知道,本xiǎo jiě是替太子挡过刀的有人。”

    最后一句充满威胁,若是贺氏敢有异心,白清月她也不是不能拿捏她。

    “三姐姐放心,清竹一定如实转告。”

    白清竹勾起阴霾的唇角笑了,看着那扇漆黑的大门射出冰冷的目光。

    斗吧斗吧,斗得越厉害,她越发的高兴,若是不用自己动手便能将白清秋杀了,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想像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她们岂又想过,白清秋又岂是那么好杀的?她们出的那么多招术,不也是没能将白清秋怎么样吗?

    白清秋此时正扎着小人,正当那股浊气无法消散之时,岚轩给她带来了白清竹隐探白清月之事。

    白清秋很快便想透其中前节,一声冷哼,“想坐收渔翁之利?白清竹,你是不是想多了,本xiǎo jiě也是你能算计的?”

    “xiǎo jiě,那我们要怎么做?”

    看着xiǎo jiě发亮的乌眸,岚轩真替她们感觉到悲哀,不是所有人都会遭她们算计的,更何况,xiǎo jiě的手段也是她们想你不到的。

    “她们出招了,那么,我们也不能闲着,去将这个消息放给琼雅院,看看那个李姨娘还能躺得住么?”

    岚轩眼前一亮:“xiǎo jiě英明,给她们来个借力打力。”

    白清秋得意得一挺胸,“那是。”

    她从来在都不是等着受虐的,有时候也要主动出回击,那才叫爽利,白清秋看着布满长针的“君若凌”,感觉他也不那么讨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