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清秋,比想像中的更加可怕-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邪医狂女:王妃太嚣

第一百二十五章 白清秋,比想像中的更加可怕

    第一百二十五章白清秋,比想像中的更加可怕

    当琼雅院得知白清月因为污陷白清秋一事关入祠堂,已经是三日之后了,躺病床上的李姨娘目光射出阴毒之色。

    白远涛抬了平妻,她便已经对那个男人死心了,年少时什么情情爱爱都抵不过眼前的荣华富贵,真是可笑,可悲。

    还有清月,她定是中了贺氏的圈套才会落得被罚祠堂。

    她的女儿多么的娇贵,又是太子妃注定的人选,若是继续这般下去,只怕事情会弄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贺氏真是狠毒,竟然连她的女儿都不放过。

    不行,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也绝对不会让那对狗男女好过的。李姨娘藏在被下的手紧紧扣进肉里,可她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去,将大xiǎo jiě给我请来。”

    李姨娘如鬼般嘶哑的声音突然想起,伺候的婆子呆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近一个月来李姨娘从来没说过什么话,除了上下起伏的胸口,她们还以为她死了,可现却突然开口说话?这竟让人生生吓了一跳。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去?”

    李姨娘抄起手边的汤药狠砸了过去,婆子躲闪不及被滚烫的汤药砸了个正着,哎哟叫痛,哪敢待慢,立即抱头领命而去。

    看着婆子狼狈出门,李姨娘的心似乎也平稳了不少,若说这世间有谁能制住白府中人的,非白清秋莫属。

    直到入夜,那婆子才勉强将白清秋给请了过来,不用想也知道婆子在清秋院并不好过。只是让李姨娘没想到的是,白清秋居然替她施针?而且看那针法如行云流水,下针又快又准。

    “说吧,说出你的条件。”

    白清秋施针完毕,用烈酒净完手后,再洗过至少三次清水才坐了下来,而给李姨娘用过的针她也不打算再用了,好在那只是普通的长针。

    李姨娘既然有求于她,那她定要好好利用,想与她白清秋做交易,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这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而且白清秋也没有那般宽大仁慈的心,能够忘却早先迫害。

    可李姨娘此时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她,她居然好了?下身有了些知觉,而且,她,她好像还,还放了个屁?她能控制那羞于启齿的失禁了,不必再日日闻自己身下传来的奇臭,一时间竟感概万千。

    有多久她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有多久她没有自己能坐起来还能感受到屁股发麻。

    “你?你”

    李姨娘根本没有想到,白清秋的针法竟然如此高超,不仅可以用来shā rén,还能治她的病,那么。

    “收起你的想法,想让本xiǎo jiě替你医治,你觉得,这可能吗?”

    李姨娘还没想完,便被白清秋那道冰冷的声音给震了回来。

    白清秋只不过是想再闻到这空气中不该有的气味,她怕话只说到一半受不了便走了,李姨娘她难道还要得寸进尺不成?

    李姨娘一怔,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吐出句,“真没想到,大xiǎo jiě竟然还有这等本事?更想不到,这么久以来,第一个接近我,没有露出嫌弃之意的人,居然是你。”

    李姨娘说着话,竟连自己都有些同情起自己来了,语气之中竟透着股悲凉,白清月从未来看过她,白清流自那一日过来也便消失了,仿若她从来没有生下过这一双儿女般。

    李姨娘说着话,肚子里去暗暗咬牙,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那二人终是她的骨肉啊。

    白清秋只是一笑,目光中没有丝毫的同情之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还想着对她使这招吗,没用的。

    “李姨娘,若是你这就是要对我说的话,那我们,便没有必要再淡下去了,等姨娘什么时候想好了,再来找我,不过,在此期间,白清月会再次发生什么事,那就不能保证了。”

    她不是来听她有多惨的,就算是她比这更惨,对于白清秋来说只会高兴。

    “你?”李姨娘脸色发青,居然被她看出来了,暗暗咬牙,“好,既然大xiǎo jiě这般说,那我便开出条件,将我的病治好,我帮你对付贺氏,这笔交易对于你来说,很划算。”

    治她的病,对府贺氏?

    白清秋挑眉,如她所想的一样,白清月有事,李姨娘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而且只会想方设法的对贺氏下手,因为李姨娘的软肋就是那个没脑子的白清月,不过。

    “李姨娘,你也太高自己了,这种条件,你以为我会应你吗?于我来说贺氏除不除都没什么关系,因为明年我全及笄,在这一年的时间内,本xiǎo jiě有的是时间布署,贺氏除或不除都一样。

    可是于你来说,本xiǎo jiě将你的病治好了,你又将贺氏扳倒了,到最后你还是会调转枪头对付我。我可没那么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果这就是你想的,那么,我们之间便更没有什么好淡的。”

    说罢,白清秋起身就要走,而且连一丝考虑和留恋的机会都没有,李姨娘她也太高看自己了,以为现在的白清秋还是个傻子吗?

    李姨娘见此心神下大乱,脱口而出:“那你想要什么?”

    除了白清秋,她很明白自己已无路可走了,早知她会落到这步田地,当初就应该在她还没清醒的时候杀了她。

    可是,谁又有够想到,一个傻子还会有变聪明的一天?

    白清秋朱红的唇角勾得更深:“不是我想要什么,而是,你能有什么能够让本xiǎo jiě值得为你这般做的,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就是连余太医都束手无策。”

    白清秋再次将事情的严重性摆了开来。

    身边的岚轩隐隐嘴抽,xiǎo jiě来时早就传消息给王爷让他随便寻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来,可是面对李姨娘却说得跟难如登天似的,真是,腹黑死人不尝命,也活该李姨娘落入陷井。

    李姨娘目光闪动,似在思量,可是白清秋却没有给她时间。

    “算了,姨娘既没有,那也当本xiǎo jiě从未来过。”

    “不,别走,我,我说,大xiǎo jiě想知道什么,婢妾说就是了。”李姨娘咬牙。

    白清秋背对着李姨娘,笑得极为邪魅,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好,那本xiǎo jiě便要知道白府十四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别想妄图隐瞒,你的病,本xiǎo jiě可以治的好,自然也可以收得回。”

    什么?

    她,她居然想知道十四年前的事?

    李姨娘脑子一嗡,瞬间感觉白清秋似乎就在这里等着她,还等了很久很久。

    而她也是愣了很久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绝美得如地狱练花般的女子,吞了吞生涩的口水,她好像无路可退了。

    “好吧,既然白府对我无情,我也无须再替白府隐瞒什么,十四年前,那是一个寒冬,我还记得外头下在了三天三夜的雪,那雪几乎没过了我的腿”

    当时,李姨娘也身怀有孕,正逼着白远涛娶她过门,可是白老夫人绝对不愿意,因为她只不过是幽州一个小小李府出身的女子,哪里配得上白府这样的高门大院。

    可是就在那一日,白远涛说可以了,他还说府上的那个女人产下一个女婴便血崩而死了,她自然是高兴,当晚便将她抬进府去。

    白老夫人1;150850295305065也不知因何,那日发了病寒之症,而她自然也就未敬到茶。

    “说重点。”白清秋不是来听她说这个的,因为这对她来说毫无用处。

    李姨娘一顿,额头之上无故冒出密密细汗,接下来她要说的事,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之,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是,是,是皇上要我和白远涛做这些事,他说,只须将你养在白府名下看着就成。”

    看着?也就是说只要留口气,其余便不管了,就算是养成了个废物也可以,皇上还真是毒啊。

    “还有呢?”

    “还,还有,你,你根本就不是白府血脉,因为那个时候,白远涛他可是夜夜在我的床上,白老夫人给他安排的女人,根本连面都未见着,甚连她的院子都不曾让他踏入。”

    “接着说。”

    “不,大xiǎo jiě,这已经足够了,我违背了皇上,他只怕不会轻饶了我。”

    “哼,他不饶你,那你以为,本xiǎo jiě就会饶过你吗,别忘了,他是皇上,怎会轻意去杀一个朝臣的姨娘惹人诟病,难道他就不怕在天下人耻笑?”

    所以,皇上不会这么做,可是白清秋会,因为她更有杀她的理由。

    李姨娘一听,顿时感觉呼吸困难,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将她的脖子紧紧的捏住,只要稍稍用力,她的脖子就要被掐断,背后的冷汗如泉般的涌了出来,打湿她的里衣,衣服与肌肤紧紧的贴在一起,这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大xiǎo jiě?”

    李姨娘嘶声大叫,想冲下床去纠住她雪白的裙角,可是她只能伸长手,连下床都不能。

    白清秋只给她一个冰冷的背部。

    “李姨娘,你放心,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晓,而且,你的残疾,我自会派人来瞧,接下来,就看你李姨娘的了。”

    说罢,白清秋头也不回的踏出琼雅院,李姨娘在她身影消失的那一刻,终是忍不住瘫软在床,全身不停的打着颤,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她此时才知道,白清秋,其实比想像中的,更加可怕。